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暑


鹰乃祭鸟 天地始肃 禾乃登

一把在节气里行走的烈火终于止步

阳光被知了的叫声碎成花瓣


处暑不语 赤满仓白漫坡

又一轮成熟凉在岁月的朝夕

人在秋声里冷却内心的烫


一片禾的金灿 一枚果的蜜甜

时令捧出巧云漫天的心絮

放一盏河灯普渡屈走的魂灵


红衰翠减 天空破镜重圆

最完美的是收敛欲望和锋芒

把春天的蓬勃化作秋草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