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纯洁的心愿(1)

景宜

题记:(七夕,乞巧,十五,中秋,在朗朗月下,在所有生灵心中,<br><br> 每一个善良的念缘,每一个纯洁的愿望,尽数告知月仙,她便叠鹊桥喜筑彩虹布巧施慧;<br><br> 众生呢,得一眷缘技巧善求朴愿,便是做了一回天使,便是人间好时光;<br><br> 原来天使很简单,原来幸福很简单,原来人生很简单,原来珍惜知足感恩善待都很简单;<br><br> 凡事,都有一个智慧的天使给你了一个善良的秘方。 )<br><br> 在天山脚下大漠的边缘,有一条美丽的内陆河,叫塔里木河。生产建设兵团的垦区,就分布在河的两岸,有片片的牧场绿洲田野依水延绵,浸润着沙漠,装扮着河流。<br><br> 在这条河的流域里,有个叫阿尔干的地方,离罗布泊不远,是塔里木垦区的新师部。管理处和六团场,就建在被垦区战士命名为福泉城的一片肥沃的土地上,离师部,有好大一段距离。<br><br> 有一天,团长交代警卫排一班长,他去师部开会几天。不巧嫂子最近一段时间身体不太好,你有空去帮她挑挑水,劈点儿柴,照看着点。<br><br> 团长走后,一班长遵命来到团长家里。下午的阳光轻松的洒在院子里,把一切都编排的十分整齐有序。团长的家里,警卫排的战士是经常来的。<br><br> 嫂子是大家爱戴的好嫂子,跟《霓虹灯下的哨兵》里的春妮嫂子很相像。战士的衫服缝补浆洗,没少请教嫂子。<br><br> “报告。”一班长停在了门前。“是一班长吧。”“是,嫂子。好点了吗?”“好多了。”“那好。我先挑水,稍后就劈柴。”熟悉地挑上水桶就去了井边。<br><br> 水比以往挑的多,柴比以往劈的多。在码摞柴堆的时间里,嫂子给一班长准备上了洗面水,糖水。<br><br> 并告诉一班长,今晚就在嫂子家吃饭,嫂子有故事讲。战士们最爱听嫂子讲故事了,还特别是一班长,更是故事迷。<br><br> 今晚的故事开讲了,就一班长独享。<br><br> 说是刚解放后不久的事,在海南岛上。有一座山叫五指山,听说过吗。山上有一哨所,山下团部的通讯员,经常要送信送文件上哨所。<br><br> 有一天,通讯员照例又上山送信。在返回的半山腰上,听得有女子喊“解放军同志,解放军同志。”那呼声好像很急事儿似的,通讯员赶紧依声寻去。<br><br> 在一个山洞口上,一女子迎了上来:“解放军同志,解放军同志,我姐姐脚崴了。能帮我们送下山好吗,我求您了。”<br><br> 通讯员随女子来到她姐姐身旁,“唉呦,伤得还不轻的。”左脚腕子肿得有馒头大。<br><br> “我背你姐下山,你后面扶着。”通讯员边交代着边背起伤者,这背的背扶的扶,小心翼翼地慢慢下山,送两姐妹回到家里。<br><br> 好生了得,华侨别墅,三层楼房带小院,幕墙玻璃豪华门。<br><br> 这一来二去的,通讯员常有看望,做姐姐的脚也好得快。<br><br> 姐妹俩邀通讯员,星期天能不能给部队请一天假,来姐妹俩家里做做客,她们爷爷从印尼回来,专为接姐妹俩返印尼,星期一的船。<br><br> 通讯员请假的理由,当然是另选他题了,顺利从部队请准了假。<br><br> 星期天一大早,通讯员特地给她们爷爷买了礼物,往姐妹俩的家里去。一路上还在想,印尼华侨老爷爷该是什么样儿的,穿的衣服一定会很奇异的吧。<br><br> 姐妹俩把通讯员迎进家门,二楼客厅落座下来。想着该是,老爷爷这会手托烟斗,悠悠缓缓轻盈地行了出来,让年轻的客人起身迎候他。<br><br> 茶都吃了好多了,问候的赞誉的话儿也说了好大一会了,还未见老爷爷有出来的感觉。<br><br> 问姐妹俩,这才得知实情,老爷爷来,是杜撰出来的托词,为方便邀请到通讯员,姐妹俩反复道歉以求得通讯员原谅。<br><br> 妹妹削了苹果,剥了石榴,待通讯员尝了石榴,接了苹果,就去下厨了。客厅里只是通讯员和姐姐了。<br><br> 姐姐讲了华侨在外面的经历,印尼的风土人情,以及她们对祖国的缅怀、为祖国的强大倍感自豪的双重心情。<br><br> 再有她们的爷爷、父亲为祖国的建设特别关心支持,投资的项目,有工厂、有学校。<br><br> 餐后茶再三巡,音乐笑语叠加,这话头才转上了正题。姐妹俩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单传,姐妹俩又上无兄长,下无小弟,只两女孩。<br><br> 长辈们都不知如何是好了,好为难的。倒是姐妹俩想出好主意来,在印尼华侨富家商贾中也是有过的,女孩不嫁不招只是为了嫡传后代,以续香火承接祖业,只是这样要苦了两姐妹,相互作伴育子承家旺业。<br> 话呢说到这份地上了,意思也就再明白不过了。姐妹俩意在返回唐山,也就是回到祖国来考虑人选,长辈们也觉得合适,这才有了前面的巧遇和相识。<br><br> 这最后,就恳求通讯员,帮助她们姐妹俩,实现她们的宿愿,告慰家族父老。<br><br> 通讯员也是头一回遇到这样的事、两姐妹这样的女子,一时间还真不知如何是好了。脑子里还真一下子无法思考这个问题了。<br><br> 这还是在刚解放不久的那个年代里,人们的思想还没接受过这么复杂的事情,这可这么办呢?通讯员还真不知如何回应了。<br><br> “一班长。”“嗯。”“你觉得呢,这要帮啊不要帮?”嫂子在这关键时刻中间缝儿停了一下,想听听一班长的看法。<br><br> “嫂子,你还是先把故事讲完了结局,我再发表看法吧。”一班长也真不知怎样回答好了,倒是先不表态为妥。<br><br> 姐妹俩一再恳求,一再表白,无其他牵缠,只求怀上孩子,天涯相隔,永世不见。<br><br> 面见两位哭泣成泪人的弱女子,情真意切的一而再再而三地死死哀求,终是一个铁人吧心里面也该被软化了。<br><br> 一个月过后,姐妹俩如愿返回印尼。这件美丽的故事本该这样结束就好了,可偏偏好事多波折。<br><br> 一年后,姐妹俩双双都生下个漂亮可爱的男孩,着实招人喜欢爱怜,姐妹俩忍不住要给通讯员报个音信,就写封信给通讯员。<br><br> 姐妹俩哪里知道,实事保密得再好没人知道,一封从印尼来的信,通讯员还没先接到,政治部先政审,变成一件大事了。<br><br> 等到通讯员在政治部受审时,看到姐妹俩的来信和照片,一切都无法隐瞒了。<br><br> 部队也从未遇到过这种事儿,也不知该怎样处理了,对外一点也不能声张,秘密地上报到了军委、国务院。<br><br> 咱们敬爱的总理知道了,亲自过问了解了这件事,认为通讯员无罪并还爱国呢。这才将受审的通讯员放了出来,调换到另一个部队,不奖不罚,不上档案,组织上替他保密,不影响他的前程。<br><br> 一班长终于松了一口气,“呼——还真替通讯员担着一份子心,捏着一把子汗的。”<br><br> “一班长,你怎样看的呢,这事儿要是搁你身上,你肯帮这姐妹俩么?”“嫂子,首先这事吧,正正直直的,没一点儿斜念的,是善事的。”<br><br> “看,说的是正理儿不是。要是搁你身上,你也一定不会推辞的,肯定会帮她们姐妹俩的了。”“还——行吧。”<br><br> “今讲的这故事,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回答得还这么不坚决的。要是搁今儿呢?”“嫂子,我不懂你的意思?”<br><br> “好,一班长,嫂子实话儿给你说了吧。嫂子跟咱们团长成亲也有好几年了,一直没养育有小孩儿,经检查,事因出在团长身上。是团长选中了你,又取得了我的同意,这才安排了他开会和我生病的托词,让我做通你的思想工作,帮咱们团长有个后。”“嫂子,原本讲这故事,就是——嫂子,你,你们;容我想想过后再回答就你们吧。”<br><br> 这件美丽的故事,就不要再出现“政审通讯员”的旧辙了。经验是可借鉴的,善事是可以更完美的。<br><br> 在确定嫂子怀上后,一班长提升了,调到沙井子垦区那边了。<br><br> 一年后,团长去了趟沙井子,告诉一班长,嫂子生了个大胖小子。并约定,二十年后,两家人见个面,搞个小聚会,不把事儿讲透,让一班长父子俩见上一面。<br><br> 这二十年见面的时候,嫂子跟一班长说了以下一些话儿:“咱儿子,身骨板儿可像着你了,跟你一般高,一米八九,不然的话,人家会说咱,盆地出来的,不长高点儿,连地平线都看不见了,可麻烦哩。”<br><br> 一班长家庭也很好,一儿一女,妻子贤惠。这事,也还只是团长、嫂子、一班长三人知情。一班长夫人只知是拜访老首长。<br><br> 世间的善事,就不要再有波折了;让善良的人呢,永远平平安安,幸福地生活下去吧。<br><br> 亲爱的读者,原本小说里面说的故事,都是人家最最希望善待和理解的。<br><br> 那么,菩萨和月仙也是非常愿意结缘施巧善待众生的,也愿人人心中有菩萨,人人心灵手巧有智慧,就都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了:“善待纯洁”。<br> <br> (文字原创:景宜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