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抗洪纪事


文/大土歌

2020年8月18日晨,四川乐山五通桥,天空一片灰白,阴沉无风。

一觉醒来,七时略多。忽听屋外,人声鼎沸。翻身下床,推门而出。街道路面,浊水前涌。好奇驱使,赶往江边。


但见洪水从长城样的混凝土栏杆孔中,一浪浪地涌入江边绿化人行步道,此时的我仍未警觉。因为,在我五十多年生涯中,从未见过洪水上岸,我自以为洪水顶多在街道上涨个三四十厘米就不得了啰,况且我家比街道少说高出四十厘米。可隐约仍有些忐忑与不安,在犹犹豫豫情况下拆返家中。


此时,邻居小哥开着他的车试图逃往安全地带,我仍犹豫观望。十多分钟后,邻居小哥又将车开了回来,他说为了安全起介,通往江对面的桥已被警察封锁。五通主城区大部都在‘竹根滩’孤岛上,根本无法有效防御洪水,但既然桥已封锁,无奈邻居小哥只好将车开到他家屋檐长廊下。屋檐长廊比路面高三十多厘米,我也跟随邻居小哥将自家的车开到他家长廊下,此时的我仍感不会有太大问题。


但很快,我的判断被击得粉碎。此后,洪水以每小时约二十厘米的速度快速上涨,直到下午四时左右,我家周边水深少则1.5米,深则两米以上。此次洪水上涨速度和高度完全颠覆我的认知。

安顿好车,洪水已不请自入,擅侵我家小园,我开始真正感到情况不妙。本能驱使、冲入家中、收拾物件。


该死的冰箱、空调,笨重得不得了,我和妻子着急心慌,一点一点将它们垫高,浪费不少时间。所幸冰箱垫得较高无大碍,可柜式空调仍侧翻水中,落得个枉费心机。

在楼下抢救过程中,虽然早已停电,但仍有天然气,赶紧叫妻子煮了锅米饭,烧了半锅豌豆,以应对午餐和晚餐。两小时后,洪水已近膝盖,感觉楼下不能再呆,于是端上烧熟的饭菜,撤退二楼。来到二楼发现还有一些东西可以抢救,于是楼上楼下来回折腾三四次,内裤湿透自不用说。


接近正午,才在二楼阳台坐下,喘了口粗气。带着郁闷心情,一边用餐一边观察屋外洪水情况。水,在一点一点升高。心,在一点一点滴血。那顿午餐都不知是怎么咽下去的。

用过午餐,我目不转睛盯着屋外洪水。约下午二时,我的小车雨刮器开始来回摆动,我能明显感到我的车在洪水中苦苦挣扎。我冒险下楼,淌水来到车边,抚摸着我的爱车。我想让雨刮器停止摆动,但雨刮器根本不听我的,她似乎在对我说:“救救我!救救我吧!” 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依依不舍又淌水回到家中,回到二楼阳台。


不多时,车灯亮起,紧接着,撕心裂肺的警报声响起,直到洪水完全淹没发动机引挚盖。我从始至终,眼睁睁地看着我的爱车以不同方式发出求救信号,但我无能为力。

我身心俱疲,索性返回卧室,仰躺床上,迷迷糊糊捱到傍晚六时左右。儿子三番五次从重庆打来电话,询问洪水情况,他理所当然担心我和他妈妈的安全,可电话只能当收音机,我和孩子他妈的声音有时只能发出去一两分钟,多数时间完全发不出去。孩子又用微信和短信反复联系我们,生怕我家三十多年前修建的老旧房屋被洪水浸泡垮塌,可我和孩子他妈好像突然变成了哑巴和不会写字回复的蠢货。我在想,孩子当时的心情该有多么着急啊!。


期间,我看见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牵着一大一小两条狗狗,从我家小楼外的洪水中飘过,两条狗狗分别搭在小伙子的左右肩上,我从狗狗眼神中读出恐惧。我问小伙,水这么大为什么还在洪水中漂泊,他说回家。当时洪水已淹至小伙子颈脖,真叫人担心,生怕小伙子出现意外。
天渐黑,嘴里咀嚼着中午吃剩下冷冰冰的饭菜,别提心里有多凄苦。晚饭后,我和妻子就在漆黑的阳台上座呀、座呀!直到实在撑不住了,才上床睡觉。

我妻子比较心细,睡到半夜,她感觉洪水快要退去,于是悄悄起床,摸黑来到楼下,不断地用扫帚搅动并往屋外推赶洪水,只为减轻洪水退去后,室内淤泥残留厚度。。


第二天早晨六点过起床,洪水已完全退去,但见楼下室内外一片狼藉,臭味熏天、惨不忍睹、欲哭无泪。

脚下,踩着溜溜滑滑的淤泥,小心翼翼向外清理被洪水浸泡笨重的床、席梦思、大衣柜、沙发和鞋柜桌椅板凳等家什,‘大家伙’还得动用榔头锯子进行切割才能搬得出去。


大约上午九时,侄女为我家送来了一大袋面包和十多瓶矿泉水,这些食物和水成为我和妻子后三四天填饱肚子的口粮,在三无(无电、无水、无气)情况下,真是雪中送炭。

清理洪水浸泡的家是一件非同寻常十分艰难的事,连续四天从天明到天黑,每天累得腰都直不起来,这是我此生唯一干过最脏最累的体力活。妻子双腿因碰撞摔跤出现多处淤青,我还好,仅右腿膝盖上方有一块淤青。虽然伤身伤心,我们仍咬牙坚持,一心只想尽快恢复正常生活。

洪灾后第五天,虽然电力部门恢复了供电,但我家室内外线路又不断出现断路,以前敷设的暗线线路全部报废,不得不找人重新布置线路,来来回回又折腾了三四天。闷热难耐天气,在没电摸黑情况下,度日如年。老天爷真他娘的在考验俺奎哥耐性啊!

屋漏偏逢连阴雨,洪水后第三天(8月20日)上午约九时三十分,突然传来城区边缘一化工厂毒气泄漏。台台警车、消防车拖着长长警报声疾驰而过,搞得人心惶惶,全城大逃亡拉开序幕,那阵式我也没必要再细述,读者朋友只需看看图片便知。此事件迅速发酵,网络疯传,震惊全国,实实在在上演了一出现实版本大逃亡灾难片。

当时我并未加入逃亡大军,我是基于以下两点:一、科学,毒气泄漏的地方距离我家至少两公里,气体一定是向天空散发,不可能像‘扫地风’一样吹过来,况且还有不计其数比我家小二楼高的建筑物阻挡,我干嘛要自己吓自己呢。二、我信命,假如老天爷要收你,方式多种,逃到那里都一样。再说当时我也没有交通工具。洪水过后,街道遍布污泥垃圾,步行撤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索性上楼,紧闭门窗,约一小时后,感觉没啥问题,又下楼继续收拾残局。


此次事件让我感到荒唐的是,后来得知,距离毒气泄漏一二十公里外的居民,居然也有不少人加入逃亡大军,看来恐慌情绪的蔓延威力巨大,它使人们在较短时间内失去最基本的理性思维和判断。

不过,话又说回来,本是绿水青山,风光旖旎的‘五通桥’,因小城周边化工企业太多,隔三差五整出点泄漏、爆炸消息,虽然时真时假,但真假难辨,导致小城居民如惊弓之鸟,绿水青山变成了‘氯水氢山’,真是悲哀。政府可否考虑将这些化工企业搬迁,远离城市,还小城居民安宁、祥和的生活呢?

经历此番百年不遇洪涝灾难,其身心煎熬、财产损失,均遭受前所未有之考验,但因此悲观沉沦吗?不。惟有坚强。相信风雨过后,一定能够迎来彩宏。

更重要的是,灾难磨炼了我们的意志,丰富了我们的人生,铸就了我们顽强的品格。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人在,什么苦啊、脏啊、累啊、财产损失啊,一切都是浮云。

洪水无情人有情,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洪灾过后,周边未受灾区县,均第一时间组织力量赶来救援。他们不怕脏、不怕苦、不怕累,与灾区人民共甘苦的大无畏精神,深深感动和激励着灾区人民。充分体现中华民族共同战胜一切灾难的强大力量。

抖落身上的尘土,收拾起暂时被洪灾破坏的心情,继续上路。

2020年9月1日晚于乐山五通桥家中

注:文中少量图片来自朋友圈,在此谨对图片拍摄者表示感谢!


书友们好!

创作不易,读后请予鼓励、转发,让更多书友鉴赏,同时满心期待您的评论和建议,由衷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