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念书时的副班长突然打来电话,骂骂咧咧地请我今天晚上6点45分聚会。

我很激动,当年读书的时候,可谓没有哪位同学待见,何况身为要职的副班长。

一晃再晃,混到我离退休还有1008夜的立秋日,备受我尊敬的副班长请我喝酒,不仅让我受宠若惊,大有忐忑不安的性情。

据我了解,副班长从小的志向是当警察抓小偷。未曾想到,副班长毕业那年走麦城,机缘巧合的当了兵。如今,当兵出身让他一身正气,约请的时间有零有整。

哎!我啊,活了大半辈子,想离开故土的愿望一直落在一亩三分地上。前些年,听当年的卫生委员说起副班长,副班长干了大半辈子还是副班长。当然,念书时的副班长是班干部,如今年过半百的副班长在电工班当副班长也是班干部,不同的是电工班的副班长把着送电大权。依副班长的自诩,他也是既得利益者,上要感谢栽培他的各级领导,下要感谢他手下的一帮农民工,念念不忘的还要感谢副科级退休的老爸和妻儿老少。

我正真的认识副班长是他人生低谷的时候。当年,副班长的梦想是当警察抓小偷,这个梦想似乎都是我们年少男孩的梦想。为什么梦想当警察抓小偷?估计没有人能说得清。估摸着,警察抓小偷有利可图吧。就是这个梦想,副班长难以忘怀他的人生低谷。当年,副班长技不压身,想把偷来的自行车变成抓小偷的赃物,不曾想警察火眼金睛。幸亏警察是他老爸的战友,歪打正着地送他当了兵。

我4点出门,一路小跑赶公交换地铁,6点15分下地铁,25分到了聚会的小饭店,店里的生意风风火火,一张特大的圆桌置在东山墙的角落,当年的学习委员、体育委员、宣传委员、卫生委员和各课课代表都到了,唯我是一个基本群众,这更让我忐忑不安。

看着这排场,我真有点难为情,活了大半辈子还是一个基本群众,如今能与当年的班干部把酒言欢,也算我没有白活着。

咋了,班长没来?我自言自语地嘀咕。

班长犯事了,不知道吗?

哎!班长被他儿子坑了,儿子太招摇,露富坑了他爹。

6点45分,副班长一身短打,精神抖擞地走进饭店,班干部稀稀拉拉的站起来,我也跟着站起来。胖了,当年副班长的模样还在,从他推门进来的一刹那,气场与众不同。到底是玩电的,朝我走来就像一股电流,刺激着桌上的那瓶“脉动”水颤。

副班长比我小三月,从政的经历富我百倍。从政?一个电工班的副班长何为从政?不晓得吧,副班长的电工班是县政府直辖的机关事务管理局管辖的事业编,属政府部门的非常重要的职能部门,关系到县府大楼的正常运转,你说了得不。

据说,副班长退伍分配到电工班当电工这几十年,为县里几任领导保驾护航,从未发生停电断电事故。这不,去年副县长考察电工班,破格提拔升为副班长,还光荣的入了党。

幸福来得就是这么突然。所以为了永不失去的幸福,保证既得利益的千秋万代,副班长的口气都是正能量的。作为基本群众,我羡慕,我敬佩,却也舍不得一亩三分地。

蓦然回首,物是人非。把酒言欢的废话凸显出聚会价值观的撕裂,虽然聊起来的话题如火如荼,其实都懒得知道对方是男还是女,是丑还是美。

都说中国人聚会不吵不成席。酒里的话题不是支持日货就是抵制日货,不是骂贪官就是羡慕贪官,不是鼓吹自己的上司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拉帮结派,更底气的话题就是调兵遣将布局防御,扬我军威。时下,流行的是关心“华为”的厉害,辽宁舰的所向霹雳,北斗的精准,南海的局势……餐桌上“吓尿了”、“震惊了”传递着正能量。我买不起日货,看着热闹的聚会场面,好像我就是蠢货,从来不知道外国货。

一位卖酒的朋友说:酒桌上的话题就是酒文化。三十年不见,聚会聊点什么?聊聊我们曾经的青春吧,无非是男女的是是非非;聊聊我们几十年的经历吧,无非是单位里的勾心斗角;聊聊我们的子孙家庭吧,无非是肉体的亲情覆盖了磕磕碰碰。再聊什么?聊聊我们的思想吧,无非思想就像内裤,别轻易露出来。

聚会,证明还活着。活着,没有你的人,我的人,连接的关系和利益。我的人,就是活着的肉球,举杯聚一堂就是见一面少一面。

来!再来痛饮一杯欢乐酒,为了活着少喝酒;来!为往昔干杯,喝酒不谈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