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九年始,俺巳连续十一年回家乡探望自己的父老乡亲与兄弟姐妹,每年回去的感受与感觉都不同,有快乐,有幸福,有悲伤,有哀痛,但无论何种感觉都让我深深体会到家的重要所在。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每个人也都会回家。家是每一个人温暖的摇篮,也是安全的港湾。像俺这样远在他乡的游子对家的认知更是感受深重,每年一过四月就期盼着早日回家看看

过去回家由于工作与家中有事,只能住上十天八天的。今年回家与往年不同了,一是因岳母(多年由我们照看)病逝,家中无大事了;二是退休了乘着身体尚好,带老伴领略下家乡的美丽山水,拜访下从未走动过的的兄弟姐妹。经过一番策划,翻开了自己回家之路的亲情篇,启动了回家之旅的行程。第一站选择到青岛市黄岛区俺堂哥家

俺的这位堂哥自打俺记事起,直到零九年从未谋过面,但从俺母亲生前的话语中提起过,知其从小跟俺一样有过坎坷艰难的生活经历。2009年在哥儿俩年龄都已过了知天命时,才第一次相见,那时就留下深刻而很好的印象,十余年来哥儿俩在家乡荣成几次碰面聚餐,随着网络的发展,哥儿俩隔空聊天畅谈也多了起来,堂哥几次邀请我们去黄岛玩,今年由此下决心与哥在青岛相聚

哥儿俩在一起翻看历史老照片

看着十年前堂兄弟们在一起团聚的照片感慨万千!有时梦总做不够,梦想的就是亲情;亲情分离了五十年可仍还念念不忘,为的是有一天再相逢:最亲的人几十年都不在身边,甚至从出生到知天命之年都没见过,可俺从未将其遗忘,一直在寻寻觅觅,为的也就是这份亲情

堂哥为让我们住的舒心一些,特意在靠海边的索菲亚国际中心酒店安排了一处海景房

在大厅里我们与哥嫂拍下了珍贵的合影照

哥儿俩在房间里也拍下了有生以来第一张合影,看着照片感叹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几十年的光阴,匆匆而过。眼前仿佛是一场梦,却又是这么真实。谁能想到哥儿俩单独相见时,哥巳七十八岁,俺也过了六十,深夜躺在这豪华酒店的床上久久不能入睡,暗思这样历史悲欢剧能怨谁呢?

晚上堂哥在黄岛区著名的海鲜楼——长新銀座宴请我们,学云堂姐也带着俩姑娘及女婿从胶南赶了过来与我们同聚

席间哥,姐,弟有生以来第一次共同团聚,令俺感慨万千,六十年弹指一挥间,从不懂事时的分离到白发苍苍,暮年相聚,我们经历了多少悲与喜,愁与乐,只有自己心里知道。

今夜一聚让俺感受到了亲情一别六十载,今日相聚分外亲

宴罢俺提议与哥,姐两家照张合影,让我永远记住这值得留恋和欢快的夜晚。事后俺才知道堂哥是在腰部受伤的状态下招待的我们,使俺与老伴感动万分,心情久久不能平复,直到过了半月听到堂哥已康复,心才平静下来

短暂的相聚很快过去了。第二天我们经青岛海底隧道(最深处八十多米),过青岛市奔赴崂山区探望俺人生中又一位值得尊敬的大哥

崂山仰口是青岛著名风景区,大哥和大姐(在家称姐不叫嫂)就居住在此。哥儿俩巳有四年不见,作为老弟的我十分惦念。

我与大哥是在近五十多年前相识相认的,因家庭的变故让我们有缘走到了一起。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俺第一次只身去宣化拜见大哥大姐(两人刚结婚)和二哥,并在照像馆照了这张合影,十来岁的我从此有了不是亲哥而胜似亲哥的大哥和二哥

俺觉得在兄弟姐妹亲情中最深的感情便是兄弟亲情,而有一种兄弟情,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这种亲情承载的感情是常人难以想象与体会的。

俺与大哥大姐,二哥二姐相处近五十年,不论外面狂风暴雨有多大,家内艰难困苦有多深,兄弟三人及三家均有福肯定一起享,有难定共担当。很多与我们相处多年的朋友都不知我家的内情,也看不出我们兄弟之间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从宣化回石,大哥亲自送我到北京上车,并带我去了故宫,天安门。这是人生中第一次去北京,并在天安门前留影

老伴与大姐在聊天。她们和二姐妯娌之间关系也亲如姐妹,几十年从没红过脸,拌过嘴。这次俺们来,大哥非常高兴,在眼晴不好的情况下,亲自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午餐招待俺们

从大哥处吃罢午餐,休息片刻,驾车赶赴海阳市,与王弟,张妹团聚。王弟是海阳人,现家居东北,张妹是俺石家庄的好哥儿们,在海阳购有住房,一直约俺回家途中来看看。晚上弟与妹在特色酒店设宴为哥嫂洗尘

第二天弟与妹带我们来到著名的风景地——连理岛游玩。此岛是香港富豪李嘉成之子填海修建的人文景观,快十年了仍未完工,岛上主要供即将步入新婚殿堂的男女拍摄婚照的取景地

海阳市也是我国抗日战争时期地雷战的发明地,记得从小看过无数遍的电影巜地雷战》,影片取材,拍摄就在这里。俺们怀着崇敬和缅怀的心情参观了介绍当年地雷战经过和许多英雄儿女事迹的纪念馆

馆外及展厅内

海阳市也是国际上有名的沙雕展览中心,曾多次举办享于国内外的沙雕展,我们去时工人正在用机器挖沙筑高,准备新一届的比赛。照片是曾获得过奖的模型作品

与王弟和张妹分手后,就心急火燎地往家赶,归心似箭的心情无法比拟。当看到这只在天空中傲翔的海鸥时,心才轻松下来,终于到家了

晚上学军弟与学丽妹为我们设宴接风,十几年了,年年如此

从零八年与弟第一次相见,至今已连续十二年团聚。虽然荣成与石家庄相距遥远,兄弟间相识相知也晚,但浓浓的血缘情把我们紧紧拴在一起,俺很珍惜和把握每次难得的相聚,畅叙往日的友情,倾诉生活的苦乐,尽享着每次重逢的喜悦

每年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回母亲的家看望亲人。夏庄镇雷家庄村是母亲的家,它是在伟德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别看村不大,人口不多,但从村里走向全国各地担任省市各级领导的不下十余位,解放前还是著名的根据地,俺的姥爷,大舅,母亲都是在那时入的党,为革命工作做出过突出贡献。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今,只要俺回到荣成,必来这里探望拜访家人

进入小村首先映入人们眼帘的是村前这条小河。记得上世纪六五年母亲带我从石家庄第一次回乡探亲,家门前的这条小河就是我儿时的记忆!山泉水甘如饴也,清澈透底,村民生活用水全用于此,无论天多旱百年川流不息

小舅在我母亲姊妹中排行最小,而且身体不好。母亲在世时逢年过节就和上海的大舅给寄些钱回家以补贴家用,我母亲还常常让我买些药品邮回治疗小舅的疾病,俺能看出母亲她们兄弟姐妹四人关系非常好。所以每年回家,俺是必须到雷家庄看望小舅和舅妈

母亲兄弟姐妹中现只有大舅小舅健在,俩兄弟天各一方,一位在上海,一位在荣成。大舅最后一次回家乡还是在2015年我陪同前往的,过后俩兄弟再无见面。大舅今年已94岁高龄,小舅也86岁了,为让老哥儿俩见见面,与小舅家的壮姐和姐夫,上海的勇弟协商,终于在八月上旬实现了两老在视频中相见!可遗憾的是光为老哥儿俩见面激动了而忘记了拍个视频

回家的第二件事就是去老家墓地上看看老父亲。从零九年回家直到三年前父亲故去,回家乡主要的事情也就是探望自己的父亲,多陪年迈的老父亲一些时间。因为从俺三岁离开他的身边,等到再次相聚俺已过了知天命的年纪。离别这么久,老父亲的心俺明白,为让老人在有生之年多点团聚和欢快的日子,所以每年都抽出些时间带着老伴回家陪父亲,并让儿子儿媳带上孙女三次回家陪他爷爷度过些快乐时光。

三年前父亲病故,为了纪念和缅怀他老人家,俺每年回来都要去墓地上祭拜他和大妈(一位非常善良贤惠,值得尊敬的老人),敬上一杯酒,以表达做儿女的心愿!

在父亲驾鹤天国这三年里,无论是在石家庄还是在荣成,俺多么希望有他老人家的灵魂存在,来拉近我和父亲的距离!因为父亲在世八十八年有限时间里,跟俺相处不满十年,而能感情交流叙旧聊天的时间合起来也不到一年,可叹人世间的悲欢离合,都表现在俺爷儿俩的身上

上坟祭拜老人后,我们又来到夏庄镇二胪村,这是我父亲的家,俺记得上世纪六五年随母亲回山东探亲,父亲曾接我回二胪住过一天。记忆中有奶奶的印象,父亲还送给我一枚他抗美援朝的军功章(可惜俺那时小给弄丢了)

零九年回家乡第二次回二胪,爷爷奶奶早巳故去,除了上山去墓地为亲人上上香,就是看着老屋发呆。

今年祭奠老人后又一次来到老屋前,思绪万千,泪水一直在眼圈中转而强忍着不让它流下来。俺知道父亲这一生不易,在把弟与妹培养成材后就放弃了自己喜爱的医疗事业,把老屋卖了搬到荣成市里居住。俺没想到的是小宇结婚那年回家乡,老父亲却把卖老屋的钱全部给了小宇,老人的心和这里面的含义只有俺懂的!

这是荣成夏庄镇大河东村小舅的二闺女英儿妹家。俺是第一次上门做客,英儿妹和妹夫小王是一对孝敬父母,知书达理且不善言谈的好夫妻。多年前就邀请我们到家看看,小院干净整洁,屋前菜园瓜果满枝,一看就是个勤劳,朴实的幸福之家

英儿妹及妹夫用老家特色地道的饭菜招待我们

与小舅,舅妈及英儿妹,壮儿姐合影留念

临走时还给我们带上自家产的鸭蛋,鸡蛋

外甥王海是小舅家英儿妹的儿子,小时候俺见过两次,多年不见已长成大小伙儿了。我们今年回家与小海单独接触了几次,感受到这孩子知孝道,懂事理,事业心强。离开荣成时还给俺买了许多特产,真为英儿妹有这样一位儿子而骄傲

今年回家才知俺奶奶是雷家庄(我母亲家)人,还知道了村中还有位从未谋面的姑姑[俺父亲的表妹(姑舅亲)],而这位姑姑的亲哥在南京工作时,俺出差还到这位舅家住过。为认这门亲,和老伴第二次踏上回家乡的路。

在秀莲姑姑家一起回忆了许多往事,当听到一些不曾知道的事情时,心里也是酸楚楚的,有幸时在有生之年还能拜访到过去不知的亲人,也算是庆幸和知足了

我们走的很远了,两位老人仍站在屋前依依不舍地望着我们远去的身影

每年回家必须探望的还有一位值得俺永远感恩的人——万云姐(姑表姐),听母亲讲,从石岛俺出生后直到三岁,刚出校门十七岁的万云姐就一直呵护着我,给了俺最纯洁的爱和最深的情感,可以说这是一种可以与母爱相比美的爱。这次回家两次上门拜见,光顾唠家常也没留张合影。照片是零九年第一次去姐家时拍的

姨妈家有三儿一女,都是实诚,憨厚,本份人,每年回家都会在娟儿妹家团聚一次。今年也不例外

上图:与强哥亲切交谈,下图:团聚场面

姨妈家的闺女娟儿妹与我母亲感情很深,特别是在老人家病危时,娟儿妹和壮哥赶赴石家庄探望,给母亲洗澡,做可口儿的家乡饭菜,让母亲在生命最后时刻享受到了家乡的温暖。所以许多年来俺一直把这个表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对待

这是我小舅的大闺女壮儿姐的家,姐夫曾当过村干部,见多视广,知识丰富,很健谈,壮儿姐也是位勤俭持家的好手,养育的一对儿女都很有出息

一眨眼来家有些日子了,老伴家的亲戚从石家庄来玩,作为东道主尽地主之谊是俺的本份。玉新嫂及儿子朝晖,儿媳叶萍与老伴的关系相处的非常好,特别是侄媳叶萍在二十多年前老伴住院时,彻夜陪护,精心照顾,至今俺也没忘

晚上俺用家乡特有的食材亲自为远方来的亲人做了一桌可口的饭菜

第二天亲自开车带嫂子一家去鸡鸣岛上玩。鸡鸣岛因拍摄《爸爸去哪了》曾名扬一时,经过多年的改建,如今基础设施逐步完善,已将原来的破旧小岛换然一新,成了远近闻名的旅游佳地

鸡鸣岛渔家乐的周姐原是位小学教师,人非常健谈,夫妻俩经营的渔家乐生意很火爆,即便是在疫情期游人仍络驿不绝

出海

俺用手机在船上能拍出这样艺术高超的照片谁信呢?但确实是俺真实拍摄的。为自己点赞👍👍👍

中午品尝着自己随船打捞上来海鲜心里别提有多美啦

第三天带嫂子一家又来到石岛的赤山风景区游玩,今年在中国首创震撼世界的动感音乐喷泉广场——吉祥平安谷上的表演有了重大改变,原来喷泉上的观音坐像换成了代表吉祥之物——大象,表演时间好像也长了些,看完之后仍和第一次一样感觉震撼

从零九年独自与老伴回家乡至今已十一个年头,只要是陪朋友来石岛玩,必去姜家疃看看我与母亲曾住过的房子,虽然房屋不是俺的,也已破漏,但总觉得有种牵挂,因为这有妈妈工作和战斗过留下的足迹,有我与母亲相依生活留过的印迹

房屋仍像十五年前母亲第一次带俺来时的模样,大门仍是那把锈迹斑斑的铁锁锁着,不曾有人动过,俺多想能走进去寻找些曾有的记忆

在旧居前正好遇到一位比俺年龄大几岁的老师(家乡称不认识的人,无论男女老少统称谓老师),在一起聊天中证实了该地就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石岛公安边防分局的所在地

从旧居出来走不远就是石岛有名道教场地——天后宫,今是荣成境内保存最好的一处道教遗址。零五年我陪母亲最后一次来这里,还给我讲了不少当年她老人家所在的公安局与天后宫有关的反特故事

游赤山风景区的荣成民俗馆里展现下自己,亲朋好友看看俺老俩口有没有夫唱妇随的味道😄😄😄

游完赤山风景区和俺的“故居”,又来到凤凰湖参观,这原是一个与海相通的咸水湖,后经抽泥扩湖,填地造岛,形成200公顷水面、800公顷土地,经过整治现规划精巧,风光秀美,是体验海上休闲、观光、娱乐、度假的理想之地。现巳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

嫂子和孩子们要回石了,就用我家乡当地的风俗习惯吃顿“滚蛋饺子”吧。这个“滚蛋”是个褒义词,在我家乡有吃滚蛋饺子迎门面之说,临行前吃顿饺子是已成为大多数家庭之必须。我觉得饺子在众多的食物中是菜与饭完美的结合的东西,是融洽统一的典范。而且工序最多、制作最麻烦的一种。所以,亲人要出门叫他吃上一顿饺子,包含了亲人之间的浓浓亲情和无限的期望。我认为这才是滚蛋饺子的真正含义

为嫂子一家做一顿这样的饯行的饺子(四种:墨鱼的,黄鱼的,虾肉的,韭菜鸡蛋的)饭,配上“天之蓝”的美酒,也算是尽了我与老伴的地主之情之意吧

端午节到了,弟和妹又一次邀请我们一起聚餐,席间欢声笑语,频频举杯共祝端午安康

哥儿俩餐罢后意犹未尽又在樱花湖畔继续畅谈

弟,妹送给我们的粽子。家乡的粽子与河北不同是三角型的,里面包裹的是蜜枣和花生,味道独特、非常好吃

来家近半月,可能因劳累加兴奋过度,身体极度透支,有天突感胸闷微痛,老伴担心有事,赶忙给学军弟打电话,弟接到电话立即联系医院心脑科主任诊断,确诊心脏出现点问题,必须住院治疗

住院六天时间里,学军弟每天无论上午下午多次探望,各种检查亲自到各部门联系沟通,让俺感动不巳。多年来俺总在思考一个问题,什么样的关系才称为兄弟,俺这次突发疾病在治疗和护理中才深深体会到,兄弟就是在漫漫人生路上的彼此相扶相承相伴相佐。在关爱与照顾中,在彼此交流和接触中才知兄弟情感的深厚

学军弟还把自己在医院的饭卡给了我们,不时中午还捎带些外卖给哥与嫂,使我们真真切切体会到家的温暖和兄弟间的情谊,也深深感受到了一种真实可靠的依托

在俺住院期间,弟及弟妹,妹及妹夫通过多种形式来慰问探视,还送给俺几千元钱的慰问金,让俺激动落泪。钱肯定不要,推辞多次,俺只好用这种办法给弟,妹退回。这种真挚的相濡以沫的情感让俺久藏于心间

出院后学军弟几次给俺送鲍鱼,海胆,让俺补充营养,事事处处体现了兄弟手足之情。也感受到了在俺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弟会在第一时间出现,也一定会站在你旁边,陪着你忍受痛苦,陪着你检查治疗,陪着你享受治愈后的快乐

患病后在全家人的关爱关照下,很快就出院了。痊愈后的俺每天坚持散步锻炼,没有再出现病前症状,自已已感觉恢复健康啦

为加大运动量,从散步改为骑车围樱花湖绕行(全长六公里),经实践证明身体完全可以承受这么大的运动量

有时夜晚也到樱花湖散步锻炼。这是樱花湖的标志——白金戒指

夜间拍摄的樱花湖西边冬天观赏大天鹅平台上的石雕

樱花湖旁九龙城夜景

姜弟与弟妹在石家庄听说俺病了,马上与刘波弟驱车来荣成探视,让俺真实体会到弟兄间的友情,同时也想起了我们毕业时同学间的留言——“异族同仰”

身体无大碍了,接下来就是四处走走,一为锻炼,二为饱览家乡的风光。老家绝大多数的景区都走遍了,就剩圣水观没去过,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俺们走进了这里

听当地人讲圣水观的来历是这样的:从前,有个孝子。为了给母亲治眼疾,四处求医问药,但总是不见好转。有一晚,他梦见一位老人,那个老人说现在的圣水观有仙药。他告别了父母,踏上了求药之路。当来到圣水观时。突然,他眼前一亮,他梦里的老人出现在他眼前,老人给了他一些水,说这圣水能治百病。他就拿着水回去后,给他母亲喝了,眼睛马上好了。有一年闹瘟疫,他又去求水,给村民们喝。村民好了以后,就把这有圣水的地方,叫圣水观。听此传说后,俺当真用泉水洗了洗脸和眼,还饱饱地大饮了一瓢

这是圣水观其中一棵有着千年树龄的银杏树。在荣成各处有500年树龄以上,在风雨战火历史夹缝中幸存下来的有30多株银杏树,对于荣成来说十分宝贵,这是几代、甚至几十代荣成人热爱青山绿水的结果,也是荣成悠久历史文化的具体体现

从圣水观出来顺道又去父母的家夏庄镇,去看镇的香山上一株雌银杏,树龄约650余年,树高20米,胸径147.4米,干高6米,冠幅18米×19米,是元朝末年建寺庙后栽植的。寺庙1932年拆除,银杏树无人看管。近代有记录,此树四次遭雷击着火,致使主梢折断死亡,树干心腐朽腹空,冠下部侧枝已有少量枯死,但树冠茂盛密匝,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右图为圣水观中的将军碑廊,它是采用古建筑风格,雕梁画栋,气势磅礴,全长达二百多米,廊中展现了130多名荣成籍将军的书法手迹和鏖战沙场的丰功伟绩。左图是原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为其题词:人杰地灵,英雄辈出。此碑廊融观光游览与革命传统教育、爱国主义教育为一体,现为山东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一百多块石碑中,俺最欣赏和喜欢的就是原沈阳军区政治委员姜福堂上将书写的这幅“坟土香”手迹。

除了游玩风景区没事还去逛逛集市。荣成的大集非常有名,从阴历一到十天天有集,有的集市已延续百年之多。俺们在家七十多天时间里,几乎把市周边的集市全走遍了,平均三二天就赶趟集。目的也很明确,了解风土人情,购买新鲜食材,散步遛达锻炼身体

夜幕降临,俺们常去市府广场看表演和比赛。荣成的文化夜生活组织的非常好,经常组织社区搞些文娱活动,在夏天的夜晚人们乘着凉,欣赏着节目,别提多惬意了

更多的时间是到海边赏景,白天在家乡的海滩上,有许多游人来欣赏大海的演奏:有的人们靜坐在沙滩上沉思着什么,似乎从海的波涛中听出点什么;有的人喜欢投入大海的怀抱,和着波涛声尽情狂舞;更多的是孩儿们把大海当做游乐场在其中自由自在地玩耍……

而俺闲遐无事时常坐在海边望海,湛蓝的天与蔚蓝的海相连一色,让人视野开阔,心情舒张,再经海风轻轻一吹,更让人心清气爽,一身轻松

在家近三个月,俺与老伴也想小孙女了,更主要的是想回石再复查下身体。弟与妹知道我们要走了,分别在荣成最具特色的酒店——民俗村和八喜饺子楼设宴为俺们饯行

学军弟特意为哥嫂点了五种荣成特有的海鲜饺子,弟的寓意哥明白,这五种饺子象征着五种含义,那就是我们彼此间均要:安康,和顺,幸福,友爱,珍重!

回石数天,家乡的情思一直在脑海中闪现,每当夜幕降临直到寂静的深夜,家乡那每一家每一人,那每一山一水,那每一草一木始终在眼前晃动,都已成了我追忆的美好画面。特别是在俺最危难的那几天,点点滴滴的情景仍历历在目,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