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里,时常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电脑前,一边听歌,特别喜欢方老师、徐老师为同学40年聚会创作的"快乐着"音乐。一边断断续续地书写文字。关掉了所有的电灯,只留下电脑屏幕的光线,把自己融进夜色里,抹去现实的棱角与界限,开始遐想与思索。

我是个挑剔的爱乐者。只有那些旋律动听、有着丰富内涵并且符合我内心期待的歌曲才能打动我。因为它们不单是好听的歌曲,而是能拨动我心弦的声音,是情绪的诉说,能引起我的共鸣。那些旋律就是某种情感的象征,你很难用文字来形容,但它能轻易地触动内心柔软的情愫。  

我迷恋这样安静的时刻,还有这种暖暖的氛围。有时,那些声音所呈现的感觉深深地感染了我,很熟悉,很动人,内心顿时一阵温暖;有时,它让我回想起过去的时光,展开深远的记忆,让我沉浸在美好的往事中;有时,一句看似平淡的歌词却能在瞬间击中心灵,让我怔怔地沉默不语,回味许久。  

我想,没有什么能比这一刻更让人觉得温暖、安静,也没有什么能比这一刻更让人觉得美。  

忽然,一阵感慨失落,生活却不总是那么美好。开始怀念青春时光,怀念学生时代,怀念那些纯真的日子。时间悄然而过,只剩下记忆怀念。年轮不多不少,走过六十,进入天年。开始懂得更多的生活万象,体味出人生的酸甜苦辣。过去那些浮华的想法,原来都只是美丽的泡沫,生活却是实实在在地落在了看也看不透的杂色上。一声长叹,因为生活不再是纯色。  

此刻,想起“年少轻狂”这个词有些奢侈,并不觉得轻浮,反而觉得绚丽无比。正在丢失许多东西,昨天已走了很远,眼前只是一片模糊的光影,而内心早已没有了当初许多绚丽的色彩。  

原来,人生的旅途就是这样,谁也不能例外。总会有风霜雨雪,总会有悲欢离合,总会有孤单寂寞。而这一切,只能独自承担。当你的脸上写满风尘、沧桑、褶皱、忧郁时,你是否还能继续微笑,让内心依旧保持温暖。  

想起那句有名的话:我跳舞,因为我悲伤。不知道来源于何处,但我欣赏其中蕴藏的内涵。我相信,说这话或是喜欢这话的人都是经历过苦难,但又超越了苦难的人。伤痛不曾消失,却又能坚忍地承受着,开始盛情的舞蹈,沉浸其中。我也相信,他们的内心一定有许多伤痕,但已从伤痛中学会了独自温暖自己。因此,他们还能继续微笑,继续代表欢愉的舞姿。他们的内心是有温度的,是柔软的,是质感的,所以“我跳舞,因为我悲伤。”

  在一个寒冷的下午,我坐在公交车上,阳光正好暖暖地斜照在我脸上,让我的眼睛有点睁不开。我感觉一片灿烂的阳光把窗外的草木点染得诗意盎然,闪着梦幻般的白光,顿时觉得自己是在梦里。忽然想起一个唯美的画面:在夏天一个静寂的下午,在林子里,在田野边,少年正在时光深处悠闲地享受大自然赋予的宁静与宽广。想到这,一阵悸动,过去何曾没有过相似的情景。

  车仿佛驶得很慢,车里没什么人。有种舒服的宁静,让我很喜欢听车震动的声音。恍惚间,忽然想起一个词——远方。想去远方,就这样永远一路都在旅途上。远方到底有多远,远方究竟有什么呢?说起远方,总会浮起诗意的氛围,总想着远方的某个地方会有桃源似的落英缤纷,有最纯净的生活。而我,总是想象自己正在奔向远方,开始喜欢火车奔驰的意象。在钢轨上,我可以快意地奔向远方,一路穿过高山、田野、河流,领略无数的风景,完成最诗意的旅程 

    但我永远无法领略许多风景,我只是被圈在一个地方,每天做着相同的事,极其平淡无味。远方,对于我,永远只是个梦想。最后,我知道了,心灵的远方才是重要的。只要内心拥有那样的温暖,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现在,我该做的就是寻找属于自己的温暖,构建一片温暖的内心世界。用温暖铺开钢轨,用温暖催动火车,带着我去那个永远宁静、充满光彩的远方走走、看看。

中国制造,中国速度,通宝JCJZ口罩走向世界。

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李博士儿女为通宝制造JCJZ口罩宣传并使用。

把口罩制造成艺术品

高速生产设备

标准、规范、整洁、高质量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