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和我的大伙伴们就要离开天府之国—成都了。在我们入住的金科圣嘉酒店用过午餐后,不顾成都午后的烈日暴晒,我和一位朋友打车去了位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市区东南锦江岸边的望江楼。

望江楼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以拥有望江楼古建筑群、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纪念馆等文物遗迹及各类珍奇异竹而闻名中外。


薛涛其父名叫薛郧,仕宦入蜀,死后,妻女流寓蜀中。幼年随父郧流寓成都,八九岁能诗,父死。十六岁遂堕入乐籍,脱乐籍后终身未嫁。后定居浣花溪。薛涛姿容美艳,性敏慧,8岁能诗,通晓音律,多才艺,声名倾动一时。

  薛涛(约768~832年),唐代女诗人,字洪度,长安(今陕西西安)人。16岁入乐籍,与韦皋,元稹有过恋情,恋爱期间,薛涛自己制作桃红色小笺用来写诗,后人仿制,称"薛涛笺"。只是卸下一身的哀愁,换上粗布道衣,心情平和的接受老去的事实,按享高寿,终身未嫁,成都望江楼公园有薛涛墓" 。

薛涛与刘采春,鱼玄机,李冶,并称唐朝四大女诗人。卓文君、薛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流传至今诗作有90余首。


此女校书旧日枇杷门巷

为古天府第一郊外公园。

★ 门坊。望江 楼,又名崇丽阁,位于市东二公里望江 楼公园内,建于清光绪年间,因有唐代女诗人薛涛遗址而闻名。楼共4层,高30米,甚为壮丽。 

女校书:有才华能诗善文的女子。


一水绕当门,滚滚浪分岷岭雪;

双扉开对阁,熙熙人乐锦楼春。

★ 门坊

古今来不少美人,问她瘦燕肥环,几个红颜成薄幸;

天地间尽多韵事,对此名笺旨酒,半江 明月放酣歌。

★ 刘映奎题枇杷门巷

古井冷斜陽,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

大江 横曲槛,占一楼烟月,要平分工部草堂。

★ 伍生辉题枇杷门巷

古井平涵修竹影;

新诗快写浣花笺。

★ 欧陽梦兰题浣笺亭

幽境忽诗来,十样名笺供草句;

余甘留井冽,一瓯香茗正花时。


★ 濯锦楼

望江 楼,望江 流,望江 楼上望江 流,江 楼千古,江 流千古;

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万年,月影万年。

★ 濯锦楼

花影常迷径;

波光欲上楼。


★ 戴宾周题崇丽阁。

阁势峥嵘,我来更上一层,览尽锦江 春色 峨眉秀;

人文炳蔚,天将迭兴后起,有如升庵大节子渊才。

★ 恩浩题崇丽阁

纵目上层楼,看云树万家,桑麻千里;

骋怀临胜地,正清江 南汇,雪岭西来。

★ 叶夔生题崇丽阁

斯楼为蜀国关键,慨兵燹倾颓,人物凋谢,数十年满目荒凉,遗风顿竭,溯渊云墨妙、李杜才奇、轼辙名高,久经宇宙山川,沧桑千古;

此地是锦江 要会,爱舟樯上下,烟浪萦回,几多士同心结构,胜地重开,想石室英储、岷峨秀毓,江 汉灵炳,且看栋梁桢干,砥柱中流。

★ 马长卿题崇丽阁

压江 流以扶地脉,远瞩高瞻,则见玉垒云开,峨眉月朗,夔门日射,剑阁烟消,郁郁葱葱,助全蜀山川钟灵毓秀;

临井络而焕人文,闳中肆外,当如长卿赋丽,太白诗豪,坡老辞雄,南轩学正,麟麟炳炳,为西川俊杰播美扬修。★ 崇丽阁

开阁集群英,问琴台绝调,卜肆高踪,采石狂歌,射洪感遇,古贤哲几许风流 ?忽揽起儋耳逐臣,哀牢戍客,乡邦直道尚依然。衰运待人扶,莫侈谈国富民殷,漫和当年里曲;

凭栏飞逸兴,看玉垒浮云,剑门细雨,峨眉新月,峡口素秋,好江 山尽归图画。更忆及草堂诗社,花市春城,壮岁旧游犹在否?老怀还自遣,窃愿于幽思丽藻,同分此地吟笺。

★ 李榕题崇丽阁。

几层楼独撑东面峰,统近水遥山,供张画谱。聚葱岭雪,散白河烟,烘丹景霞,染青衣雾,时而诗人吊古,时而猛士筹边,最可怜花蕊飘零,早埋了春闺宝镜;枇杷寂寞,空留着绿野香坟。对此茫茫,百感交 集,笑憨蝴蝶,总贪迷醉梦乡中。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 月谁家之物;

千年事屡换西川局,尽鸿篇巨制,装演英雄。跃岗上龙,殒坡前凤,卧关下虎,鸣井底蛙,忽然铁马金戈,忽然银笙玉笛,倒不如长歌短赋,抛撒些绮恨闲愁;曲槛回廊,消受得好风细雨。嗟予蹙蹙,四海无归,跳死猢狲,终落在乾坤套里。且向危楼俯首,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

望江楼

  逸叟题崇丽阁:

多难此登楼,看他千寻涌浪,百尺波涛,问谁砥柱中流,澄清再见;

悲秋常作客,对此四野桑麻,万家烟火,使我凭栏俯视,忧乐关怀。

李绪题崇丽阁

西汉文章蜀擅长,数遥遥千载名流,更有何人摛墨妙;

南条水道江 为大,看滚滚百川放海,都从此地溯源头。

  薛涛井

唐代女诗人薛涛曾在此汲取井水,手制诗笺: 薛涛笺 ,并在此留下了许多诗句。 唐代女诗人薛涛曾在此汲取井水,手制诗笺: 薛涛笺 ,并在此留下了许多诗句。园内尚有薛涛井 。

为了纪念薛涛, 明 清两代先后在这里建起了崇丽阁、濯锦楼、浣笺亭、五云仙馆、流杯池和泉香榭等建筑,构成了极富四川风格的园林建筑群。为了纪念薛涛,民国时望江楼被辟为望江楼公园。

  薛涛井旧名玉女津,“水味甘冽,异于江泉。”乃因井傍锦江,源出江泉,又经砂滤过耳。传涛造笺系自此井取水,无考。然明藩确取此井之水造纸,且以上贡。康熙三年(公元一六六四年)三月,冀应熊始书薛涛井三字,立石碑于井傍。嘉庆十九年(公元一八一四年),四川总督常明奉敕建雷祖庙于井左,布政使方积与王启锟等,因建吟诗楼、浣花亭于井右。

 刘咸荥题薛涛井

独坐黄昏谁是伴;

怎教红粉不成灰。


顽仙女史题薛涛井

此间寻校书香冢白杨中,问他旧日风流 ,汲来古井余芬,一样渡名桃叶好;

西去接工部草堂秋水外,同是天涯沦落,自有浣笺留韵,不妨诗让杜陵多。

★ 赵熙题清椀室,建于清光绪年间,内竖薛涛石刻像

九天环佩舞翩跹,饶他节度旌旗,那及长风乘鹤去;

万劫沙虫空色相,试问麻姑沧海,还同一笑赋归来。

  走到有望江楼名称的碑刻旁时,竟然意外发现路左边的花坛里有几棵彼岸花。

  曼珠沙华,别名红色彼岸花(又称"舍子花"。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地下有球形鳞茎,外包暗褐色膜质鳞被。叶带状较窄,色深绿,自基部抽生,发于秋天花谢后。

曼珠沙华的花期为夏末秋初,约从7月至9月。花茎长30-60厘米,通常4-6朵排成伞形,着生在花茎顶端,花瓣倒披针形,花被红色(亦有白花品种),向后开展卷曲,边缘呈皱波状,花被管极短;雄蕊和花柱突出,花型较小,周长在6厘米以上。花开不见叶, 叶在不见花, 花叶两不见。这种花经常长在野外的石缝里、坟头上,所以有人说它是"黄泉路上的花"。

千年花开叶已残,

千年叶盛花已衰。

此长彼没无相见,

彼亡此生永牵挂。

生生世世空思念,

日日夜夜梦难眠。

何伊何必此伤怀,

尘世生死两茫茫。


谢家驹题吟诗楼:

花笺茗盌香千载

云影波光活一楼

何绍基题吟诗楼:

夕陽红到枇杷,阅古今过客词人,苔荒洪度千年井;

春水绿生杨柳,触多少离愁别绪,门泊东吴万里船。

林思进题吟诗楼:

引袖拂寒星,古意苍茫,看四壁云山,青来剑外;

停琴伫凉月,予怀浩渺,送一篙春水,绿到江 南。

  薛涛字 薛涛字无女子气,笔力峻激。其行书妙处,颇得王羲之法,少加以学,亦卫夫人之流也。每喜写己所作诗,语亦工,思致俊逸,法书警句,因而得名。若公孙大娘舞“剑器”,黄四娘家花,托于杜甫而后有传也。然涛字真迹今皆佚。

  关于“韦令孔雀”

韦皋镇蜀之初(贞元元年、公元七八五年),南越献孔雀一只,皋依涛意,于使宅开池设笼以栖之。至大和五年(公元八三一年)秋,孔雀死。次年夏,涛亦卒。一些诗词中提到的“韦令孔雀”也就是指的这段史话。

  濯锦楼是成都市望江楼古建筑群之一,建于1888年前后,与望江楼秉承一脉,因其保留着完好的清朝建筑风格、保存完好而被列为成都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坐落在成都市九眼桥锦江南岸望江公园中。望江楼古建筑群中仅次于崇丽阁的要数濯锦楼了。

濯者,洗也。自古以来,成都的织锦业发达,锦工所织之锦在锦江中洗涤,将锦江染得五颜六色,故锦江又名濯锦江。该楼与濯锦江平行而建,故称其为濯锦楼。

濯锦楼修于1814年,后毁于兵燹,于1898年重建。该楼亦为全木结构,其特色为造型犹如头朝锦城的画舫楼船。该楼三楹两层,四面格门花窗,其门厅之二楼为敞厅,恰似船头观景平台,楼内各柱雕有五彩点金的“二十八星宿”,柱上撑弓为云龙透雕,整座建筑玲珑空透。该楼布局与江岸平行。


顾复初题濯锦楼 

汉水接苍茫,看滚滚江 涛,流不尽云影天光,万里朝宗东入海;

锦城通咫尺,听纷纷丝管,送来些鸟声花气,四时佳兴此登楼。

★ 顾复初题濯锦楼。 

杖策喜重来,看风涛滚滚,流不尽云影波光,天外更昂头,岂徒览南浦清江 、西山白雪;

临轩空四顾,怅今古茫茫,历多少佳人才子,蜀中堪屈指,复何数吴宫花草、晋代衣冠。

★ 余存珍题濯锦楼

铁板唱大江 东去;

金沙汇岷水西来。

★ 张霖题濯锦楼

我为百花生,乘兴重游,听丝管锦城,依旧风云齐入半;

楼更一层上,纵横千里,觉河山春光 ,从来天地异常新。

★ 濯锦楼

少陵茅屋,诸葛祠堂,并此鼎足而三,饰崇丽,荡漪澜,系客垂杨歌小雅;

元相诗篇,韦公奏牍,总是关心则一,思贤才,哀窈窕,美人香草续离騷。

★ 陶亮生题濯锦楼

层楼高百尺,到最上头放开眼界,直看我玉垒浮云,锦江 春色 ;

往事越千年,是真才子自有胸怀,那管他儒臣持笔,诗史题吟。

★ 濯锦楼

比筹边楼图画如何,爽气西来,万里风尘销雪岭;

想海心亭烟波无恙,彩云南望,十年乡梦绕滇池。

★ 马维祺题濯锦楼

据蜀国上游,峻极于天,云影纵横当窗出;

增锦江 丽气,下临无地,波光浩渺抱城来。

★ 濯锦楼

乐籍中亦有传人,花笺价重,茗盌香浓,节度久无闻,请看万里桥边,只剩校书遗迹在;

草堂外别开生面,杨柳楼新,枇杷巷古,微之具真识,试颂七言碑什,也随给事始名传。

★ 黄炳焜题濯锦楼

返棹东来,看风景一新,从前碧玉深藏,仙客晚吟诗卷处;

凭栏北顾,正斗躔相映,定有朱衣暗点,何人先夺锦标归。



  王建《寄蜀中薛涛校书》诗称道:“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

在唐代女诗人中,薛涛和李冶、鱼玄机最为著名。薛涛与刘采春,鱼玄机,李冶,并称唐朝四大女诗人。 卓文君、薛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薛涛的诗,不仅如世所传诵的《送友人》、《题竹郎庙》等篇,以清词丽句见长,还有一些具有思想深度的关怀现实的作品。在封建时代妇女,特别是象她这一类型妇女中,是不可多得的。她曾到过接近吐蕃的松州,有《罚赴边有怀上韦令公》诗,其第一首说:“闻说边城苦,而今到始知。羞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对防守边疆士兵的艰苦生活寄以深切同情。杨慎说它“有讽谕而不露,得诗人之妙”(《升庵诗话》)。《四库全书总目》也认为她的《筹边楼》“托意深远”,“非寻常裙屐所及”。有《锦江集》5卷,今佚。《全唐诗》录存其诗1卷。近人张蓬舟有《薛涛诗笺》。事迹见《唐诗纪事》、《唐才子传》。


  据《名媛诗归》说:“涛八九岁知音律,其父一日坐庭中,指井梧示之曰:‘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令涛续之,即应声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父愀然久之”可见其才思之敏捷。其父闻后,除了讶异她的才华,更觉得这是不祥之兆,恐其女今后沦为迎来送往的风尘女子。涛早年丧父,母孀居,二人相依为命,生活极其窘困,及她到十六岁时,诗名已遐迩皆闻,因其有姿色,通音律,善辩慧,工诗赋,迫于生计,遂入乐籍,成为当时著名的女诗人。


薛涛酒

居人汲井为酒,名薛涛酒,甚美。但是,薛涛制笺系自所谓薛涛井取水之说,明代始尔,斯已谬矣。清初忽有用薛涛井水酿酒之事,自更与涛无关。但已吟咏不绝,皆附丽而已。

  据唐末诗人郑谷诗云:“渚远清江碧簟纹,小桃花绕薛涛坟”知唐时薛涛墓四周种了不少桃树。又据清朝初期诗人郑成基诗句:“昔日桃花无剩影,到今斑竹有啼痕”知清代的薛涛墓旁已无桃花,唯有修竹万竿。故现在的薛涛墓旁栽种了桃花、翠竹,以示纪念这位杰出的女诗人。

  薛涛墓


位于成都望江楼公园西北角的竹林深处。主体由墓、墓碑、墓基平台组成,四周有护栏分隔。墓体直径约三米,由三层红 薛涛墓砂条石砌成圆形墓基,环墓为一米宽的墓基平台,用石板拼成环墓小路,墓与平台形成一个整体,视觉效果甚佳。关于碑的造型,最初设计为浮雕云头碑,后由于在公园发现一块风蚀的古碑,碑高一点五八米,宽零点八二米,碑右上方隐约可见明“万历”二字,故为明碑,中间正文首字一点一横一撇的广旁似唐字,猜测应为唐女校书薛洪度墓碑,重新设计时参考了该碑的造型、尺寸,形成现在的墓体造型。现在的幕碑正面“唐女校书薛洪度墓”八个大字,由四川省著名书法家刘秉谦先生1994年十月题写。碑背面的“重建薛涛墓碑记”由四川省薛涛研究会副会长刘天文撰写。薛涛墓的立意布局,根据我国儒家思想和道家学说,认为天圆地方,设计以墙界为方以墓为圆,寓意女诗人在天地中安息,永为世人凭吊。

  太和五年,公元832年一个秋日的黄昏一代才女薛涛香消玉殒,65岁的薛涛永远闭上了她寂寞的眼睛。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并在她的墓碑上刻上了“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至此,女校书便真的成了薛涛的别名。但真正葬于何处,史料并无明确记载,毕生致力于研究薛涛的专家,原上海大公报记者张蓬舟老先生根据晚唐诗人郑谷诗句“渚远清江碧簟纹,小桃花绕薛涛坟,朱桥直指金门路,粉堞高 连玉垒云,窗下断琴翘风足,波中濯锦散鸥群,子规夜夜啼巴蜀,不并吴乡楚国闻”,推测薛涛坟应在望江楼东面的锦江之滨。当然也有学者认为薛涛晚年生活在城西浣花溪。按照常理推断死后也应葬在城西一带。由于没有明文记载,当然也不排除葬在城东的可能。晚清贵阳诗人陈矩《洪度集》云:“墓去井里许,在民舍旁”,李淑熏的《记薛涛坟》中载:“江楼南去二三里,荒陇犹留土一抔”可知薛涛墓距薛涛井最多二三里之远。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前,距望江楼公园仅一墙之隔的四川大学校园曾有薛涛墓并题有墓碑,只可惜毁于十年动乱之中,踪迹全无,为我们后人破解其真伪留下了无穷的遗憾。

★ 樊榕题枇杷门巷

同是宦游人,问他节度何心,忍令名媛归乐籍;

不胜今昔感,才向草堂凭眺,又凭杯酒吊香魂。

★ 胡 毅肃题枇杷门巷

乐部挹芳徽,好将司马大名,别为校书更小字;

花笺留雅制,除却买驴博士,最宜才子写新诗。

★ 陈逢元题枇杷门巷。 买驴博士:比喻废话连篇,不得要领

杯酒送征帆,对杨柳楼台,几人同唱陽关曲;

锦笺传妙制,看枇杷门巷,千古犹称女校书。


  德宗贞元(785~804)中,韦皋任剑南西川节度使,召令赋诗侑酒,遂入乐籍。她常以歌伎而兼清客的身份出入幕府。韦皋曾拟奏请朝廷授以秘书省校书郎的官衔,格于旧例,未能实现,但人们往往称之为“女校书”。后世称歌伎为“校书”就是从她开始的。

薛涛和当时著名诗人元稹、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等人都有唱酬交往。居浣花溪上,自造桃红色的小彩笺,用以写诗。后人仿制,称为“薛涛笺”。

晚年好作女道士装束,建吟诗楼于碧鸡坊,在清幽的生活中度过晚年。

薛涛笺


薛涛自贞元初被罚赴边回,即退隐于成都西郊之浣花溪甚久。浣花之人多业造纸,涛惜其幅大,不便写己所作小诗,她在成都浣花溪采用木芙蓉皮作原料,加入芙蓉花汁,制成深红色精美的小彩笺,后世流行之红色小八行纸,薛涛笺也。多用于写情诗情书,表达爱慕思念之意,在当时及后世极为流传。因为薛涛所发 薛涛井明,所以称为薛涛笺。至于称浣花笺、松花笺、十样笺为涛笺者,实误。浣花殆假借地名;松花恐浣花笔误,况松花嫩绿色;而十样笺出自北宋。时谢景初于浣花溪专造十色笺(深红、粉红、杏红、明黄、深青、浅青、深绿、浅绿、铜绿、浅云),号谢公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