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长最后告别大陆的地方是上海的一个小岛,位于杨浦区东南方向。这个小岛离我家很近,仅有四公里多一点点,从我家小区门口乘755次公交,二十分钟就可到达。

这个小岛又仿佛离我家很远,我在上海居住二十多年,竞长年不知有此小岛,几个月前第一次跨过运河在岛上走过,没有一点到岛上的感觉。两边相隔一条窄窄的运河,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可这里的的确确是一个岛。是上海辖区最小的一个岛,仅有1.13平方公里,它是黄浦江上唯一的一个岛,同时还是上海市区唯一的一个岛。

这个岛如今叫复兴岛。

复兴岛的往夕

  复兴岛位于上海中心城区东北部,杨浦区东南部的黄浦江下游,距吴淞口约16公里。南起定海路桥,北近虬江口,呈月牙形,长3.42公里,中部最宽处550米,面积约1.133平方公里,是浦江内唯一的封闭式内陆岛,拥有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条件。

  早在一百多年前,如今复兴岛的地方并没有岛,为黄浦江中一处浅滩,由于该地江面骤宽,水流分散,在黄浦江转折处形成一块范围较大的浅滩。其东为主航道,其西为运河浅水航道。1915起开始在浅滩东侧抛石筑堤,1925年在南段筑堤,后用疏浚黄浦江之淤泥填1.1平方公里的月牙形人工岛。前后历经10年之久,于1927年形成四面环水的岛屿。东面是黄浦江的主航道,西面是一条人工运河。1927年末在岛的南端修了一座定海路桥,岛上成了浚浦局导治黄浦江的基地。

  这个小岛由于附近有个周家嘴自然村,岛的名称最初被称为周家嘴岛,1937年日军占领上海后,小岛被日军用做军械仓库,成了军事禁区,岛的名字也改为定海岛,1939至1941年间还使用过日本名字昭和岛,1945年中国抗战胜利,收复后改名复兴岛,并在岛内日军头目的住地,如今的复兴岛公园立石碑一块,此后,这里成了国军海军司令部在上海的办事处和警卫营的驻地,1947年重新又移交给上海浚浦局。

  1949年4月26日,蒋委员长由浙江象山港乘“泰康号”军舰抵沪,曾住复兴岛召集部下部署上海防务,蒋经国和蒋纬国及其装甲部队驻扎该岛负责警卫。在解放军向上海外围进攻时,蒋于当年5月7日离岛乘“江静号”轮船离开上海,凄凉赴台。委员长在大陆的最后11天,就是在这个小岛上度过的。

如今复兴岛

  我曾两次来过复兴岛,第一次是前一段疫情禁足期间,连日在家封闭,实在憋的难受,便自己拟定计划,把浦江两岸的景观大道走上一遍,可以观景又健练身体,还能呼吸江边的新鲜空气,最后一天走完杨浦滨江时光尚早,看前方有一座桥便索性再走一段,走近一看是有九十多年历史的定海桥,桥下是一条窄窄的运河,过了桥去便是复兴岛,至此我才知道黄浦江上居然还有一座小岛,过桥上岛是一片矮矮的厂旁,还有临江的码头,既不养眼也无时尚建筑,走了没多远便折返回来,完全没有一丁点感觉,一点也不知这座小岛的历史,还以为是自然形成的一块地方。

  第二次来复兴岛就有了目的,闲来无事时,喜欢百度检索周边好玩的去处,检索到了复兴岛公园,想不到还有这么一段历史,导航了公交,小区门口不远站点就有车直达,这么方便,说走就走。

  我在定海桥边便下了车,这里距复兴岛公园还有两站,岛既然不大,这次我要用脚步丈量下小岛,仔细审视下这座岛屿。已有九十三岁高龄的定海桥依旧坚固,它和1985年在小岛另一端后修的海安路桥,分别从南北沟通着与市区的连接,岛上一条共青路是岛上的交通主轴。

  过了定海桥不远,是定海路轮渡码头,过了码头左转一个路口,便是共青路。共青路笔直幽静,路两边长满高大的云杉,在夏日的炎阳下撑起一片片绿荫,与繁华的市区相比,这里仿佛是一个江南的乡镇,两边有许多年久失修的厂房,仑库,有的院墙大门上了锁,绿滕爬满了破旧的壁墙,据说过去都是一些部属企业,还有一些部队的营地和大名鼎鼎的船厂,岛上居民甚少,也没有象样的小区,人少车辆就少,走在林荫路上,仿佛是休闲的步道。

  地铁12号线经过复兴岛站,贯通浦东浦西,这可能是上海最休闲的站点,两次路过,竞没见人进人出。

  复兴岛的看点是复兴岛公园。公园座落在共青路的北端,早年为上海浚浦局体育会的花园,面积四万多平米,日军侵占后,将全岛划为禁区,将体育会花园改建成日本式的庭园,在园中广栽常绿树和球形灌木,遍植樱花。是日军驻岛头目在此居住,1945年日军投降,该岛改名复兴岛。1947年,国民政府将复兴岛交还浚浦局使用,并在花园内建立一块“复兴岛收回纪念碑”。1951年港务局建议市政府把这里建成公园开放,2009年杨浦区政府又对公园进行了全面升级改造,突出了日式风格的樱花林,还有心字湖和具有历史意义的"白庐",使这里成为一座具有日式风格的园林。

  这是紧靠马路的公园大门,典型的日式风格,大门很小,门口连停车场也没有。可见人流稀少。

  进了大门笔直走不足百米,有一小小环岛,中央矗立一块巨石,上刻"复兴石"三个大字,另一面刻写公园的简史,读后得知,公园原有一块复兴岛收复纪念碑,这是抗战胜利的纪念,在这里是一段屈辱的历史终结,可惜石碑于1967年被毁,公园名称也被改作"共青公园"。直到八十年代才又恢复原来名称,只是没有象其他地方重新刻碑纪念,而是換做了这块巨石。但从这块石刻文字还是能读懂许多的历史记忆。这块土地见证了许多历史,而记忆一旦走进心里,许多是抹杀不掉的。

  这里大概是上海最幽静的公园了,公园有大片草坪绿树,还有枫树林和樱桃林,只是夏季绿意一片,没有春秋的花艳叶红,在绿树间小径穿行,有些原始的野趣。

  公园中的亭阁有显著的日式风格,亭前心型池塘绿荷亭亭,如在樱花季来此会有异域的风情。

  在公园的一角,有一栋小型的白色建筑,前面是座小小庭院,这里就是"白庐",是中国民国前总统蒋中正居住过的地方,也是从这里告别大陆驶向台湾,自1949年5月7日从这里离开,一生再也没有回到大陆,走之前,他在这里居住了十一天。

  委员长居住的地方大都爱以"庐"为名,庐山上有他的行宫"美庐",上海东平路有一处"爱庐",是宋美龄胞兄宋子文在其大婚赠送妹妹的陪嫁,只是这个"白庐"低调冷清,并不为外界许多人知晓,如今的"白庐"人去楼空,院门紧闭,恰如蒋公离去时的心境,落寞寂寥,躲进历史的一角,只留下些许飘散的烟尘。

  出了公园,沿共青路行走,过一船厂,大门口有闸机刷卡进厂,门口墙壁有造舰强军字样,早闻这里是造舰基地,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保安一见给予喝止,走过来让删除照片,我辩说是在马路边照相并无禁止字样,保安说这是军事禁地,我说既然保密你们为啥在墙壁画上军舰图样,他无言以对说反正这是规定,看我删掉后我说其实我也曾是军人还上过战场,保安态度立马见晴说你要想看军舰只有一个办法,你到前面坐轮渡从江上可以远观。我照此法炮制,四元钱在江上轮渡了一个来回,只隐约看了个轮廓,我想,这也是对内保下密,论造舰的技术和性能,比起那起蓝色水上强军,相差何止一代,与其说怕泄密,或者说是怕泄露别的情况更准一些。

复兴岛的未来

  如今的复兴岛在上海是一个存在感很低的地方,在地理上它并不偏僻,与杨浦国际时尚中心咫尺之间,大上海打造的浦江两岸世界级景观风光带,已延伸至定海桥边的时尚中心,杨浦滨江定位智慧滨江,这里是中国民族工业的摇篮,如今工厂转型或迁移,许多沿江的工业遗存改造成了遗址公园,漫步滨江,许多地方今天成了网红打卡的地标,与邻近的复兴岛恍如两个世界。

  复兴岛今天的处境有些尴尬,复兴岛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原来形成复兴岛今天的状况是有意而为之。这里迟迟没有开发,是源于该区的长远规划和决策,在人大代表和专家的多次论证中,设计过多种方案,讨论争执的结果是,宁可晚一点开发,一定要想明白了再动手,未来的标准要和大虹桥枢纽,上海迪士尼同样级别。这是上海浦江黄金水道上最后一块处女地,是浦江上的一颗明珠,一定要有世界级的标准。

  据透露出来的初步规划,未来的复兴岛要打造成生态岛、休闲岛和论坛岛。

在生态方面,未来岛上绿化面积将达到75%。岛上长着苇丛的原生湿地将被保留。四周环水的岛内还将开辟12公顷的水域。开发后的复兴岛将绿草茵茵、浓荫蔽日、芦苇摇曳、鸟语花香、生趣盎然,因此被冠以“生态岛”。

未来岛上将不建一所私宅,在狭长形的岛上除了国际会议中心外,还将分别建设国际康体中心、国际休闲娱乐中心、游艇俱乐部、水上巴士码头等景观建筑,为社会提供公共服务,因此又被称作“休闲岛”。

建成后的复兴岛要达到安静、和谐、典雅、自然的效果。定名“论坛岛”,将使这里成为国际学术交流会议的举办之地,同时为国际商务会议和会展等提供高品质的服务。岛上还将建一条景观大道,它将集休闲、旅游、娱乐为一体,成为市中心城区独一无二的环岛生态生活区。糅合中西文化建成具有水上风情的休闲、餐饮、购物、观光场所、成为滨江岸线新的地标。

  那时,复兴岛真正要复兴了。

(本文写作借助部分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