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真的有很多名字。身份证上的名字是我的实名,是父母为我起的名字,标注着我的籍贯我的出生年月,还有我家乡以及我的祖祖辈辈。
  记忆中,我的第一个网名,居然是六小包子,有人戏耍说:是六个小包子吧?难道你是做包子店的?我觉得十分可笑。
其实,六小包子是我在“榕树下”文学网站的第一个网名,六小取自六小龄童,是孙悟空的演员,包子,包公,我喜欢仗义,喜欢公道,因此而取包公,可是那时候,我年龄小,不能是公公,只能是子辈的,因此而取了网名:六小包子,说到其原因,其实就是我的个性正直忠厚,喜欢打抱不平,又与我坎坷曲折的文学梦大有关联。
在冬日的阳光下,青春的渴望是否插上了梦幻的翅膀,在天南地北翱翔?让我们静静地梦想,梦想洁白的雪山下绿草如茵的牧场,梦想丹顶鹤以落日为背景掠过摇动的芦苇荡,梦想鱼舟在江边的薄雾中燃起袅袅炊烟……这就是我的文学梦,一种由来已久的恒定和执着。
我童年的时光,是在痛苦中快乐着的。爷爷去世得早,最小的叔父都没有见过我的爷爷,我的出生给了奶奶和全家人莫大的安慰,全家人视我为宝贝,都呵护着我爱护着我。
  我的奶奶每到夜深人静时,总是在我面前轻轻念起潮州歌谣,帮我的入睡,如今想起来,那声音很好听很美妙。"秀才郎,骑白马,去英塘。英塘英塘翁,一群娘子来载金,载无金,载观音……","天顶一粒星,地下开书斋。书斋门,未曾开,阿弟拼爱食芫荽。芫荽未曾熟,阿弟拼爱食厚肉。……"这些美妙而又带着艺术色彩的歌谣,在我童年给了我文学的启蒙。
那是桂花飘香的时节,读大学那一年,当月儿一天天丰满起来的时候,身在异地求学的我意气风发,踌躇满志,情绪到了最高昂的时刻,校园中总是见到我忙碌的身影。
  当月儿将月光的清辉撒向大地的时候,我作为文学社首任社长,召集同学们在天台上召开文学社成立大会。女同学手里拎着一大袋的月饼和糖果,还突发奇思用红色塑料桶盖在蜡烛上面,气氛很是温馨,好心的男同学准备了录音机,播放美妙动听的音乐。大家兴致勃勃,还玩起了老鹰抓小鸡,一边赏月一边谈家常叙述文学心得,很是令人难忘。
寒风刺骨的日子,天空很浅很蓝,几片野云无形无状地飞着,此时昔日的喧闹声就像夏日海边的笑声,随着浪潮越卷越远。窗外,冷冷的寒风,把路上的灰尘,夕阳的余晖一起吹尽。
  文学社真的散了,好多人都离开了我,我孤立无助,有如汪洋中的孤舟,随风飘荡,也不知要去哪里,不知路在何方。我把温馨的往事留作心底一道深刻的回忆,在回家养病的时候刻苦学习电脑,以后便在网络世界继续追求我的文学梦。

我是被文学社的朋友们的文字感动的,每次一个人在家孤独无助的时候,我就爱不释手地翻阅朋友们的文章,文字里对生活的描写,对幸福的向往,对爱情的渴望,真实而且熟悉,我常常感动得流泪。
  于是,我拼命学习打字,把朋友们的文章打进我的电脑里,开始时两个月才打完一首诗,我就翻字典,看全拼,熟悉组词,速度越来越快了。朋友们的文字装满我的电脑文档,可是没人欣赏,只有我一人孤芳自赏,我觉得应该让更多的人看到我的文字。
于是,在一个春日的傍晚,从广州回来看我的柯檬告诉我:他在广州办的“窗外”文学社也散了,好多好友都在网络上发表文字,也有很多人成功了,他自己都在“榕树下”开辟了个人主页。
于是,我开始在网络上闲逛,我找到了榕树下,首先得给自己起个名,就六小包子吧,学习六小龄童,学习包公,做公平正义的继承人。
  又有人笑我了,你吃了六个小包子吧?哈哈,我笑了。我是在榕树下发表了几篇文章,主要是爱情和生活方面的,可我觉得不合适,看的人少,更何况并不完全是文学创作的。
于是我放弃了,跑到了好心情美文站,这名字我喜欢,我最需要的就是好心情,我又给自己起了个名:乌青搭档,我潮州话的意思是:全身都被人打成黑一块青一块,很痛很难受了。
这网站好,家庭生活的,爱情感悟的,亲情恩情的,什么都有,读起来很受用,而且我开通了个人主页,《珍爱老公的一生》成了精华作品,太开心了,我几乎每天都可以发一篇,比在报纸杂志发表文章要快得多了。
“人生路上 柳色青青,每一个驿站 都植满,折柳的故事,聚散离合 一如,花开花落,装满人生风景线。”我是六小包子,尽管那时候我的网络文学创作还不算成功,但那是我网络旅程的开始,从此之后,我开始了我的网络文学旅程,开始了我人生新的生活。
我在“红袖添香”上开设了个人主页,在新浪博客上发布了300多篇精华作品,我在博客上是小浪,小小浪花,激荡起生活的丰富内涵。
  我歌颂女性,弘扬真善美,紧跟时代的主题,在可歌可泣的文字中,给人一种精神上的享受至关重要,我写写停停,竟然写成了我情愿作文学灵魂上的牧羊人!
离开了新浪博客之后,我用了两年的时间调整心态,尽情地玩。就在那年春天,有朋友阿生组建了南方婚纱模特大赛,请我去参加,我发动了我娱乐界的朋友,真的美女如云,一些企业老板便请我做领导组建了联谊会。
  这一下,我每天玩乐于山山水水中,总有一群人跟着我去游泳、去郊游,去烧烤,去打球。在海边,海水浸泡着皮肤,感觉很清爽,在山间,烫手的番薯从地下挖出来,吃起来蛮香甜的。
经过努力之后,我决定在阿清的酒店召开联谊会联欢活动,好多的人啊,有老人,也有小孩,有歌星,也有学生,有帅哥,也有小伙子,都是我的朋友了,我建议大家喝酒唱歌,欢度良宵。
可惜,好景不长,内部机构和因结婚就业的问题,联谊会比我原来的文学社散得更快,一下子化为子虚乌有了。只是,我在活动中增加了很多的社会经验,有了很多的创作题材。
有了很多的人生体验,我便勇敢地拿起笔,写个不停,不断地在报社杂志发表了大量的散文、诗歌和小说,每篇都是那样精彩,每一句话都是对人生的彻底感悟,我郑重地把所有发表的文章用照片册保存起来,一本本装进我的书柜中,哗,满满的一书柜,全是我的文章,数一数,竟有20多本,500多篇作品。每次回家随意拿起一本,我便陶醉了,同学说:那可是我的成长经历,是我的成就,是人生的写照。
那是一个细雨纷纷的夜晚,我正在看一出优美的潮剧,我被演员的精彩演绎感动着,友人打来电话,说是有美篇可以发布文字欣赏美图,我便开始了美篇的创作之旅。
  给自己起一个什么名字呢?我想起六小包子,可是,六小包子太年轻了,尽管充满正义感,但也要切合我的需要,于是便想到空心木头,空心菜,金庸武侠的英雄,菜与“蔡”谐音,去掉菜,成了空心,木头,我是在一部抗日电影中看到的,木匠木头为了战友的安全,牺牲了自己,成了英雄。
六小包子成了空心木头,挺好的,同样充满正义感,依然在生活快乐地活着,只是多了成熟,多了生活的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