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疫情反复无常、打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节奏。这不,原先盛指姐一直惦记的自驾去新疆走独库公路和北疆之行的计划随着乌鲁木齐疫情形势的发展彻底变成泡影啦!😢

时间可不等人哪,已经进入七月份了这可是旅游的最好时机呢!错过了就只有等明年啦!上青甘大环线!——盛指姐的儿子黄盛提出了新的出行方向!哪还用说嘛,坚决同意!!!黄盛提醒我们此行至少得15天,并且做了大量细致充分的准备工作:印制地图、规划线路、发布攻略;统一订购抗高原反应食物及药品(红景天胶囊及口服液、葡萄糖、氧气瓶,杭姐还给每家买了薄荷膏)不断提醒注意亊项和完善准备工作。我们自备了充足的水、方便面等食物,带上了保暖衣物、硅胶套鞋、更是带上了鲜艳的服装、纱巾彩带和头花准备美美地照像呢!

七月二十六日,第一天


各路人马聚齐昆泰,临行前留个影,西行序曲开始啦!

介绍一下队容:我们此行共五对夫妇加上盛指姐的儿子黄盛共十一人,除黄盛外均为六零后和准七零人员。


三辆车向南经京藏西五环京港澳京昆一路西行,黄盛为司机载盛指和黄哥夫妇的车打头阵;第二辆车载我们夫妇及李哥、李姐夫妇;第三辆是本队最年长的王哥和杭姐夫妇及最年轻的培伦(冯哥)和宝云夫妇。

离京时天气稍霾但不影响旅行。三辆车都按导航的既定路线向着第一站——山西临县黄河边的碛口镇行驶。出京不久约到正定时第三辆车出现失误驶出了高速,再反复联系时始终不在同一条道路上,此时真是殊途同归呀!不一会,宝云发出了他们车已到达目的地的信息,盛指姐疑惑:“他们是飞过去的吗?”,此时我们都不相信地图了,甚至不相信自己啦!总在琢磨他们到底哪条路这么快呢?!随着目的地临近,开始淅淅沥沥的小雨也越下越大,道路也总是由于修路而临时改道,有一阵的倾缸大雨使得导航也失灵了呢!七拐八绕总算到达了黄河边的碛口镇与黄盛他们的车会合,正在停车之际王哥他们的车才匆匆驶来——嗨,我们被骗啦!

雨后彩虹,日落前在黄河边留影!夜宴迎宾楼,投宿天德合。

七月二十七日,第二天

晨曦中,黄河边挑担和卖菜、闲谈的姐妹,你不会陌生吧?
黄河边抖音美起来


早饭后,继续向南西行。跨过黄河,奔向延安,开始红色旅游!


沿着黄河边山西段的沿黄公路还没有修好(两年前我们曾走过这条到处在修的公路),总是绕路,颠簸泥泞、尘土飞扬非常难走,车速也提不起来。


途中遇薛姓村。山西的薛姓地名挺多的、感觉姓薛的人也较多,可能都是薛仁贵的后人吧!


从吴堡过黄河到陕西段。哇,这公路又宽又平,真爽!

中午快两点了赶到了延安,这是沿延河蜿蜒的城市,街道并不宽阔找个停车地点不容易呢!
好不容易停了车他们全在干吗?——找吃饭的地方!

吃过午饭,先去王家坪。


王家坪曾是1937年到1947年期间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和红军总司令部的所在地。

王家坪毛泽东故居前
毛泽东旧居内的办公桌
当时的核心机构

枣园是1944年至1947年3月中共中央书记处所在地,这里的土窑洞居住过缔造了新中国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他们的丰功伟绩让我们永远缅怀!

这个亭子是当年毛主席与斯诺谈话的地方
这里是当年指挥战役的重要场所
路上偶遇打腰鼓唱红歌的艺人

晚饭后住宿枣园附近的旅馆里,由于标间不够,盛指姐家和宝云夫妇两家住窑洞睡土炕,夜晚洞冷炕湿,他们没有休息好呢!



七月二十八日,第三天

简单早饭后直奔延安宝塔山。在延安市里开车不太容易,按导航的指引还基本上每个拐弯之处都基本重复绕了两遍以上呢!终于开车到了景区停车场,服务大厅真气派!
陕西省延安市,1935年至1947年党中央和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在这里生活战斗了十三个春秋,领导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延安一直是中共中央所在地和陕甘宁边区首府,是中国革命的指导中心和总后方,是革命圣地。

延安的宝塔山是革命圣地的象征。

上山途中花正艳

向党宣誓
党在我心中
永远忠诚
爱党爱国
甘愿奉献
宝塔山上俯瞰延安城区。
塔旁林中倩影
这石马是护卫着宝塔的吗?你站这多少年啦?
来到了从小就无比向往的神圣的宝塔山得知它因塔而名,古称“丰林山”、宋代改称“嘉岭山”,山上的宝塔是建于唐代的佛塔,距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它高44米,共九层,登上塔顶,全城风貌可尽收眼底。
帅哥!
怀念延安、歌颂红军的歌曲唱起来

这是我俩的属相,来一张

哇,蹭属相!这福猪实在是太可爱啦!
看看人家王大哥!
此行的身临其境,使我感受到“巍巍宝塔山,滚滚延河水”那段光荣革命岁月,并且深切的怀念和崇敬。
镶嵌在石山中的房屋,咋进门呢?
山下还有历代遗留下来的摩岩刻字多处及范仲淹隶书的“嘉岭山”,由这些刻字我了解了“一范一韩”的历史典故。
延河桥远眺宝塔。留个影,道别啦!
在圣地吃个午饭,体验美好和幸福 ,看看我们的“光盘”!兄弟姐妹们,咱们一起走吧!

热热闹闹地吃完午饭,继续西行, 驶过昔日的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目的地:宁夏沙坡头!


山区的天气变化真快,才离开陕北的晴空万里,快到吴起时突然下起了冰雹,听听这声音,看看这冰雹!

也就约半小时时间的冰雹,过了这段路程进了几个隧道,竟然天晴啦!


到了吴起北服务区加了油,我兴致勃勃地接过方向盘当会儿司机。咦,怎么回事,后车怎么与我平行啦?李哥分析说是因为嫌我慢给压力呢!唉,不就是再快些嘛!以后这种追赶的情形不断发生,为旅途奔波增添了一些乐趣,挺好玩!


进入宁夏到达中卫遇到了第一次严格的疫情检查。按照工作人员人员要求,车上乘客全部下车登记扫码,我则扫完码按指挥将车驶入停车场,另两辆车的所有人也都已回到车前。突然老公神情紧张来叫我去大厅登记信息,说李哥和李姐被扣住了,必须全车人都到场才行!我赶紧进入大厅,工作人员只是将我的身份证查验了一下,立即就放行了。一场虚惊!回到车上大家才说起来由于我们的车是京牌,而我们四人又是北京户口,更是由于李哥李姐还是丰台区的户口!这样啊——北京的户口车牌!以后在宁夏和甘肃的地段还多次遇到这样格外关注的待遇呢!


天擦黑车进入了沙坡头住进了鸣沙客栈,这里的饭菜味道真是很不错,特别是黄河鱼烧得非常好吃,老板娘也很热情很会来事,黄哥把第二天的饭菜都直接订好了呢!
七月二十九日,第四天

度过了非常舒适的一夜,休息得很好。

早饭后直驱沙坡头景区。
羊皮筏子。它是黄河中上游两岸的一种非常重要的、原始而古老的水上交通工具,大约有1500多年的历史了。
到了景区才知道我们这些六零后不要门票。但不知是否疫情缘故,景点设置项目非常少,六零后仅能购票参与玻璃栈道索桥,杭姐和宝云用年轻人的身份证仅想玩一下滑沙也混不过去,这是很遗憾的!【涉嫌歧视老年(不太老or自己不觉得老的人),哼!再也不来啦!】

横跨黄河的玻璃栈道索桥
不知是我们胆太大还是此处黄河不够险,我们很平常地在桥上走动,根本没有感觉到惊险呢!

这张是在桥上俯视黄河岸边的苇草,您感觉出了吗?

唉,这姐俩玩不成滑沙只好留个影,等待黄盛!
黄盛滑下来啦!您瞧见了吗?
我们在烤火呢!冷吗?
再添些柴!
清清的小溪水,盛指姐这是在给儿子讲故事吗?
来,打水仗吧!
回客栈吃完午饭,继续西行去兰州!

兰州的电机厂和变压器厂是我近四十年前实习的地方,那时懵懂得搞不清东西南北,反正随着老师和同学进入工厂,印象中是火车出行还要走不少的路、好几座铁桥分不清、五泉山白塔山玩过却依然糊涂、好像总是吃兰州牛肉面和水煎包子……


兰州还是老公的老家。他跟父亲回老家时年龄太小,随着老人的逝去老家已没有至亲基本断了联系……但这一切都影响和改变不了他的血脉和籍贯 :兰州!


这些渊源和情怀加深了我们对兰州的怀念和向往!

下午约五时我们驶入兰州,倍感亲切呢!城区的立交桥依然极易出错,导航下我们又是绕行了两遍才走对。黄盛已网上订好太阳能国际大酒店,看到酒店前各国国旗甚至还有联合国旗,李哥有点不敢开进了——是这里吗?

看看大堂经理

办理完住宿手续后,就迫不及待地奔向不远的牛肉拉面馆。

夕阳下黄河边匆匆赶去吃牛肉面的我们

王大哥和杭姐
兰州,这可是你的老家哦!
我们到牛肉面馆啦!
我们吃上牛肉面啦!
看看我们的吃相
黄河边赏夜景
这哥俩陪着我们漫步兰州黄河畔
炫彩的黄河边

中山铁桥

白塔山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快到晚上10点了,得回酒店呢!六个人打车不太合适,咱们坐公交吧!公交车很方便,也有人主动给我们指路,很顺利就回到了酒店,快乐而美好的一天结束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