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利华在刻瓷

  在晶莹光洁的瓷盘上,飞笔走刀,镂书刻画,制成一件精美绝伦巧夺天功的工艺品,是为“瓷刻”。

袁利华在瓷刻艺术上,传承祖艺,潜心学研,浸润其间二十余年,遂成技艺精湛,成就斐然的一代江南民间高手。

外国游客特别钟情中国传统文化

百年传承源自古镇

  湖州长兴泗安镇历来是浙西北名镇,打从隋朝起,便筑有城池,东南西北置长安、广安、吉安、宜安四门,故旧名“四安”。镇里有水路连通太湖、运河,小火轮直抵湖州、杭州、苏州。好事者在“四”字上加上三点水为“泗”,即称“泗安”。

  苏、杭、湖皆富庶之地,泗安镇得水路码头之利,一度十分繁荣,舟楫来往,货运繁忙。

街上有片瓷器店,掌柜姓袁。早先,瓷器可是稀罕货。普通人家有几只瓷碗,当成宝贝,不小心碰破个口子舍不得扔找人补一补再用。稍微富裕一点的人家,会把碗、盘,或者瓷瓶拿来刻上花卉什么的,既有实用性又有观赏性。由于碗盘少,谁家要是办酒席,就得从邻家借,用好再归还。所以,各家的碗底都刻上名字,归还的时候不会弄错。

袁掌柜除了卖瓷器,还会锔碗、雕花、刻字。

  袁家到袁利华这辈,他能数上去有名有姓的是五代。自清朝光绪年间,太祖爷袁石头便师承瓷刻工艺,一路传下来到袁利华手里。

虽然,袁利华自幼便是在瓷刻手艺的氛围中成长的,但是如果没有对艺术与生俱来一往情深不舍不弃的爱好,也很难成就一番事业。

艺术之树长在心里

  袁利华说他从小就特别喜欢画画。读书的时候,他别的课成绩都不好,唯独美术课成绩总是名列前茅。班主任老师常常把他的画作为范本在全班同学面前点评。

初中毕业之前,校长和他聊天,坦率地说,你读书悟性不高,要是考高中比较难,但是你美术天赋很好,考美术职高胜算很高。校长建议他去考美术专科学校。

  袁利华最终没有去考美专,而是辍学回家了。如今回想起来,袁利华还非常懊悔,不过当时主要还是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父亲希望他子承父业学瓷刻,尽快掌握一门谋生的手艺,早一点挣钱。

  袁利华的另一位“老师”是他的亲舅舅。舅舅是做油漆活的,在方圆几十里算是颇有名气的民间手艺人。在给家具上漆的时候,常常需要即兴作画,什么山水、花鸟之类。小时候,袁利华经常看舅舅作画,不时地冒出一些问题,舅舅每次都耐心地回答,还会手把手地教他一些画画技法。

  袁利华初中毕业后,就被父亲“关”在家中学瓷刻,每天一只手拿金钢石刻刀一只手握小钢锤,叮叮当当敲个不停。他一日不辍,学得非常认真练得十分刻苦,因为他把对美术的喜爱与追求全部倾注在瓷刻里面。

为客户特别定制的巨型瓷刻作品(直径80厘米)

  袁家瓷刻经过百年传承,从最初的线条构图原始简单,手法以平刻为主,逐渐发展为点面结合刻出虚实、远近、浓淡、深浅的立体效果,运刀手法日趋丰富复杂。

到了袁利华手里,他汲取国画、素描、写生、油画、水粉等不同风格的绘画技艺,以及篆书、甲骨文、金石文等书法技艺的养分,冶于一炉,融为一体,创作的作品古朴典雅,别具神韵。正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瓷刻之花绚丽绽放

  随着时代变迁,刻瓷手艺的价值观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化,逐渐从实用的生活品,变成了纯粹的观赏品。

  即使在偏僻的农村,补碗、在碗底刻字之类的现象早已不复存在。刻瓷匠人没有活干了。这个时代的变化实实在在地发生在袁利华的身上。

十几年前,瓷刻生意萧索,袁利华在镇上开了一个卖蔬菜果品的小店赖以谋生,销路也不太好。就在茫然无措的时候,袁利华姐姐给他指了条“生路”:在杭州河坊街编手链的姐姐对他说,那里人气旺生意不错。于是,袁利华就来到河坊街做回刻瓷生意。这一年,正是他”而立之年“。如今,他正好43岁。

看清楚,刘天王手扶的瓷盘!

  袁家瓷刻在袁利华手里,才真正发生了华丽蜕变,以纯粹的艺术品身份登堂入室。

他的作品参加了钓鱼台国宾馆的民间工艺品展出;参加了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全国美术工艺展;作为高规格礼品赠送给大牌明星;深受国际友人的青睐……

夜市上的摊位,除了瓷刻还卖小饰件

亲戚做的,也是独一无二的工艺品

  在袁利华的努力下,袁家瓷刻已经进入“文玩”领域,收藏者趋之若骛。

不久前,袁利华向长兴县泗安镇文化部门申报的“泗安刻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留项目,已经获得通过。他十八岁的儿子袁志立也加入了家族手工艺行列,成为袁家瓷刻的第七代传人。

三个月前,袁家瓷刻入驻武林夜市,一朵绚丽的艺术之花闪烁耀眼夺目的光彩!

指导儿子学习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