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 工 兄 弟

作 者: 邱 彬

夸父追日的神话,

在我的心中曾印下深深的痕迹;

那些长年在地底深处,

默默贡献的矿工兄弟,

是追赶太阳的先驱;

在生活中积极进取,

在井下工作中业绩不菲;

兢兢业业、无私贡献,

披星戴月下井场,

满身汗水迎旭日;

给祖国建设送去无尽能源,

给千家万户带来暖春气息。


在硝烟和煤尘中、

他们的身影显得更加瑰丽;

煤矿的平淡生活,

煤矿的苦痛伤悲,

随着岁月的变迁,

只剩下流水般湍急;

那波光粼粼的水库,

那粗大葱郁的老樟树,

似乎在诉说着那不尽的回忆……


老樟树下不时传来的二胡琴音,

幽怨深沉、如歌如泣,

似乎在低吟着矿工生活的酸辛;

也似乎在宣示矿工们对美好生活的希冀;

矿工们在井下挥汗如雨,

闲遐时也不忘充电学习,

无数闪光点给人留下记忆;

矿工们也想有所作为,

他们有无边遐想,

展露出各色才艺;

触发了多少俊男靓女的想入菲菲;

憨厚笑容中透着自信,

给了多少人美好的乐趣。


怀着对美好明天的憧憬,

矿工们默默的工作 在深深地底;

身影闪动、奔跑如疾,

闲遐之时不忘笑谈逗趣;

三姑六婆、叔嫂妯娌,

是矿工们每天嘴边话题;

明星韵事、马路新闻,

大家说得唾沫乱飞;

风钻的震动,

震不垮矿工心头的美好愿望,

那滚滚煤流中,

他们的身影依然骄健雄伟。


灰尘满身,黑不溜秋,

他们谈笑风生、不忘初心,

他们满脸希望、眼光亮晶;

他们满手老茧、胸怀大志,

他们激昂文字、指点寰宇;

自强不息的路上毅力非凡,

酸甜苦辣、惟有自知。


改革的阵痛,

令许多矿工迷离,

自谋生路,

让许多人见识了贫富的落起

从矿山走向外面世界,

喧囂中也有不同的惊喜;

表现非凡的众多矿山儿女,

有人鱼跃龙门,

有人商海搏击,

有人仕途得意,

有人硕果累累,

有人收入不菲,

他们的作为令人敬佩;

他们是社会各界的翘楚,

他们是新时代的弄潮儿,

他们是矿山儿女的骄傲,

他们是矿山的蓬勃朝气。


习惯了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矿工兄弟,

如今不知何处寻找昔日的酒友,

寻找那诞喘欲滴的家乡美味;

家长里短的生活、

斤斤计较的小市民意识,

是矿工生活忠实印记;

往日风光旖旎,

今日己不见踪迹;

能扳倒井的"老大"们啊!

昔日的"酒仙"称雄矿山,

你们的酒量可曾见涨?

你们与"诗仙"李白仅只一字之遥的距离,

是否会感到遗憾和憋气。


有待来日:

我们到钤山顶上,

摆开八仙桌,斟满菊花酒。

神邀严嵩迎客、李白作陪;

梦寻卢肇吟诗、抱石绘画;

恭请众矿友入席、把酒言欢……

君不见:

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腾到海不复回。 (李白诗)

细思量: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苏轼词)

齐欢呼: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老骥伏励、志在千里。(曹操诗)

低声吟:

庭中翠陰延修竹,

林下幽芳折老梅。 (严嵩诗)


曾记否:

矿山前的老樟树下,

我们也曾龙騰虎跃、舞步飘逸;

在井下的硝烟弥漫里,

我们也曾引吭高歌、相互斗嘴;

在井口天轮飞转的隆隆声中,

我们不会忘却家中女人的那份惦记;

那小河上晃晃悠悠的缆桥,

如今不知何处寻觅。


当年倒满矸石的山坡上,

如今荊棘遍地,

只见茅草迎风摇曳;

历史不会重演,

时光不会倒退;

自已走过的路,

值得自已珍惜;

筚路蓝缕,

岁月更替;

我们曾经同舟共济。

" 老当益壮,宁知白首之心,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王勃语)


当年烛影摇红、满头梦想的青年男女,

如今都成了老态龙钟、白发豁齿,

我们都走进了夕阳里;

在公园的树影婆娑下,

我们也能翩然舞起;

背靠那长条石凳,

我们眯眼聆听树上鸟儿的叫啼,

耳中不时传来游人的胡言乱语和唱歌打屁。

我们坐在那小河边:

看那田野炊烟,

观那长河落日;

倾听乡村的鸡鸣狗叫,

领略那残阳余辉…………

(文中部分图片系网传,在此致谢。)

注:1、文中煤矿所在地系分宜县,县城边的山叫钤山。

2、文中提到的卢肇、分宜人,843年考中江西历史上第一状元;严嵩、系明朝宰相,分宜人;抱石、即付抱石,名画家、新余人。

3、文中提到的"老大"是对矿工们的习惯尊称。

写于2019年10月8日

改于2020年8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