图文/汉晋斋

天刚亮,他已开始爬山,露水挂在草丛上,一碰就掉下来,打湿了小路,打湿了裤管。一路向上,赶在日出之前,等待晨曦微露,等待那激动人心的一刻。


淡蓝色的晨霭弥漫开来,像一层层纱幔,远山若隐若现,若即若离。一抹朝霞照亮了东方的天际,使人看到了希望。天边一片淡黄色,云彩微微动着,横卧的大山的轮廓被勾画出来,一条河水也明亮起来……


一片浓云涌上来了,遮住了那亮色。事情就这样:计划不如变化快,不过,他连拍了几张东方一亮时情景照片,那种大场景下的青山绿水的朦胧美,也打消了他一丝失望的意绪。


常言道:听景不如看景,赶景不如凑景。此时,满山葱绿的草里面,一丛丛叫蓝刺头的植物,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那高高的灰白色的茎杆顶着一个个蓝色的花球,有乒乓球那么打小,十分乖巧可爱。


那蓝色是那样的纯,让人想到了蓝天和湖水,又有无边的碧绿的草相衬托,顿时使人感觉心旷神怡!


他几乎不加思索地俯身下去,对着一丛蓝刺头,细细端详:蓝刺头的枝株优美,其花梗自叶丛中抽出,而且分枝较多。它的叶子宽大羽状,椭圆形的,深裂或全裂,边缘有针刺。


复头状花序,花球数个,小的花球呈灰白色;大一些的,呈灰绿色,长到一定的程度,花球的直径可达4cm之多,颜色有蓝色,有紫色。


往往一个花球的颜色还有色差的轻微过度,散发着迷人的韵姿,幽幽的芳香,弥漫在山上和空气中,是家乡的山上一种常见的植物。


他记得上世纪70年代,山上的草都割去喂牛羊,遇到蓝刺头,割草的人就避开它,因为有刺,一不小心就扎手,所以,青草割没了,割干净了,蓝刺头留下了。


所以,也给人们一点启示。虽然它没有玫瑰花的鲜艳,但有玫瑰花的尊严。也可以说,那枝叶上的刺,是由里向外的一种骨气,不惹事,不怕事,绝不容许任何人的侵犯。


他想了很多,想了很远,有的不切实际,有的是对生活的某种感慨和期望。


不是吗?人就像庄稼,也像这蓝刺头,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熟透了落下,回归于土。


然而,不管怎样,生物也罢,植物也罢,总要有一种精神,就像这山上的蓝刺头,有其独特之处,有其广泛的适应性,耐寒斗暑,耐瘠薄,奋力扎根,顽强不屈地生活。


蓝刺头可能谈不上多美,但有其很强的生命力,生长在全国各地,更伴着家乡的人们,走过风雨,走过四季,走向生活的明天……


独特的名字和风姿,更有独特的韵味和靓丽,更有其观赏价值和医用的开发价值。


现在,他不再多想,他干脆直接趴在草丛里,以大山为背景,以光影为依托,聚精会神,对着那一丛丛蓝刺头,一次次按下手中相机的快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