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花烂漫,像转述一个以此往复的故事。

从第一次进入川藏西藏无时无刻的新奇,到波澜不惊一路所在的入心入眼。

雪山,草原和盛开的野花。都是沿海城市终生难见的广袤与雄壮。



一路更有无数的云端之上。

很多时候车子要打着双闪步履蹒跚在大雾弥漫,而车子一侧则是悬崖峭壁。

时空仿佛改变了维度,那些屹立了恒古的冰川与山体,完全屏蔽掉了身后的城与人。

似乎从此后,我无需记得你,而你也会忘记我。

我知来自哪里,可却不知到哪里去。

铺天盖地的散漫,就这样击碎了曾经对城市的怨与爱。看了那么多年的海,情绪竟然比不得这样的释放。

大概,这也许就是地老天荒。

或者,它又是生命中那最难以逾越的心魔。

祈福和祭思。

当美好的都成为祝愿,沉醉的变成肃穆。当理想的变身为轮回,幸福的却是追逐之虔诚。

仿佛,在这世间所做的一切,都仅仅是为了找回另一个自己。

冰川,白塔。

不是我矫情,是自己一直没明白:最好的风景和信仰,都是花钱买来的。

神祗高高在上或许不会介意这点小事,那么行走在人间的信使与信徒,他们在想什么。

也许买来的风景会有更好的保护,不得而知。

比较而言,高原上的原始森林更具诱惑。

她像一方世外之地,神秘而不可冒犯。沉浸其内,绿色的青苔,倒下的巨树,幽深的视野,都是一种绝对的宁静。当然缺氧是唯一的美中不足。

同样她也存在着危险,仿佛能吞噬掉身心承载的那些想法一样。

梅里雪山。

这是川进滇出所见的最近距离的雪山。受人追捧的日照金顶因为天气原因不得一见,却在飞来寺目睹了它的晚霞。

以为出行一次,18天的历程会拍到很多照片。而每次都是收获了了,不尽人意。

自驾是一种巨大的考验,人和车同样如此。但不同地域的自驾带来感官上巨大的差异,这就是魅惑所在。

比如此刻的夜色,那山那雪那月那人。

六月时曾开车3小时到荣成的环海路,发现沿海大道开满了金鸡菊。那时还不曾想到,八月竟然把车开到了雪山脚下,仿佛触手可及。

生命的前行,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变化。像有些话不敢说,不敢听一样,说了就一定会变。

突如其来的,也有惊喜和美好!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