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命运的脚步搁浅在某一瞬间,

当岁月的流沙握不住匆匆的此去经年,

当墨香谴卷渲染了那抹暗香浮动……

当别离的悲伤,

拂袖拭去眼角的双泪,

荷花池畔,馨香萦绕,

玉袭木兰忧伤,

却无法亲手写下的另一页!

盛夏蔓延着一池荷香,

摇曳着浮生若梦。

若由不得自己的拒绝,

拥抱着消逝已久的夜凉,

留一轮残月剥离了内心的寂寥。

当继续游走内心,

不染是非过往,

埋怨终将芬芳空城处,

撩天上的白云淡然,指尖馨香,

拨动着不一样的萧萧岁月。

一缕阳光,指尖缠绕,

若三寸天堂,木兰青簪,

挽起苍苍茫茫的青葱岁月。

丢一抹馨香,

氤氲了即将婉约的秋凉。

谁在立秋之后,轻扣柴扉,

是远,是近,

是朦胧的温情谴卷着若缘只到遇见,

那匍匐在山头的虔诚,

终将借三寸日光燃一世芳华!

匆匆过往,

指尖握不住的细沙,

如若三世烟火,换一世迷离。

我推开木窗,燃半世繁华,

忆过往,推杯换盏,

饮沉浮若梦,再醉一回且甘愿!

岁月总似一个淘气的孩子,

还来不及回头欣赏,

却青禅佛心悠远了最初的远方……

弹指一挥间,

你竟却如此遥远。

若人生只如初见,

霓虹花灯闪烁着来世的提前,

手握线一半,提笔遣词弄句,

半梦半醒之间遥看潮湿的心。

也许,执手相看,

待青丝蘸白雪,

如涓涓细流,

来生相伴,生云烟!

离愁别恨,是心的怅惘,

披星戴月,是你在流浪。

匆匆岁月,

换不回最初的守候,

明知挽回的不可能,

不如灵魂的蜕变,

换一个未知的重生。

真想借三寸阳光,

留手中细沙镌刻前世今生的过往,

还燃尽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