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元华

一年又一年,
父亲用犁铧在这块土地上写着希望,
一行又一行;
一年又一年,
我用粒粒文字在纸上播种着梦想,
一行又一行。

那一年,长江流域一场洪灾,
吞食了父亲全部的期望,
也涤荡着他烟头上
那盘旋、缭绕的迷茫,
他说,孩子,这里肩挑背扛,
或许真的养活不了你远大的志向,
你还是去远方。

那一年,我把浓浓的乡愁装进了行囊,
只身落入南方繁华的喧嚷。
并不是城市十字路口设置了路标,
游子就不会迷失方向,
我常在月圆的晚上,
默默回味母亲粉蒸肉的清香,
也会含泪想起屋前那小小的荷塘。

一年又一年,流浪复流浪,
我两手空空,害怕回到故乡。
回来吧,那一年父亲说,
家里已经盖了楼房;
回来吧,又一年母亲说,
房前屋后的水泥路平坦宽敞,
你的高跟鞋再也不会被弄脏;
去年,弟又说他把龙虾的销售挂在了互联网上。

今年,我终于回到了家乡,
父母和长辈的名字已刻在了墓碑上,
农家屋前也停靠着城里才见得到的车辆。
虽然声声乳名喊得我热泪盈眶,
虽然耳畔还回荡着当年赤卫队的枪响,
虽然红色的魂、绿色的理念,金色的辉煌,
把故乡装扮得越来越漂亮,
但是我还是想去流浪,
我流浪,为了故乡当初那深沉的呼唤;
我流浪,只为更好的为故乡歌唱。

多年以后,当我白发苍苍回到故乡,
我希望家乡有双壮实的手臂,
拥抱我满身的沧桑,
也希望高起的楼房有炊烟在飘荡,
让游子的怀念有个方向,
更希望坚实的水泥地面还能闻得到泥土的芬芳,
有一爿土让我漂泊的灵魂得到安葬。

是的,我还要去流浪,
为了不再有人流浪到异乡,
更为了不再有乡怨的诗行!
作者简介:单元华,笔名单单,湖北洪湖人,早期以单兴娟之名发表过诸多诗作,诗作《泥土的儿子》曾获湖北人民广播电台举办的全国老百姓诗歌大奖赛一等奖,诗作《我的流浪 只为故乡》荣获洪湖市举办的“我为绿色洪湖写手诗”全国诗词大奖赛二等奖,后南漂广州,系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网会员,近年来诗作散见各种网刊,并多次获奖,开朗中透着悲怜情怀,沉郁中稍带江湖豪气,追求朴素中的真挚,寻觅细微处的哲思,现为广州某中学语文教师。
我的流浪  只为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