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的今天,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发动了著名的“百团大战”。

感谢我曾经求学的高等学府—南开大学

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后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属于国民革命军战斗序列。

1937年8月22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式宣布由原西北主力红军,即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改编而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朱德、彭德怀任正、副总指挥。 1937年9月11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按全国陆海空军战斗序列,又把八路军改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朱德任总司令,彭德怀任副总司令。


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后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属于国民革命军战斗序列,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前身之一。





根据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颁布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改编命令,八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发布的红军改编命令,下辖三个师:第一一五师、第一二零师、第一二九师。每师辖两个旅,每旅辖两个团,每师定员为15000人。

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参谋长:叶剑英;副参谋长:左权;参谋处处长:彭雪枫;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副主任:邓小平根据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颁布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改编命令,八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发布的红军改编命令,下辖三个师:第一一五师、第一二零师、第一二九师。每师辖两个旅,每旅辖两个团,每师定员为15000人。




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参谋长:叶剑英;副参谋长:左权;参谋处处长:彭雪枫;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副主任:邓小平

驻太原办事处主任薄一波;西安办事处主任叶剑英;香港办事处主任廖承志;南京办事处主任周恩来;桂林办事处主任李克农;新疆办事处主任邓发;兰州办事处主任谢觉哉;武汉办事处主任王明;重庆办事处主任王若飞。

第八路军之第一一五师的编制序列是:

一、第一一五师

第一一五师,由红一方面军第一、第十五军团和陕南第七十四师改编,师长林彪(平型关大捷后不久,林彪被阎锡山部队误伤,去苏联治疗,师长由343旅旅长陈光代。),副师长聂荣臻,参谋长周昆,政训处主任罗荣桓,副主任肖华。辖第三四三旅、第三四四旅。驻太原办事处主任薄一波;西安办事处主任叶剑英;香港办事处主任廖承志;南京办事处主任周恩来;桂林办事处主任李克农;新疆办事处主任邓发;兰州办事处主任谢觉哉;武汉办事处主任王明;重庆办事处主任王若飞。


第八路军之第一一五师的编制序列是:


一、第一一五师


第一一五师,由红一方面军第一、第十五军团和陕南第七十四师改编,师长林彪(平型关大捷后不久,林彪被阎锡山部队误伤,去苏联治疗,师长由343旅旅长陈光代。),副师长聂荣臻,参谋长周昆,政训处主任罗荣桓,副主任肖华。辖第三四三旅、第三四四旅。

1、第三四三旅(六八五团、六八六团),旅长陈光,副旅长周建屏。

685团团长杨得志、副团长陈正湘、政训处主任邓华、王麓水、副主任吴法宪、参谋长彭明治;一营营长刘德明、教导员李士才、副营长胡炳云;二营营长曾国华、教导员袁子清、副营长陈祖林、参谋长杨承德;三营营长梁兴初、教导员周长胜、副营长高光中;四连连长龙宗义、指导员陈德、五连连长曾贤生(后任谭端志)、指导员杨俊生、六连连长周志辉(后任王志华)、七连连长匡斌、八连连长龙书金(后升任副营长)、齐钉根;特务队队长夏德胜; 1、第三四三旅(六八五团、六八六团),旅长陈光,副旅长周建屏。


685团团长杨得志、副团长陈正湘、政训处主任邓华、王麓水、副主任吴法宪、参谋长彭明治;一营营长刘德明、教导员李士才、副营长胡炳云;二营营长曾国华、教导员袁子清、副营长陈祖林、参谋长杨承德;三营营长梁兴初、教导员周长胜、副营长高光中;四连连长龙宗义、指导员陈德、五连连长曾贤生(后任谭端志)、指导员杨俊生、六连连长周志辉(后任王志华)、七连连长匡斌、八连连长龙书金(后升任副营长)、齐钉根;特务队队长夏德胜;

686团团长李天佑、副团长杨勇、参谋长彭雄、政训处主任符竹庭;一营营长张仁初、教导员戴润生二营营长杨尚儒 教导员方国安三营营长邓克明、教导员刘西元;

2、第三四四旅(六八七团、六八八团),旅长徐海东,副旅长黄克诚;独立团和三个直属营。全师一万五千五百人。 686团团长李天佑、副团长杨勇、参谋长彭雄、政训处主任符竹庭;一营营长张仁初、教导员戴润生二营营长杨尚儒 教导员方国安三营营长邓克明、教导员刘西元;




2、第三四四旅(六八七团、六八八团),旅长徐海东,副旅长黄克诚;独立团和三个直属营。全师一万五千五百人。

687团团长张绍东、副团长韩振纪、赵凌波、田守尧、常玉清、参谋长兰国清、政训处主任崔田民、副主任谭甫仁;一营营长郝世英、教导员曹光琳;二营营长颜东山、教导员贺大增;三营营长齐天初、副营长汪家道、教导员齐天初;

688团团长陈锦绣、副团长韩先楚、参谋长卢绍武、政训处主任刘震、副主任吴信泉;一营营长刘国清、教导员鲍启祥;二营营长王德荣、教导员张天云;三营营长耿良太、教导员吴大林、副营长徐体山;一连指导员黄薇;旅警卫营营长何振亚、教导员李雪三。 687团团长张绍东、副团长韩振纪、赵凌波、田守尧、常玉清、参谋长兰国清、政训处主任崔田民、副主任谭甫仁;一营营长郝世英、教导员曹光琳;二营营长颜东山、教导员贺大增;三营营长齐天初、副营长汪家道、教导员齐天初;


688团团长陈锦绣、副团长韩先楚、参谋长卢绍武、政训处主任刘震、副主任吴信泉;一营营长刘国清、教导员鲍启祥;二营营长王德荣、教导员张天云;三营营长耿良太、教导员吴大林、副营长徐体山;一连指导员黄薇;旅警卫营营长何振亚、教导员李雪三。

三、师独立团

独立团团长杨成武、副团长黄永胜、参谋长熊伯涛、政训处主任罗元发;一营营长曾保堂、教导员张文松、副营长袁升平;二营营长季光顺、教导员张襄国、副营长肖思明;三营营长黄寿发、教导员李水清、副营长邱蔚;连长李湘。

四、师教导队:队长孙毅

五、师随营学校:校长韦国清

六、师骑兵营:营长刘云彪、参谋长李钟奇;二连指导员蔡顺礼;

七、情报部:情报部主任封裔应

八、师留守处:主任陈先瑞

九、工兵营:营长王耀南、教导员刘兴元

十、辎重营:营长李学先、副营长王福堂三、师独立团


独立团团长杨成武、副团长黄永胜、参谋长熊伯涛、政训处主任罗元发;一营营长曾保堂、教导员张文松、副营长袁升平;二营营长季光顺、教导员张襄国、副营长肖思明;三营营长黄寿发、教导员李水清、副营长邱蔚;连长李湘。




四、师教导队:队长孙毅


五、师随营学校:校长韦国清


六、师骑兵营:营长刘云彪、参谋长李钟奇;二连指导员蔡顺礼;


七、情报部:情报部主任封裔应


八、师留守处:主任陈先瑞




九、工兵营:营长王耀南、教导员刘兴元


十、辎重营:营长李学先、副营长王福堂

八路军军旗

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


1940年5月,世界形势风云突变:德国闪击西欧,击败英法联军,法国投降,纳粹德国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戏剧性胜利,气焰十分嚣张。英法的惨败,大大刺激了日本帝国主义争夺亚洲、太平洋地区霸权的欲望。

日本趁法、英两国忙于欧洲战场、无暇东顾之机,迫使其关闭滇越、滇缅公路,切断了中国的国际交通线。5~6月,日军还在中国发动了大规模的枣(阳)宜(昌)战役。同时,日军的航空部队对重庆、成都等进行狂轰滥炸,扬言要在8月份南进昆明、北攻西安。在华北,日军为达到彻底摧毁各抗日根据地、巩固其占领区的目的,进一步加强了对华北交通线的控制,并整治运河,增设据点、碉堡、封锁沟、封锁墙,开始推行其“以铁路为柱,以公路为链,以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根据地被分割成无数井字形,好似一个个牢笼,妄图把活跃在华北平原的八路军禁锢起来。日军还发动伪军到处散布八路军“是搞乱的军队”“专打友军、不打日军”“游而不击、只吃饭不打仗”等众多谣言,来迷惑当地群众。

身处华北敌后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八路军)正、副总司令朱德、彭德怀及副参谋长左权,对全国的抗战局势、尤其是华北的抗战局势发展深感不安。一方面,日军的“囚笼政策”把抗日根据地与其他地区、根据地与根据地之间隔离了开来,八路军被封锁在穷乡僻壤,生存和发展极其艰难,华北抗日根据地日益缩小,许多根据地变为游击区。另一方面,根据地人民深受日军的祸害,日军所到之处,见人即杀,见屋即烧,见粮即抢,见女即奸,就连老百姓生活用的锅、碗、瓢、盆及生产用具也未能幸免,许多村庄变成灰烬,片瓦无存。

面对如此困境,朱德、彭德怀谋划在华北敌后发动一次较大规模的交通破袭战,打断日军的“柱子”,捣碎日军的“链子”,毁掉日军的“锁子”,打破日军的“囚笼政策”。1940年4月下旬,就交通破袭战问题,彭德怀与左权先后同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参谋长李达,三八五旅旅长陈锡联、三八六旅旅长陈赓,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八路军第三纵队兼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等人进行了多次讨论,最后,大家一致同意把作战主要目标放在正太铁路(石家庄至太原)上;同时,对平汉、同蒲、白晋、平绥等华北各主要铁路及主要公路也展开破袭,配合正太线的作战行动。

1940年7月22日,八路军总部向晋察冀军区和一二〇、一二九师下达《战役预备命令》,并报中共中央军委。命令简要地分析了1940年夏的抗战形势,明确提出了发动战役的目的:“彻底破坏正太线若干要隘,消灭部分敌人,收复若干重要名胜关隘据点,较长期截断该线交通。”要求各部队对其他重要铁路线,特别是平汉、同蒲等铁路“应同时组织有计划之总破袭,配合正太铁道战役之成功”。关于参加战役的总兵力,《战役预备命令》要求:“直接参加正太线作战之总兵力应不少于二十二个团。计:聂区(冀中在内)应派出十个团,一二九师派出八个团,一二〇师派出四至六个团。”随着战役的展开,八路军参战部队达到百余团约二十余万人,故称“百团大战”。8月8日,朱德、彭德怀、左权向聂荣臻、贺龙、关向应、刘伯承、邓小平发出了《战役行动命令》:“上列各集团及总部特务团统由总部直接指挥之……限八月二十日开始战斗。”

1940年8月20日22时,随着一颗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各路突击队猛虎下山般扑向敌人的车站和据点,雷鸣般的爆炸声,响彻正太路全线。同一时刻,平汉、同蒲、德石、沧石等铁路和公路干线上,枪炮声、炸药的爆破声也震撼着华北大地。在八路军总部的统一指挥下,一场以正太铁路为重点的、声势浩大的面向日军的交通总破袭战打响了。

百团大战经历了两个主动进攻阶段和一个反“扫荡”阶段。

第一阶段(8月20日至9月10日)是交通总破袭战,以破坏敌人在华北所占领的主要交通线为主,重点是正太铁路。8月20日夜,参战部队、游击队、民兵同时发起攻击,破击正太、同蒲、平汉、德石、平绥、北宁、津浦、白晋等铁路交通线,歼灭大量日伪军。敌人猝不及防,仓皇应战,顾此失彼,损失惨重。

第二阶段(9月22日至10月上旬)继续扩大战果,摧毁交通线两侧和深入各抗日根据地的敌伪据点。八路军攻占了许多据点和车站,破坏了日军占据的华北重要燃料基地、交通线两侧及深入根据地内的据点,发动了涞(源)灵(丘)、榆(社)辽(县)等战役。在涞灵战役中,晋察冀军区主力部队攻占涞源县城外围三甲村、东团堡等重要据点十多处,歼敌一千一百余人。为策应涞灵战役,冀中军区主力发动任(丘)河(间)大(城)肃(宁)战役,歼灭日伪军一千四百余人,攻克据点二十九处,破坏公路一百五十余公里。一二九师在榆辽战役中,连续攻占榆辽公路沿线据点多处,并攻下榆社县城,缴获大批武器,歼敌九百余人。一二〇师继续破击同蒲铁路北段,使该铁路线再次中断。

第三阶段(10月6日至12月5日)是反“扫荡”。从10月6日起,日军调集重兵,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的报复性“扫荡”。10月19日,八路军总部下达命令,华北根据地军民转入反“扫荡”作战。一二九师主力在山西新军配合下,粉碎日军对太行和太岳根据地的“扫荡”。晋察冀军民先后击退日军对平西和北岳地区的“扫荡”。一二〇师粉碎了日军两万余人对晋西北的“扫荡”。

百团大战共进行大小战斗一千八百余次,毙伤日军两万余人、伪军五千余人,俘日军两百八十一人、伪军一万八千余人,日军投降四十七人,伪军反正一千八百余人;破坏铁路四百七十多公里,公路一千五百多公里,桥梁、隧洞和火车站二百六十多处,摧毁大量敌堡和据点;缴获各种炮五十三门,各种枪五千九百余支,还缴获了一批军用物资。日军独立混成第四旅团被歼过半,第一、第二、第三、第八、第九、第十五、第十六独立混成旅团及第二十七、第三十六、第三十七、第四十一、第一一〇师团等均受到不同程度打击。

百团大战有力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日军方面不得不承认,百团大战“取得了奇袭的成功”,“给了华北方面军以极大打击”。日军把这次战役称为“挖心战”,并将每年的8月20日定为“挖心战”纪念日。

百团大战破坏了华北各地主要的铁路、公路交通,拔除了交通线上及两侧的大批日伪军据点,拆毁了许多日军封锁沟、墙,给日军的“囚笼政策”以沉重打击,也破坏了其“以战养战”将华北变为扩大侵略战争基地的企图。

日军在遭受打击后,惊呼“对华北应有再认识”,并由华中抽调兵力,对华北抗日根据地实施“更大规模的报复作战”。

毛泽东在看到八路军总部发往延安的百团大战第一批战报后,致电彭德怀:“百团大战真是令人兴奋,像这样的战斗是否还可以组织一两次?”

1940年9月10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分别发出《中央关于时局趋向的指示》和《中央关于“击敌和友”的军事行动总方针的指示》,充分肯定百团大战“给了日寇以沉重的打击,给了全国人民无穷的希望。中国国民党中央总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向朱德、彭德怀发来嘉勉电:“贵部窥此良机,断然出击,予敌甚大打击,特电嘉奖。”何应钦、卫立煌、阎锡山等军政长官也先后致电八路军总部,盛赞百团大战“不惟予敌寇以致命之打击,且予友军以精神上之鼓舞”,表示“嘉慰实深”。





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在前线观察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