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组织:CPCA摄影组

主讲人:杨耘

美篇作者:俞晓波

校对:杨耘、孙晓洋

八月的墨村,蜗居已成为一种新的常态。近半年的旅行限制,让诗与远方变得更加珍贵与令人期待了。八月十五日晩,在"史上最严"的封城令中,CPCA摄影组再次开启了寰球神游模式,在线上举行了2020年的第三次摄影分享活动。


分享会的主讲是新加入摄影组的CPCA资深会员杨耘教授。杨教授游历甚广,曾到过60多个国家,并曾在CPCA彩虹杂志上连续写了15年的游记。他主要的兴趣在于自然风光方面。本次的分享内容,介绍的是一般人不常去的旅游点。

黄刀镇 (Yellowknife), 位于加拿大西北领地内。北纬62多度,接近北极圈,全年有三分之二的机会可以见到极光。极光产生于大气分子与太阳风(带电粒子)之间的碰撞,其强度与太阳黑子活动有关,后者以11年为一个周期。自2017年起,太阳活动已经开始减弱。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观赏极光最好选择无云、少云和没有月光的晚上。

下面二张极光照片都是摄于2017年9月下旬的黄刀镇之行,恰巧不同方向的极光的颜色也不一样。按照教科书上的说法,常见的绿色极光是100至400公里高空的氧分子受激发光,而紫红色极光则是约100公里高空的氮分子受激发光。

除了极光,黄刀镇的秋色也是一道风景。下面二图分别摄于市中心博物馆前以及机场附近的湖边。

在市中心的博物馆里,杨教授与官宣的极光照合影,并感叹于“家里的计算机也是一座微型贵金属矿”的展示。

帕劳(Palau),又译帛琉,是菲律宾以东赤道附近的一个岛国。这个地方连一般的旅行社都不熟悉,杨教授是偶然在飞机上翻杂志时看到有关黄金水母的介绍后慕名前往的。帕劳是教授到过的第64个国家。

黄色水母只有在帕劳才有,而且只有在帕劳南边一个环形小岛上的一个内陆湖(Jellyfish Lake) 中游水到靠近对岸时才能见到。它的最大特点便是在于没有毒性。

主岛西南方有一个名为Ngemelis的小岛,岛边有珊瑚礁,礁的边缘便是直下200米的水下悬崖。

牛奶湖,位于Ngeruktabel岛边。该岛形似一条一被三折的鲶鱼,而湖正位于张开的右鳃盖之后。

小岛边的海景与沙滩。

食在帕劳:海钓渔获 与 百年砗磲贝

2019年11月下旬初到帕劳时见到的云海以及照片之外带回的纪念(白色砗磲贝和红、蓝色珊瑚做的手链)。

经海路到南极,需从阿根廷坐船。船分大小二种,只有载游客100来人的小船(新的如"麦哲伦"号)上的游客才被允许登岛。船程需要穿过Drake Passage, 途中来回各二天,时有几十米米巨浪。


最后杨教授介绍了他准备南极之旅的一些体会。南极景色极为优美,随便闭着眼睛拍一张就是明信片。但因新冠疫起,杨教授的南极之旅3月中旬临行前被迫取消,至此留个期盼吧,愿诗与远方能再次成为一种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