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风八级

文学

一阵风吹来,好像夹杂着一种味道,一种难以抗拒的味道,那味道比风还强劲。舒敬的一位铁哥们皇福的话舒敬一直比较信服。有一天皇福对舒敬说“现在的男人没有几个”,还又停顿了一下,像是强调似的“没有十几个女人,那就是有病”。舒敬不以为然的接了一句“净胡扯,那不乱了套了”,皇福接下来的话着实令舒敬云里雾里的。说来也是巧了,有一天舒敬单位的一个同事也提起了这个话题,而且和皇福说的内容完全相同。舒敬就奇了怪了,他们两个人根本不认识,也不可能有任何联系,咋说出的话如此雷同真的令人吃惊。这回舒敬开始了半信半疑了。舒敬还是想人言可畏呀,把握好自己吧,其他人的事管他呢!

舒敬单位一位退休的老领导在任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要记住什么事都可以管,别人的隐私千万不要窥探,要尽量回避,更不要说议论了”。舒敬当时理解隐私就是一个人的个人空间,个人空间如何窥探呢?这个理解因一件突发事件被改变了。一次集体活动结束了,领导告诉机关的同志们,大家可以安排自己的事了,意思是说可以回家处理个人私事了。前一天领导给了舒敬一个“活”,起草一份市里纪念某个节日他的讲话稿。舒敬就没有回家,在机关起草这个讲话稿,完稿后打印了一份送领导审阅。当他推开领导办公室的门,眼前的一幕令他惊呆啦,他在进退两难的慌乱中将讲话稿放到领导的写字台上转身退了出来。舒敬回到办公室还没有缓过神来,办公室电话响了,一看对方正是领导的号码,急忙拿起电话就听到“讲话稿写的很好,可报办公厅一份,辛苦你马上报去!”没容舒敬说话对方就撂了电话。

舒敬去办公厅送稿,一路在想怎么会这样呢,另一个场景出现在他的眼前。不久前的一个下午他去市里参加了一个会议,会议结束时刚刚过三点,他径直回到到单位,准备向领导汇报会议精神,因为舒敬有个习惯,叫事不隔夜,他认为这样处理的事情能够保持原汁原味。刚刚来到门前,突然领导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女人衣冠不整的跑了出来,与舒敬差点撞个满怀,直奔电梯而去。舒敬的眼睛一扫,心里在想这不是领导的学生吗。联想到这一幕,舒敬回味着铁哥们的话。铁哥们的论点,发生自己眼前的论据,是在证明他们的说法吗?

  那一天以后,舒敬与领导的关系开始微妙起来。舒敬即使再展现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的那池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他也不轻易去领导办公室了。领导见到他也越发客气起来,那种原始的自然交流已经丧失殆尽。

  没多久,舒敬的一个同事,也就是和他谈论世风的那个同事的一个企业界的朋友来了机关,他给舒敬介绍说是某个洗浴中心的老板。寒暄过后这个老板就直接邀请舒敬去洗浴中心泡温泉,舒敬真的是喜出望外,因为这几天确实是想泡泡“堂子”了。距午餐还有一段时间……。   

来到洗浴中心,按照洗浴程序一应完成。那个同事告诉他去休息大厅休息一会并一起前往休息大厅。这个洗浴中心规模不是很大,所谓休息大厅就几张床,当时是上午整个大厅也没有其他顾客,大厅紧邻更衣室。来到大厅一名服务员就非常热情的迎了上来,舒敬的同事“嘟哝”了一句什么就离开了大厅。这时候整个大厅只剩下舒敬和服务员两个人了。服务员一番嘘寒问暖后就直奔主题“大哥,来吧上床,今天小妹妹给大哥松松筋骨,放心这里就我们俩”。舒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大脑转数达到了极限并略显斯文的说“谢谢小妹妹,今天大哥没有心情,下次我自己来再和小妹妹好好的聊一聊”随即回到更衣室换上了自己的衣服,也没与那个所谓老板打招呼,更没找他的同事,自己径直离开了洗浴中心。  

  走出洗浴中心,一阵狂风夹杂着豆大的雨点给舒敬浇了个透心凉。他在想,我也是经历了从山下乡到基层一线,从企业机关到党政机关多个岗位的风风雨雨走过来的老战士了,这点风雨不算什么,就算洗了一个冷水澡吧。不过还是没有遇到过如此“套路”的洗礼,回想到同事的“导语”和洗浴中心的“回避”,不得不倒吸一口凉气。

  

        好久没参加同学聚会了,正巧一个同学的孩子结婚,舒敬的同学一应前往祝贺。同学们充分的利用了这次相聚的机会,喝得酣畅淋漓,说得嘁嘁喳喳,有一个同学提议说什么同学必须压桌,其他客人不离席,我们不许散。一场婚礼酒喝了三小时还意犹未尽,提出倡议的同学又开喊了“同学们,咱们佳怡同学请大家唱歌,现在我提议收杯,幸福万年春歌厅一个不能少”,一阵呼应声后,大家都起立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纷纷着装迈开了松软的腿……。

        幸福万年春歌厅金碧辉煌,一个容得下百余人的房间,仨一群,俩一伙的同学相互搀扶着走了进来,散落于四处。舒敬也整了不少酒呈微醺的状态,似乎有些睡意。有一个同学来到他身边耳语了几句,他似懂非懂的应付着,忽然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艳舞!”舒敬这句话说的十分清醒,没有感觉喝多了酒。那个同学点了点头,一副肯定的面孔。舒敬这才感觉气氛不对,男女同学在一起看艳舞?不行!咋整呢?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就和提醒他的同学撤了出来。因为提醒他的同学也是国家机关公务人员,这里说明了他具备一定的政治敏锐性。后来舒敬在与出资歌舞厅艳舞表演的同学交流中得知,真的有两个陌生人陪同歌厅老板巡视了一圈,好像在找什么人。

据参加全程活动的同学后来说,那天好像有一个舒敬单位的人来过歌厅,他隐隐约约认识这个人。舒敬在想他怎么知道我的行踪呢,还好我俩及时退出了。刚刚回到家里,只见窗外乌云翻滚,狂风大作,真的庆幸自己的选择。


       

  

  那一日,办公室发放办公用品,是一个鼓鼓囊囊的洗澡兜,打开一看洗化用品一应俱全。办公室主任随即送来一个报销单放到舒敬的办公桌上 ,4000余元的金额,各种办公用品明细具体:拖把20把、档案盒100个、苕苕20把、圆珠笔若干……。

历史上顺延下来的舒敬这个职务参与管理,但按规定不是最终审批权。不过按当时情况比较特殊,主要领导还担任政府一个的部门一把手,二把手还退休了,无形中舒敬成了延续下来的最终审批人。看到如此报销单,舒敬问了一下办公室主任,主要领导是否请示了,回答十分肯定,他知道!舒敬告诉他报销单先放这里,我问问领导再说吧。

不行,规定八项严格明确,难道领导?舒敬一个电话打过去,得到的答复是,司机刚刚送到他那里一个洗化兜,正想问问咋回事呢?没有请示他!

结论:两头骗!这才使舒敬联想到自从这个人担任办公室主任职务以来的几个怪现象。

——给新调来的同志安排购买计算机,不用任何人参与,连运输都不用单位车,都是自己一手处理。

——外阜学习考察,一个团两个标准报销,一件事现金、支票两种支付手段,现金部分自己独立办理。

——印刷打印费用独立经手……。还有若干……。舒敬懂了,自己在与狼共舞。

  与领导“沟通”后,舒敬长出了一口气。把那位办公室主任叫到面前,告诉他机关报销审批以后不要找我了,已经领导同意,由领导亲自处理……。舒敬的话音还没落地“什么?你以后不签字了?全指你挡着呢”这位主任竟然脱口而出一句真心话,令舒敬目瞪口呆!此时,窗帘被一阵狂风吹起,这位主任自知说走了嘴,下意识的去帮助舒敬整理窗帘,顺手拿起报销单退了出去。从此以后,舒敬参加任何会议和活动都直接体会到他曾经的曾经的位置就无从谈起了。舒敬在与领导沟通的时候从领导的嘴里得知了他也曾经不止一次的“打劫”于领导,劫过“皇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