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茫着的光

从树冠的暗涌里抖动卷刃

一条草路开口说话

此时的大地和山峦是安谧的

吐血的河流

踏破并未隐匿的孤独

花朵在散场前

借风力把身子绷成一张弓

它的暗香依然清晰可辩

蕊层与骨骼

翻过高处的微光

和踱出门栏的人

纵然一跃

拓垦着夜的淤泥






四野的晕被黑布蒙住

憨厚老实的露珠

扑闪着迷离的目光

你把八月走失的水分

以及昨夜的酒气

在仅能仰视的月光下

偷偷放出去再背回

暗哑的昆虫

在夜的白唇幻像里抵达

并在肌理颤音里完成征服

你远离麻木的人群

源于手臂上疤痕的处境

还承袭了指缝中

果实成熟后的虚构事件




一个个镜框中的人物

圆满诞生又碎片似的落幕

但你不想抖出

那束玫瑰渐稠的重量

过去的时日远比斗笠还轻

让你在旷世以身为饵

且嵌入秋水的歌音

独钓人间古老生活的技艺

麦子和森林的弧线源自掌心

并非靠一支笔与薄力的诗

按图索骥回到故乡的

忧郁之花的原本

半敞的线衫晃动于山水之间

慷慨的喜伤并未停止蔓越



你确定你的到来

这些仙花会水鸟般群起

微光和星辰闪烁于更高处

以呼应梯田一样倾斜的乡愁

放出骨血里的祈祷

而眼中的浊泪却开始嚎叫

渡口归来或远离的人

终将如草籽散尽

每一座高山悬出柏松

每一条河流都义无反顾

即使你仍是二手空空

知道下一刻

陆续有孩子跟在大人后面

被系着花香的土地吸了进去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