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说一生应该自驾一次西藏,在有生之年,在残梦尚存。

看到有人在路上后,也曾尝试询问有否位置。无果后自己只能掐指一算,找肯去的人,找能架的车。

于是,此去山高路险。

十几年前的512大地震,我在这里。

离开后从来没想到还有回来的这一天。有人说生命里会包裹着一种叫宿命的东西,它不用饲养也会与己依存。

所有耳旁能奏响的音符,都是一场叙事。

近在咫尺,看似朝夕相处。可更多的情节却同素未谋面,谁叫它会变成故事,会为了谁的某某某,因缘而起。

每天最少驾车七个小时左右,最长达十二小时。无数的弯道,山巅,峡谷伴随着高反体质,一路前行。

国道318现在想来风景是不敌317的,因为那些雪山,天地的色彩。

有人会在疲惫不堪的活着里,萌生些浪漫而悲凉的情怀。比如会不会终有一天,一个人驾车去流浪。不管能走到哪里,可以走多远。

当然最好是身边还有一人,不问生死,不问归期。

通常我几乎不太会记得很多地名。

它是我在途径毛垭草原前,所见的第一座自然雪山。没有门票,没有安检,更没有人来人往。

如是面对一件美好而又忧伤的往事。她爱你恨你,却不欠你。


把所有不美好的,留在途中所现。

感动的,浸透一下身心,然后依旧轻轻放置。那是它自然的归处,不论岁月如何流逝。

野花盛开的毛垭草原。

本是属于你的,会一同看尽人生。不是你的,也许会同他人谈尽人生。但对毛垭草原无数的盛开,它也有季节之分。六月而来,肯定是恨不相逢。


这是此行收获的,最满意的一张雪山之一。

它留在路旁,所有过往的人都可见。

我不知它的名字,也不识山巅的神祗。但能在山脚下见到它的众生,感喟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