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澎壁生辉

编辑:澎壁生辉

摄影:澎壁生辉

配乐:澎壁生辉

  老王给局长,刚刚送了点礼。在月饼盒里放了五万块钱,平时冷眼相看的局长,喜笑颜开,一句一句的不要不要,可直勾勾的眼神,一直没有离不开那个盒子片刻。“放心吧老王,空的科长的位置,非你莫属。论资历,论文凭,论人脉,你是最佳人选,你就回家等着好消息吧。“谢谢局长,谢谢局长,有劳您费心了,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请局长收下。”老王一声声的谢谢着,点头哈腰,一步步的退出门外。

“老王,有空来坐”。局长随手带上了防盗门,屋内响起了他开心的笑声。下了楼,老王直起了腰,挺胸抬头的前行着。这回终于可以当上小科长,回家再不用听母夜叉,那没天没夜的唠叼了,说我是窝囊废,工作半辈了,也没混上一官半职的。从今以后,老了也当官了,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你以后也是官的夫人了。


回想起刚刚那一刻,局长那贪婪的目光,那可恶的嘴脸,老王就深悟痛心。还有那辛苦半辈,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那五万元的积蓄,老王也是心疼,那可是一搭厚厚的人民币。不过,想了又想,现在这个世道,不整点歪门邪道,也跟不上时代脚步,终被社会0uT了。今后的前途一片光明,幸福美满的日子,已经向我招手了。老王还是心里高兴着,“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吗,”老王自我安慰道。

  老王,哼着小曲,一路前行。路过楼下的彩票站。那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早已挤破了彩票的小屋。老王心里也跟着痒痒起来,今天是个好日子,办事也特顺利,何不买张彩票试一试,碰碰运气,说不定也能中个大奖。“来,美女,机选五注。”“好的,请你收好彩票,妥善保存,祝您好运。”打彩票的小姑娘,笑盈盈的说着。”如果中奖,分你一半”,老王调侃着。“说话算数哟,我等着你,”姑娘也打趣的附合着。


好运来了,挡也挡不住。这句话用在老王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第二天一大早,老王就去彩票站了。彩票站大门口,那红色的拱门上方,本站喜中五百万,那几个字,特别显眼。当老王一个数字一个数的对完后,老王万万没想到,中奖的却是自己,他揉揉眼睛,掐掐鼻子,像是做梦一样。当他一而三的再次确定后,真的是自己的时,他、忘乎所以,被喜悦充昏了头脑,他高兴的跳了起来。“我中奖了啦,我中奖了啦,”他兴奋的大喊着。他要让全城的人,都知道,他是世界上,最幸运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高兴之余,他发现自己失态了,赶紧捂着嘴。急速的离开了彩票站。

可他万万没想到,在这人群之中,却让一个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一个完美的计划,正在她的心中形成。这个人,就是局长的女秘书,年轻漂亮,美丽妖娆,气质非凡的曼丽。自由当上了城建局局长的秘书后,就与局长狼狈为奸,贪污受贿,数额巨大。在局里大家都心知肚明,实为秘书,其实就是局长包的二奶,仗着局长的宠爱,胆大望伪,贪得无厌,就是一台收钱的机器,而且胃口越来越大。眼下,局长快要退休了,现在银行存款都实行实名制,最近省纪委,又正在各地监督视察,风声正紧。所以千方百计的想着办法,把贪来的钱款,通过正规渠道转移出去,还能名正言顺的不露马脚。听到老王中奖了这个消息,曼丽心生一计,机会终于来了。

这个人,就是局长的女秘书,年轻漂亮,美丽妖娆,气质非凡的曼丽。自由当上了城建局局长的秘书后,就与局长狼狈为奸,贪污受贿,数额巨大。在局里大家都心知肚明,实为秘书,其实就是局长包的二奶,仗着局长的宠爱,胆大望伪,贪得无厌,就是一台收钱的机器,而且胃口越来越大。眼下,局长快要退休了,现在银行存款都实行实名制,最近省纪委,又正在各地监督视察,风声正紧。所以千方百计的想着办法,把贪来的钱款,通过正规渠道转移出去,还能名正言顺的不露马脚。

听到老王中奖了这个消息,曼丽心生一计,机会终于来了。在老王没有去兑奖之前,赶快下手为强。、她立刻就给老王打了电话,说有好消息告诉老王,说老局长快要退休了,市委正物色人选,老局长决定提拔你为下任局长的人选,快来喜来登酒店面谈。老王正在回家的路上,准备把中奖的消息告诉家人。一接电话,老王心喜若狂,从科长直接到局长,彩票又中了五佰万。真是好事连连,一桩接一桩的。不回家了,直接去酒店,谈妥了事情,回家一起告诉家人,那可是喜上加喜。可是老王轻念一想,那小狐狸精平时就诡计多端的。这不明摆着,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啊,又不知耍出什么花样。这场鸿门宴,还是小心为妙。心里暗暗嘀咕着。

  喜来登酒店,富丽堂皇,只有市内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才可以进此消遣娱乐。老王东张西望的瞧着,幻想着自己马上也可进进出出了,那心里别提多高兴。于是摩仿起了局长的走路姿态,舔着大肚子,手背在后面,迈着官方的步伐,一步步摇摇晃晃的走起,幼想着身边美女如云,那才叫一个幸福呀,那才叫一个浪,老王美的,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曼丽小妖精,今天穿的特别性感妩媚。心急如焚的,坐立不安的坐在那里恭候着。“来来来,王局长,现在叫的有点早,不过那都是早晚的事,提前叫着,就当练习一下”。

小妖精那嘴甜甜的叫着。老王乐在心里,表面却不动声色。只是用微笑代替回答。心里在想,这小妖精,不知葫芦里又要卖的是啥药。“王哥,咱们都是上下级的关系,也不要说那些无用的嗑了,开门见山,我就说了。听说您刚刚中了彩票大奖,恭喜恭喜呀”。“哟,消息这么灵通,刚刚才有的事,你就知道了,真是厉害了呀”。一提这事,老王就沾沾自喜。“王局,把你那张彩票卖给我吧,五百万的彩票,扣去百分之二十的税,你只能得到四百万,我出四百五十万给你,你看怎么样。另外,局长的那个事情,我会帮你在市领导面前多美言几句,我的关系网,你也是知道的,你当局长这事,基本八九不离十了,板上订钉的事,已成定局了”。

听到这话,老王心里的如意小算盘,早已精打细算着,这桩买卖到底合不合算。马上当了局长,四百万瞬间多了五十万,这可以天大的好事。小市民没见大世面的心态,马上暴露无疑。官运钱财,在心里作崇着。“既然美女,这样爽快,我就恭敬不如丛命了”。老王慢悠悠的说道。我现在就往你的卡里打款了,小妖精拿起手机操作了一翻。随着手机滴哒的提示音,款已到帐。“来来来,王哥,我们庆祝一下,今天周六,咱们喝上几杯,放松一下,以后当上局长,请多关照一下小妹哟”。

  老王这一觉,睡到晚上六点多。脑袋一片空白,只记得中午那顿酒喝多了。那小妖精真是女中豪杰,酒桌上那一套,并非浪的虚名,外交业务那套,真是没得说。几杯下来,自己早已醉意朦胧。至于怎样回的家,睡在床上,这一段几乎就断片了。老王看了看时钟,老婆大人还没有下班回家,先看看新闻吧。


“ 现在播报本地新闻,福利彩票双色球,昨晚开出大奖,我市一彩民喜中五百万,与过去领奖者总是遮遮掩掩,全副武装有所不同,这次领奖者,于今日下午去省福彩办理了手续,大大方方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于守财,在市城建局工作”……老王砌砌底底的蒙圈了,一听到于守财三个字,老王惊慌失错,十几分钟没有缓过神来。局长大人,你这是唱的哪出戏。老王思索着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理顺着。终于恍然大悟,套路,套路太深了。原来局长大人买我彩票,是为了洗黑钱。和小妖精一起演出了一台双簧戏。把他俩贪污的钱财,名正言顺的消灭掉,这一招实在是高明之处。 绝不能让你这个贪官,阴谋得逞。老王拿出手机,拨通了纪检组组长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