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鲁木齐市盈科国际酒店二楼餐饮部的多功能厅里,我见到了葛娜学妹和她六岁的儿子刘小勇。


娜娜依然像十二年前一样,她的笑容依然那么甜美迷人,娇羞而秀气。乌黑的长发披散在消瘦的双肩上。只是她的眼角已浅浅的爬上了纹路。俏丽的脸庞上方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眼镜后面清澈见底的眼眸里充盈着晶莹发亮的泪光。儿子小勇总体上来说像他的母亲葛娜。但是他尖尖的的下巴颏,还有一双大大的招风耳朵,都是学弟刘永涛的标记!


“班长伯伯你好!我认识你,你是我爸爸的同学,老班长,。我妈妈经常会给我讲起我爸爸和你,你和我爸爸亲如兄弟。” “是的,是的!小勇你真乖,还记得我吗?希望你长大以后像你爸爸一样能干,一样勇敢!”面对已经逝去的学弟刘永涛天真无邪的儿子小勇,我依然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悲痛情绪。将欲夺框而出泪水生生的咽到了肚子里。把噙着泪花的小勇紧紧地搂在怀里。眼前恍惚浮现出那个酷似的冯巩的学弟,我的同窗,我的好兄弟刘永涛的形象,想电影场景里的片段,一幕一幕立刻浮现在了我的面前。


曾记得那些年在新疆职大,他和娜娜的“自行车恋情”。消瘦的他,骑着他那心爱的永久牌二八自行车,每天放学后,将美女娜娜捎在他的自行车后 ,两人在欢歌笑语中,把娜娜安全的送到了家。恍惚又想起了那年冬天,在百花村中文系辞旧迎新晚会上,他顶风冒雪去接陈老师的情景。他着急时候说话的结巴,还有他对我做出的滑稽可笑的英式举手礼,YSIMEIDO。


尤其他对我的尊重和服从,视我为他最信赖的人。其实我没有他想那么好!虽然单位的那么多的基建工程。他在创业初期很艰难,也需要同学们来帮衬。想到这些我很非常悔恨自己的无情。为什么在当时,许多的项目工程,都是承包商通过上面压下来的。我和我的领导都能容忍,但是我却没有为我的兄弟,我的学弟巩哥揽上一丁点儿项目工程。当时我的心里很矛盾也很痛苦。我在心里暗暗的骂过自己,兴远你难道你为了廉洁自律的形象 变得如此不通达不近人情。

在同学里面,刘永涛、丁伟健二人是经常会碰到一起的人。丁伟健家在自治区建工局住,听说他父母是建工局的领导干部,他在班里属于年龄偏小的那一类。我记得那时候他的个头不是很高,估计是在1.72米左右。那个时候他是全疆最大的国有七一棉纺厂,通风机分厂的一名小技术员。也是因为喜欢看中外文学名著而考上了中文系,中文班。


小丁性格直爽,说话从不知道拐弯,心地善良,喜欢帮助别人。虽然他书生气很浓,但也很贪玩,喜欢去打电子游戏。我记得在学校里他的个子不是很高。可是毕业后两年后再见到他时,他竟然猛窜到了1.80米高了,显得的英俊潇洒,身材高大而挺拔。新疆人讲话是个“嘞小伙”。这几年从单位上停薪留职下海,在商海里打拼。自己成立了一家通风设备安装装修公司。承揽一些建筑上的子项目工程。乌鲁木齐最繁华地段的双子座大厦,大十字“王府井”百货大楼,的通风管道设备就是丁伟健承包安装的。那个时候我经常碰到过他。有的时候还会去找他蹭饭聊天喝酒。后来在冬季工歇期的时候,他迷上了炒股炒权证。


巩哥刘永涛原来是新疆冶建分公司的一名建筑工人。也经过个人奋斗努力,担任了一个分公司的项目经理。后来和他的朋友二人合股搞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工程装饰装修公司,承揽一些工程上的后期装修 如门窗,厨柜,洗手盆等的装修安装。也可以承揽一些单独的厂房,商业门面等项目的子系统项目的改造工程。比起一些包工头出身的小老板们,刘永涛更擅长科学化,现代化的管理工程队伍。使他的公司逐渐壮大。也经常参加一些大型的公开招标的,企事业单位的装饰装修的工程项目。虽然公司正在发展时期,但是随着公司的日臻完善,公司已经走上了一条康庄大道。


在学校的时候刘永涛和丁伟健既是同学,又是朋友和小伙伴,再就是他们还是分外眼红的情敌。那年在上大一时,娜娜在我们班里也算的上是一个淑女型的女神。也是我们班上众多男生们眼中的完美女神。

她的脸上挂着永远固定的像是职业空姐训练出来的甜美笑容。像“永不消逝的电波”。这是一个调皮的学弟疆民这样子来形容我们娜娜灿烂笑容来的。我觉得恰如其分 不为过也。


娜娜在新疆师范大学图书馆工作。她博览群书,通古晓今,气质如兰,秀外慧中,她蕙质兰心,才气逼人。娜娜很喜欢唐诗宋词,自己也能写得一些仿古诗词。因为特别喜欢薛涛的诗。大家还把她叫做小薛涛呢。我的恩师陈老师带有玩笑性把怡茹戏称为段清照。把娜娜戏称为小薛涛。李清照和薛涛是古典文学中不同时代的婉约派诗词的代表人物。在中国文学史上都是鼎鼎大名的女诗人。可见陈老师对她们二人抱了多大的希望呀!

这样一个淑仪闲华,气质如兰的美女娜娜,那绝对是男孩们所关注的目标了。那个少年不多情,那个少女不怀春。当然也我们的巩哥和小丁也包括在其中。两个不同类型的帅哥同时向女神娜娜抛出了橄榄枝,频频地向娜娜献殷勤。按照我当时的想法是,门不当户不同对,家庭环境 教育等等,可能娜娜不会理会他们俩人中的任何一个人。但是我的传统观念 往往带有主观性。


这是因为娜娜和怡茹的性格有不同。同样的花季少女同样的都市女性。怡茹身上有一种侠女风范和反叛精神,在这点上她和晓敏有点雷同。而娜娜是一个富于幻想和浪漫而多情的女人,她柔情似水,温柔可人。这样的女行更能使男人对她倾心。在两个不同类型的男人的追求下,她选择了纯朴善良,有理想有追求的巩哥这也是在情理之中。当然了小丁也是一个很阳光,很有情趣和魅力的男孩了。


爱情是一种很神秘的东西。它能把看似不可能的变成永恒。我想如果没有遇见处处呵护她巩哥,娜娜也许会爱上更阳光一点的小丁。有一种道理讲不清,道不明,那就是爱情。我想这就是缘分。如果没有我们的志同道合,在大学里的相逢,也许“金鳞岂是池中物”,娜娜也许会另去攀龙附凤了。


每个男人在恋爱中都会给他的女朋友这样的讲“亲爱的!你放心!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一定会有的。”一个有责任和担当的男人,一个非常爱这个女人的男人,都会为了这个许诺,给这心爱的女人带了幸福和快乐,而拼尽全力,奋斗终身去实现之。巩哥就是这样的人 。


有一次我去建委招标办办事。在招标办的走廊里碰到了刚从会议室出来的巩哥。因为多日不见,我看到他比以前可廋多了。皮肤被太阳晒得像葱油饼,头发乱七八糟的趴在前额上,穿的非常随便。精神状态很显得有点疲惫。我想可能是投标不顺畅,或者是没有中标吧。


看到了我巩哥差点高兴的跳了起来。兴奋的连问候语也说不清了。“班长哥!哥!哥哥!。你!你你!你怎么来了!”我怕他声音大了,打扰到了别人,连忙小声对他说:“兄弟你能不能小点声,这里可是衙门!你看看墙上面贴了几张肃静,”我故意用手指指给他看。他腼腆的伸了一下舌头,立马又要做出那个标志性的动作来了。我立马把他刚要抬起来的胳膊按住了。拉着他来到了市建委大院里,在一颗柳树下的长椅上坐下来 听他慢慢的讲讲,有什么事可以让我帮他办的呢。

原来巩哥接手了一个大企业的自建房工程中的装饰装修的子过程。由于新疆属于高寒地区,冬季气温很低,冬季时间比较长。建委房管处、质监站职能部门下了一个临时文件。当年竣工的住宅楼,在竣工验收时 ,需要在单元门前修建一个彩钢门楼。类似于入室花园的功能。由于甲乙双方协议中规定了按图施工。因为这项规定是后发的的图纸中有没有设计到彩钢门楼。建设和承建方都想把这笔开支推给对方。


在一般情况下,出现这种不可预见图纸变更的费用应该由甲方单位来承担,但是有些建设单位的甲方,会以大包干,扫地出门等理由来推诿,要求施工单位乙方来承担。甲乙双方扯皮,政府职能部门当然是偏袒建设单位了,施工单位又不敢得罪建设单位,怕闹僵了以后将来竣工以后,结不到工程款而扯皮。这事闹不好买单的还是施工单位。如果是国有企业,那么它把买单的义务又推到了子项目的承包公司了。那么最后的买单人只能是巩哥他们这一类人了。


那个时候的建筑市场也很混乱乱,发财的人是很多,但是如果不慎,就会倾家荡产,赔的没有裤子穿了。有些人因为不自律进了监狱的门。这个行业有许多的潜规则。所以建筑行业的水很深,这里我再不说了 我怕被美篇禁言了。得知了巩哥这一处境,我也很担心,因为这笔变更费用数目也是大的很。为此要遭受很大的损失。我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这件事仅仅是对巩哥而言的。也不影响的任何人,你可能认为我这样说比较低残忍了一些,是对我兄弟巩哥的不公平。但是我说的就是事实。这个行业也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这件事对别人而言他们都是强者,不会损失一毛钱的利益。


巩哥为了这份事业,为了这个家庭已经付出了很多很多。为了让娜娜过上好日子,让娜娜在人前抬起头来走路,为了当初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这一句承诺,他不辞辛苦,呕心沥血,低三下四,四处应酬,陪人喝酒,休闲娱乐等。巩哥是个文人,他不会喝酒,也不喜欢喝酒 。但是为了接到一个项目,打着鸭子上架硬撑着,最后差点胃穿孔。


几经失败,屡败屡战,到现在才取得了小小的来之不易的成功。他给娜娜在师大的旁边的新医路上卖了120平方的商品房,还有当时让许多同龄人羡慕的帕杰罗越野车,这主要还是用于工程了。他在同学面前是一位成功人士,也是为证明娜娜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让娜娜扬眉吐气。所以巩哥在事业上更加努力了。他属于哪种文化人里偏瘦的形体。和在学校的时候相比,现在的他还要廋点。如今他的胃不好,又到处陪酒,身体受损那是可想而知的。

看到了巩哥消瘦的脸庞上,一双祈盼的眼神,我的心软了。这个时候我也没有什么顾虑和想法了。我和巩哥都是老实人。那么作为一个兄长 ,一个值得巩哥信赖的人我义不容辞 ,一定要帮助他度过这一关。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那些自己熟悉的,和自己同一类的那些有权利的领导人了。这些老领导都是比较可敬的,清廉的人,也是说话比较算数的人。我带着巩哥四处游说 ,几经波折后在建管处和质检站领导的协调下,对巩哥所承揽项目的建设单位,特批“按图施工,暂不做图纸变更。”


意思是说“特事特办,不变更原设计图,不再修建单元门楼了"。几方单位皆大欢喜。我非常感谢那些老领导们。但我只能默默地感谢他们 !甚至从来没有同他们一起吃过一顿饭。我长期的工作表现得到了他们的认可,老领导们也认可我这个人。况且在这件事上职能部门所做出的规定就存在着盲目和不合理性。在经过了一年多的实践和论证,这种不成文,不合理的规定就被废除了.其实这件事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真的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今天如果不是缅怀刘永涛学弟,我是不会把尘封已久的这件事重新提起的。


这事过去了一年后的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医学院古权打来的。说我们的同学刘永涛因为遭遇车祸,昨晚凌晨已经走了!噩耗传来,我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一下子懵了,坐到沙发上眼前一片漆黑,大脑一片空白。这不可能!前两天我还和他通过电话呢,这怎么可能呢!当我赶到娜娜家的时候,房子里已经挤满了来看望娜娜的人!失去了亲人的娜娜悲痛欲绝,整个人已经悲伤到了极限了。职大的几个男女老同学围着娜娜劝说着她要为了儿子坚强的挺住。江明和古权轻轻的告诉我,这次惨祸的根源是昨天晚上,刘永涛陪客户喝酒后,送客人过马路时惨遭车祸身亡的。


见到我后娜娜哭的更伤心了。她把才几岁的儿子拉到了我的面前,对着孩子说:“儿子呀!这是你爸爸的同学,老班长,也是你爸爸的好朋友!快了给伯伯磕个头”。此时此刻的我将涌出的眼泪强忍了回去。忙将孩子扶起。女生们都哭成一片了。


在三天后的东郊殡仪馆里,我们把刘永涛送了最后一程。娜娜特意请求我留下来收拾刘永涛的骸骨。在庄严肃穆的悼念大厅里,在悲壮的哀乐声中,我送走了一个弟兄!一个平凡而伟大的人!

未完待续

动图

忆故人 兴远

昨夜梦中久相逢,醒时孤影对孤灯。九泉会面悲情生,茫茫归途弟一人。学弟泉下把兄送,一种相思无尽恨。兄弟相拥泪满襟。身同一世两界生。


图片/网络

文字/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