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没有七夕的概念,只知道阴历七月七。那天,我会翻山越岭步行几十里赶到黄河边的洛峪村赶庙会,虽然口袋里没有几个钱,但是吃个三分钱的冰糕和买本图画书(小人书),就满足的像过大年。当然,那天被雨淋是肯定的,既便是火红太阳天。老人们说,那是牛郎织女在哭。

长大后,因本人木讷,缺少情调,也从未经历过七夕带给的快乐。不知何时,它成为了情人节,虽有心,但不愿,也不会,惟愿为爱相守。

七月七一样快乐浪漫,特别是约几老友,小酌两杯,那种情调和温韾便满满于心,浸润灵台。

醉意渐浓,弄首小诗。也算是给美篇的作业吧。

有鹊搭桥助情人,

缘来缘去铸爱魂。

再述风云续厚恩,

会君舟梢月正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