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今年的新冠疫情蔓延,出游的情绪一直被封闭起来;盛夏的七月,基本上没有了病毒的追杀,我们打算利用10天时间,游走山水之间,吸纳一点点天地之能量。


浙江,吴越文化的源头,虽然离我很近,以往只是零星去过几个地方;浙江七山一水二分田的地貌,隐秘于其间的人文历史,散落在各地的城郭村落,自古以来,这都吸引着各路旅游爱好者。

就像股票被压抑久了,来一次报复性的反弹,自驾出游也算是大家全身心的释放,“一日看尽长安花”。


随行的几位资深美女早早地盘算好路线,上海出发、从诸暨开始游玩,中间途径横店、温州永嘉、雁荡山、丽水云和梯田、古堰画乡、仙都,去一趟义乌商贸城,收尾在绍兴古城;前后跨越的九个地方,各具魅力,无论自然景观、还是人文风情。

世上最著名的美人计在此上演,一双笑靥才回看,十万精兵尽倒戈。


不仅如此,诸暨枫桥地方政府“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的政治口号唱得响亮,其他各地纷纷效仿,乃全国干部打卡首选。


我想那些喜欢欣赏美人、政治上有野心的有识之士,无不趋之若鹜。


追溯历史,诸暨,照字面意思就是诸侯聚在一起商议;春秋后期,当时越国称臣于吴国,越王勾践卧薪尝胆。


说一说那个时代的西施,一名普通的浣纱女工,西施学会了各类本领,拿到了“毕业证书”,与同村的美人郑旦一同被勾践献给了夫差;越国大臣范蠡就是改变她命运的贵人。

对于吴国来说,这位邻国进献的绝色美女,究竟是一位纯净如玉、被无辜卷入战局的水乡女子,还是一名经过严格训练的红粉间谍?今天无人知晓。


吴国灭亡,西施去向不明,有关西施的一切,就如同一条受惊的鱼,悄无声息地沉入了水底。


西施与范蠡的绯闻一直流传千古,范蠡经商致富千万,散财隐居,长命百岁,商界的圣主。

随后几天内,同行的振华同学多次提起范蠡,似乎千年神交,视为当下知己。


很幸运,我们请到西施故里最好的导游,对这段历史文化背景,我们的认知度一下猛增不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在景区看不到任何商业气氛,沿途上,没有商户小贩叫卖,历史文化、艺术被重视与尊重;正是以这样的方式,诸暨当地人表达出来对西施的致敬,这有点触动我们这些外地的游客。


毛主席曾说过诸暨是一个出名人的地方,美女西施和画家王冕都出在这里;确实如此!


西施的天使之容已逝;美,穿越时空,贯穿古今,她像夜晚的星星,若隐若现。

诸暨,有夺人眼球的网红西施,横店没名山名水,如何能名声大噪?


命由天注定,无中能生有;一位叫徐文荣小学文化的村长,从遇见谢晋导演那一刻起,横店的运道或许开始改变,这个奇迹还一路被众人见证。


在横店影视城,你亲眼目睹的场景都是假的,或者叫仿制,“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尽管是仿造,但处处给人一种人在画中的感觉,游人乐在其中。

清明上河图,一幅名画,聪明的横店人将其重现在人间,栩栩如生。

其中,两场经典剧目《笑破天门阵》、《汴梁一梦》,将观众带回到久远的年代,观赏性可圈可点。


据说横店影视城有一个名号——“中国好莱坞”,但是我们留意到,在演出剧场,每次节目开始前10分钟,小商小贩叫卖声不绝于耳,兜售冰棒之类的饮品,这不免让人大跌眼镜;其实,这里的硬件设施勉强可以接受,横店影视城的软实力诸如服务细节,离我的预期还很遥远,“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

永嘉是温州的历史、文化之根源,一千五百年前,山水诗人谢灵运曾在此为官一年,他一生纵情山水,多在浙东一带游历,这让现在的温州人一直引以为荣。


行走在芙蓉古村、丽水古街,如同穿梭时光,古老又泛油光的石头路,微腐与精雕共存的木屋,斑驳仍不减神韵的老墙,一切都是那么的古老与沧桑,定格成唯美的瞬间;远远看着,城郭、村舍、街景、田野,呈现出来一片水墨丹青的野趣。

水是知者的方法论,她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比如咆哮如雷的黄河,滚滚东流的长江,而楠溪江,委婉细长,因为这条江知道许多事情不能以硬碰硬,宁可委屈自己或拉长筋骨或曲线绕道,一门心思地奔向那自由的远方。


如果你是一个脾气不好的人,请来楠溪江走走,让她拥抱你,这里的委婉温柔,将彻底打败你的傲慢,简单粗暴。

人生的道路上,如果你觉得低矮,性格内向,请与我们一道去雁荡山,体验“山高人为峰”的快感,腰板挺直!

俗话说,不游雁荡是虚生,从喧嚣的上海,红尘万丈,来到雁荡山,一尘不染的青山绿水;人迹罕至的地方,寻一方山水,静静地发呆,不知所依的身心得到片刻的安宁。


今年雁荡山雨水稀少,清晨我们前往大龙湫,瀑布失去往年的“疑似银河落九天”的气氛,倒像是姑娘的长发,远观飘飘洒洒,随风飞扬。


我们步行空中铁索桥,身临险境,作平地信步闲庭之状,静观日出月升、风起云涌的村落,到此已无尘半点,上来更有碧千寻。

太过周全的旅行线路,不完美,外出游走略带小冒险,不期而遇,更有意思;今天,振华同学与我,互换生命中第一次,共同颤颤巍巍地走起灵岩高空玻璃栈桥,心虚与胆怯确实有那么一点点,没有裤湿,没有虚脱,一切正常!


新冠疫情让景区变得清冷,几乎看不见什么游人,这倒像是有意的安排,或许就是眷顾;漫步在这生机盎然的山道上,或许一个人走是禅意,两个人走是情谊或爱意,三五成群,悠游闲逛,那绝对是诗意。


在雁荡山的悠然客栈,我们一群人围着餐桌,品尝店主小胖亲手料理的铁皮石斛饮料,听说这里也是石斛盛产地之一。


从无锡赶来的广大夫妇,提议买几罐比如磨成粉的那样石斛,回去试用,但心有余悸又退缩了;这些年来,我们几家人共同出行,巡游全国各地,以往发生的事情,譬如九寨沟老藏医的“天麻事件”,还有,去年的青海之旅的“绿松石事件”历历在目,我们彼此提心吊胆,不敢在旅游景点购买任何商品,价高质次;其实,每次“事件”都成了我们日后的笑点,偶尔谈起,当然也是乐趣多多,经典永流传。

九山半水半分田,云和梯田之美,我找不出任何言语去表达,还是借用叶辛先生的描述更适合:一年四季,春漫田畴,像串串银链挂在山间,像泽国,而到了夏天,漫山遍野的佳禾吐翠 ,一层层一叠叠的绿浪延伸到天边;秋天来临,轻风穗浪,迎面吹来的风里,都是稻谷的清香;而到了隆冬,云和梯田就笼罩在浓雾中,给人悠然飘渺之感。

恰逢下了一场大雨,空气清新,山体碧绿,山路蜿蜒曲折,我们驱车前往七星墩,这是观望梯田最佳景点,回望云和梯田,田埂棱角分明,梯级层次清晰。


比起雁荡山的场景,我们更喜欢这里,开阔视野,辽远无际,远处村落里散落有致;行走在石板路,鸟声啾啾、虫鸣唧唧的一路伴随,让你途中时不时收获一份接一份的惊喜。

我们下榻的民宿,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听雨楼,紧挨河边;水墨小镇,唯美浪漫。

古堰画乡就是被一江隔开的两个古村落,像一对恋人彼此隔江对望,与君对酌三百杯,醉上几世轮回。


这交辉相映的景致,透出一种远离喧嚣,不与人争宠的恬淡气质,无论谁来此地看上一眼,自然产生出类似的共鸣与喜欢,无法自拔。


我们拜访的这些古老村落,内置着耕读文化,永远生动、传承;从前的兴盛,今天的祥和,游客用心感受,无不感叹时间的力量,虽久远,一代代的生命轨迹、文化脉博,清晰地定格在一起,又蔓延开来。


画乡最深刻的印象是古樟树群,饱经风霜1000多年,或伤痕累累,但生命力顽强,枝繁叶茂;小伙伴振华同学与我站立在树荫下,瞬间感觉到自己的渺小,领悟何为谦卑,无论在时间长河还是延续的空间。

电影《道士下山》的场景很多取之于此;其中,小道士下山,他的师傅叮嘱“不择手段非豪杰,不忘初衷真英雄”,因为这句台词,拍摄意境,我对仙都起了好感,慕名而来。


远处伫立鼎湖峰,我们站在山尖,顿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山下的溪水被树遮挡,不远处的居民小屋一座一座,白墙黑瓦,错落有致,在这密林中显得特别静谧安详,合二为一,远离繁华的都市,似乎还停留在远古时代一样。


再远一些的鼎湖峰,就像一位有担当的排行老大,守护着这些居民,从远古走到现在,不慌不忙,栉风沐雨,静候岁月如梭。

缙云县仙都的民宿已经成为一个浩浩荡荡的产业,大约70%以上的村民以此为生,典型的“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的行当。


这家名叫轻奢漫旅的客栈带给了我们极好的体验,老板小刘身材不高,非常热情周到;缙云烧饼,美食,回味无穷,淳朴自然的民风,更显弥足珍贵。

我们一路狂奔,老爷车在酷热中,出现小小的技术故障,忙乎半天,有惊无险;随着城市轮廓的时隐时现,看来,山野游走闲居的日子,将渐行渐远,我们在义乌停留一晚 ,非常国际化城市,美轮美奂的酒吧街。


一天之内,快速的时空切换,步移景异,似乎我们眼睛有点不适应,农家乐菜肴的新鲜感也已殆尽。同行的小伙伴嘴巴开始念叨日本料理,还有音乐与啤酒,喝上一口麒麟生啤,感受一下城市与郊野之间的距离,作揖山峰梯田,准备迎接那喧嚣的明天,一如既往的钢筋水泥,城市的生活。


在来到义乌这座城市之前,我们很难把几只普通的鹅与初唐诗人骆宾王联系在一起,“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这道风景,亘古镶嵌在唐诗的汗青里。


印象中,这里的小商品满城流溢,商人如麻似蚁;有人测算,逛国际商贸城一期、二期市场,若每个摊位停留一分钟,按每天8小时算,需要2个月时间才能逛完。


义乌传统的“鸡毛换糖”到如今“全球电商”,一头连着城市,一头连着乡村,奇迹每天都发生。

乌蓬船若有若无的橹声,我眼中似乎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穿着破旧的长袍,靠着酒肆的柜台,吃一颗茴香豆,啜饮一口黄酒,口中隐隐地念着“多乎哉,不多也”的孔乙己 。


鲁迅,就是绍兴这座城市的名片,我们深深地感受到名人文化渗透的魅力,从他的百草园、三味书屋;到沈园,那里留下了陆游与唐婉之间,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悲戚的爱情故事……所有历史掌故与民间文学桥段,这带给当地人的生活享受,多了一份情趣与优雅。


关于雁荡山的铁皮石斛的故事,沿途继续展开讨论,论证求证,心之所系,难以忘怀;如果说,铁皮石斛是油腻中年男子的滋补养生之保健品,那么,来绍兴,买上等黄酒,这是我们旅行目的之一,绍兴凭着一池鉴湖水,成为全中国甚至全世界出产最优质黄酒的地方。


同行的振华同学,大肆采购,不仅托人从温州快递几箱铁皮石斛,还有大坛大坛黄酒运回上海,听说他家中的院子已经埋藏着很多的女儿红,等到女儿出嫁那天派上用场。

这篇旅游回忆录我快要写完了,振华同学饮用铁皮石斛已经10多天了,听说他头发变黑了, 脸上褶子也少了,脸色亮了,并发来在线视频来炫耀,看来他真要上演“返老还童”的神话。


至少从目前的情形来预判,本轮景点购买土特产,不构成“事件”,反而又丰富了我们的谈资素材,鲜活的笑料。

浙江之行,短短10天,让我们重新领略山水风光的多样无限,目睹人文精神在一些古老村落的保留、传承,尤其在浙江那些商业气氛浓厚的地方,历史以不同形式被追溯,被怀念,文化在民间被吸收,被保存,发扬光大,实属不易。


时常有人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这或许是个人的喜爱使然,大部分情况下,自然界对人类的滋养与厚爱几乎一样的,但每个人理解与领悟或相去甚远。


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从一无所知到懵懵懂懂,面对周遭事物,不知其中深意,山是山,水是水。


等到了我们人生第二阶段,上学、工作积累了生活经验,懂得触类旁通,懂得变通,便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最终来到了第三阶段,进入人生不惑之年,似乎看到事物的本质,山就是山,水就是水。

从观察自然界的变化,山山水水相依并存,花花草草姿态纷呈,我们个体,以及人类的命运何尝不是如此呢?


在社会大环境,因为机遇的不同,你或是万般风情,风光无限,或者你是郁郁寡欢,闷骚内敛……生命,在每个人身上,表达的方式各异,所谓风光与落寞总是短暂,随着时间推移,生命一点点消融,这个世界将逐步逐步与你无关,所有的执念只是幻灭前的昙花一现。


山水静默依旧,日月常新如初,见证着沧海桑田的变迁,以及,人类的文明与执迷不悟。

作者:

仁清Rankin, 工商管理硕士,曾在通用电气、摩根大通等跨国公司担任要职;上海“清雨庭文化空间”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