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的文字癖好者们(读者朋友们)以及跋文涉字的男读者和女读者们,最近我是很少喂字养文了,是吧?


      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的思想王国里出现了母语文字的饥荒和美式文字的挑衅,这是supercalifragilisticexpialidocious,后期我还会专门写《论supercalifragilisticexpialidocious》一文,目的是检验我国广大学子多年学英文的价值大小,至于读者们在读的时候口腔的肌肉会不会因为这个单词而拉伤,这就不是我能力所能及的事情了,为此我会感到羞答答的忧虑感。


     然而,最主要是因为我在向我厌恶至极的文字们耍脾气,加点儿扬州人语言体香味儿来说就是:不得命。废话到此就该死了,就听我讲个故事吧,就讲耍脾气的故事。


     据我个人信口开海,在很久很久以前和很远很远的将来以及还有夹在中间的当下,有的时候和非有的时候,生活中都有太多耍脾气的人,也都有太多的人耍脾气,因此脾气不知不觉就成了人类最为流行的玩具。人,动不动就耍脾气,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后来耍脾气就成了一个专有名词,开始在语言的王国里招摇撞市起来,玩起了作死的自我介绍,它开始在文字王国里这样介绍自己:


      我叫耍脾气,正确的读音是[shuǎ pí qì]!!


      我作为耍脾气,是一个汉语词汇,拼音是shuǎ pí qì,释义为发怒,使性子。


其实很多男孩子都不知道,女孩子在冲他们发火后自己却转过身不断啜泣。其实很多男孩子都不知道,女孩子从来不会真正生他们的气,因为她是真的喜欢他在乎他。至于说那些统治阶级耍脾气,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鬼才知道呢,至于人倘若知道了也得不知道。


其实很多男孩子都不知道,女孩子只会对她自己喜欢的男生唠唠叨叨,也只会对自己喜欢的人耍性子。你要知道,假若她不喜欢你,她根本不会来在乎你关心你,她是怕你做错事情!这些奇怪的笑话式的闲话怪论是只闻其文从未见其面的度娘说的,我是原原本本作了徇私舞弊的抄袭,没关系反正这不是进京赶考,皇上也不会砍我的脖子上面的东西,再说了皇上早已经不在了,当今只有日本还有个天皇阁下,英国有个女王陛下,据绯闻造谣报道,这两个家伙曾经是两口子原本同居住在一起的,后来因为彼此耍脾气,就分居了,一个耍脾气搬迁到了东边过起了单身的日子,另一个更是耍脾气爱上了一个人的生活,他们如今孤独终老,老是怀念没有耍脾气时候的日子,可惜的是那些日子好像私奔了,很不愿意再回到他们的身边。


       现如今,美国又开始耍脾气了,没人理,越耍越得劲儿,请继续耍,因为耍脾气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虽然很作死,但是快乐和作死同行的时候,快乐是优先于作死的,因为这是不公平最喜欢搞得鬼。


       恐怕可能,世界的各国人民还不知道,美国在冲世界耍脾气后自己却转过身不断啜泣,因为他发现自己成了一个世界“渣国”,没有任何国家再爱他了,即使一些很丑的国家也远离他,他的一些前任们开始大声骂他,暗地里还把他的宝宝的姓也改了。其实很多时候美国都不知道,世界各国从来不会真正生他的气,因为他是真的耍脾气耍成了流氓。


      其实,很多时候美国都不知道,世界各国只会对他们自己喜欢的国家礼尚往来,也只会对自己喜欢的国家谈感情。要知道,假若一个国家不喜欢一个国家,它根本不会在乎你的脾气,不理你,如果一味耍脾气就要当心被群殴!


      故事结束了,这就是耍脾气的故事,这个故事是supercalifragilisticexpialidocious,没听过吧!


      没听过吧?第一次听吧?听不懂吧?那怪谁呢!哼。


      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应当一起小手儿拉起小手儿来,先“早恋”起来,世界各国也应当怂恿和煽动这种早恋,并且请一起耍脾气吧,不过请先向美国可爱的总统先生以及其带领的那些假老师们说一声:


     老师好!老师您辛苦了!


      然后,先非常缓慢地把教科书拿起来紧接着要十分迅猛地全部扔上去,砸他们的脑门,最好是在没有找到钥匙之前提前砸开他们的脑门,请继续接连不断地扔上去,就这样再扔,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砸的时候,劲儿要大点儿,而且要准点儿并稍带点儿狠劲儿……


      这个故事的最后插叙,也没听过吧?没关系,谁管你听过没听过呢?反正我是不负责任的,我不过是个运载文字的平板车而已!你之所以会目睹这些凌乱不堪与莫名其妙的残文废字,也许是由于你的眼睛带你走错地方了,你不该看的,你已深陷茫茫的文字荒漠之中。如果你确实在这无聊的文字荒漠之中迷失了方向,那你就大声地反复地喊吧:

警察叔叔,救我,救我!我被万恶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给绑架了!

我怎么办?我没钱,我的名字叫人民,无论是哪国的人民都很穷,经不起任何绑架。

然而,谁又能怎么样呢?

反动的政客往往以绑架和掠夺谋生!


                 20.8.27写于对美国霸凌主义和世界一切反动派政客的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