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七夕的夜,月色刚淡,风儿轻轻,翻翻水浒,再说好汉,好汉与英雄有了区别。水浒,我儿时的好汉梦,那会儿的英雄梦,孩子眼里的水浒好汉都是英雄。但岁数大了,看了更多的人性,看了更多的水浒,大人眼里的英雄和好汉有了区别,他们是好汉,不再是英雄,只有沾了血的人在书里才被称为好汉,作者不再说他是英雄。

好汉林冲,活得阴暗、窝囊、猥琐,那个帅气、英武、担当的林冲没了。买刀是为了巴结太尉;休妻是为了保全自己;杀了那么多人,却直到最后也没有杀自己真正的仇人高太尉。

好汉武松,活得江湖、无知、变态,那个大碗喝酒、吃肉、打虎的武松没了。醉打成了江湖恶斗;血溅成了滥杀;和嫂子的关系成了得而不成的变态。

那个及时雨宋哥哥就更不要说了,所有比蔡京、高俅等等更丑恶的事他都干了,兄弟们的鲜血染了他的帽子。

作者为大家讲了一个水浒,也讲了一个百种人心中的水浒。七夕夜,聊这打打杀杀的水浒,不是我不浪漫,是浪漫会杀人,更不要说浪漫会用无知和愚蠢去杀人。理性水浒的那个作者在教你与人为善。小小水浒里也许只有鲁达佛前的阿弥陀福才是作者真正告诉你的水泊梁山,出没风波里小七那最不浪漫的小船才是最浪漫的水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