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化蝶

出镜:耿薇 化蝶

摄影:化蝶


秋至,从广东惠州回来的同事薇,想约中午一起坐一坐。接到电话后,我的心有些小激动,旧日里那些模糊和延绵不绝的记忆,就像忽然跳出的一朵朵小浪花,拍打着心田,激荡着血液,悠悠而来的往事,款款敲门的旧情,缠绵不休的入骨入心,急切期待相见那一刻。


见到薇,看到她背影,还是那十七八岁的窈窕轻盈,我有些恍惚,是时间停止了吗?还是白日梦的穿越?这种冻龄,真让我惊呆了眼前,觉得人间有奇迹……瞧着比自己苗条一圈的薇,真不知她在日后的肥日子里,是如何瘦身到这般田地的?有人说,任何一个年过半百的女人,如果她还能在老去的路上婀娜多姿,她绝对是一个对生活非常有态度和决心的人,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我想是这样的。看看薇,知道她现在在惠州开着一个舞蹈艺术学校,这些那些,似乎让一切都有了答案。



瞧瞧:现在体重只有八十八斤,活力四射的薇,你能看出她是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吗?



看一看,五十岁了,还青年一般酷酷的摆着POS,你说她该年几呀?

所以说:不要埋怨成年人的世界,除了长胖,其他都不容易,真的是你怎样对待生活,生活最终都将返还与你,都能给你恰到好处的安慰、指引和收获。



想当年,薇是从部队文工团分配到工厂的。梳着丸子头,迈着八字步,文艺范十足走在一片蓝色工装的厂房,那真是工人队伍里的耀眼,尤其她那张娃娃脸,放射着青春的光,芳华的艳,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工厂那是抓革命促生产的地方,哪里是轻歌曼舞的大舞台,所以薇再有艺术才干,到了这里她什么也不是。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和薇在一个公司上班,那应该是我们共同经历的一段最难忘,最艰苦的峥嵘岁月。



那个时候,我们公司是第三产业,上级的投资极为有限,靠我们自己群策群力,发奋图强走出一条自我发展的道理。


当时房地产开发极为火爆,我们瞄准市场,引进了预制板项目,以此促进公司发展。


命运总是把你的所想和你的所要分开,把你的所能和你的不能捆绑在一起。薇当时就是这样被命运送到一个自己不情愿的路口,当了一个自己完全不懂的预制板销售业务员,每月工资和业务挂钩。那个时候,薇跳跃着舞蹈身材,在大小工地出现,既是楼群中的一道靓丽的风景,也是极不和谐的命运驱使。即便如此,她生性开朗活泼的性格,总是让她入乡随俗,融入其中;她看似瘦弱的外表,却总能迸发出一股活力和热情,为业务开道。这一点,我一直觉得是上天偏爱她的打赏,是有些她的专属。


如果仅仅风里来雨里去的跑工地,不辞辛苦的找门路谈业务,这些苦累也能承受,问题是预制板生产总是告急,我们所有管理人员都要赤膊上阵,经常加班加点赶任务。


当时,我们公司设备非常简陋,除了一台搅拌机,其它预制板用的石子、沙子、水泥都得人拉肩扛的操作。那年伏天,知了躲在树荫下焦躁的狂叫,机器在烈日炎炎中“轰隆轰隆”飞转,我们必须刻不容缓的往搅拌机里填料,一趟趟,一回回,我们在晒得发烫的水泥厂地拉车小跑,机器不停,我们就得挥汗,真是用尽了洪荒之力。


薇那只有几十斤的小体格,次次也得费力的铲着石子,运着水泥,每次都是满脸憋得通红,咬着牙往车上装石子,那动作像舞台,那汗水像下雨,真是让人看了心痛,但大家都是累的像狗一样喘气,谁还能顾上谁?


后来,我离开了三产公司,以后,听说她也离开去深圳,后又去惠州站住脚,开办了幼儿园。


好多年没见,感觉薇眼里写满了故事,脸上却不见风霜,让你认为,过往,她在悄悄地努力,吞下了岁月的委屈,喂大时间的格局,活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


和薇交谈,她是那样慢条斯理的在火锅里涮着羊肉,像是说她,像是说别人,却很平静出语:“每一个下海的人,都曾咬着牙度过一段没人帮忙、没人支持、没人嘘寒问暖的日子。过去了,这就是你的成人礼,过不去,求饶了,这就是你的无底洞。”



薇又轻描淡写说,在惠州的时候,她曾经被两个五大三粗的男子拦路抢劫,她不屈不饶,手无寸铁的与他们撕扯了好一阵子。这些,连后到的警察都震惊,指着路旁的一块砖头说:“你这个小女子长了几个胆,如果这一砖头举起,你可就没命了。”她对什么都是这样,不屈,不认命,勇猛的往前走!


现在的薇在当地小有名气,每年四次带学生在全国各地考级,她的学生,有两名考入辽宁芭蕾舞剧团。



这么一个下午,就这么听着薇讲着过往,真感觉我们都老了,她还在年轻,许许多多的启发都在身边围绕,许许多多的心动也在那一刻复燃,啊!日子好美,薇好妩媚……行吧!就让季节的流光,在这流年回弦的清香里缠绵不绝,平静,祥和,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余生,愿我们平凡而不平庸,知足且上进,温柔而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