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

不论你我以哪种方式存在,以何种形式遇见和离别,折芳馨兮遗所思,都不会成为结局。

眼前这云带如罗的雪山,只有她的自我,她的宁静,她的孤傲。


在宗教外仰视你的神祗,如同仰视你的虔诚。

有了天地之间大把时光,就会对虚无心生敬畏。一如既往的所见,身心蚍蜉孕育卑微。嗯,你我的灵魂中坐着同样刚直不阿的佛。

在欲之间,无人不苦。




说实话,我不喜欢拉萨。但我喜欢西藏免费的高速公路。

很快将要到达拉萨时,我坐在副驾驶座,像坐着旋转木马,高反终于在这里轻而易举击败了我。


一路上,我见到很多人。

哪怕我的背影于他们一丁点都没存在过。要知道,我自己的天赋就是健忘,所以我努力去记得那些同行的人,路遇的人。

那些曾屹立或穿梭过我身侧的男女,他们急于在每个观景台上留影,多数人都会伸出两根手指比划出一个V。

那年春游,我去看她。

她挽着先生的手对我说,你来当我们孩子的干爹吧!

这是我给顾客拍照时人家讲的段子。

看到年轻男子站在纳木错水边的背影,我就不由自主想了起来。

想来我是学坏了,脑子里整天塞满了天马行空的,过后甚至自己都想不起来的,千万种的,想法。

我们去看错吧。

藏区有很多的错,知名的和不被人知的。呃,西藏叫错,内地人叫湖。

过错,一错再错。

算了,我们还是一起去看湖吧!

神与他的众生。

王朝文明在千年前就赋予了高原独有的遗俗。酥油和转经筒下,一切众生都显得那么有情。

至少,我目睹了佛与众生的微笑。

冰川上的森林里,有各种颜色的菌类在绽放。

最后,我还是风尘仆仆把这样的惊诧带了回来。世间无忧,它却有毒。成仙亦是成魔,还看能不能张得开那张尝遍千滋百味的口。


布达拉宫。

据说金顶用了近六千两黄金。去西藏自驾最深的感受就是不停的安检,各种扫码。布达拉宫也是如此。

拉萨是一个秩序很混乱的地方。景区庙宇有严格的安检,有持械的士兵。而过人行横道时,没有车会让你。那些车子几乎顶着你挤过街头。

川藏和西藏看起来有无穷无尽的淡水。

它们在冰川和雪山下日夜不息地流淌,有的汇聚成激流穿越城镇,有的平缓清澈养活了大片的牛羊。

这流水也如全部的途经,在过后的日子不断冲洗着记忆。有的会顺水流逝,有的会像青苔,爬满岁月的斑驳。

有人说,一生其实要去两次西藏。第二次去,是为了把第一次丢在那里的心找回来。

人生如有可能,可以再走一次317。而那颗心,还是带回来继续吹吹海风。身为咸鱼一定要有咸鱼的生硬和固执,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