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闻草居士

  佛经云: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彼岸花的名字,取得优雅而伤感!

  彼岸花喜爱生长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而坟地正是处于这样的环境,人们就把此花与死亡联系起来了。民间认为,人死后都要穿越奈何桥,去到彼岸的。从此以后就阴阳两隔,永不相见了。而此物花开不见叶、叶生不见花、花叶永不相见的怪异现象,就有了生死两隔的类比。

  我喜欢“彼岸花”这个厚重而优雅的名字,不喜欢惊悚阴森的说辞。我知道,梵语里她叫曼珠沙华,是天庭祥瑞之花。而在中国眼里她叫“红花石蒜”、“龙爪花”这些浅白的称谓。

  花还是那个花,是恶魔还是天使,是悲伤还是喜庆,是高贵还是卑微,全在看花的人意念里。

  恐惧死亡,贪恋活着,是任何生物本能。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是幸运的也是偶然的。有生就有死,生命总会终结,这又是必然的。

  我认识的彼岸花,不是开在虚妄幽冥里阴郁的恶之花,而是怒放在朗朗现世明媚阳光下的可爱花朵。

  她们朝我欣喜地仰起头,绯红的脸庞上有田间少女娇憨爽朗的神色。长长的花蕊恰到好处地弯出一片弧度,便是姑娘“巧笑倩兮”上翘的嘴角,从那快要笑出声来的花靥里,我读不到忧伤!

  彼岸的含义是丰富的,不应该只解读为灵魂最终的安息之地,还可以是充满希望憧憬的远方。此岸与彼岸的距离,可以是生与死的距离,也可以是现实与理想的距离。这距离,有时候一脚便能跨过去,有时候穷尽毕生亦枉然。但纵然这样,也要生而坚强,也不能徒劳悲伤,就像彼岸花那生生相错却依然旺盛生长的花与叶一样。

  彼岸花,大约是世界上最勾魂摄魄的花朵了。在秋天苍凉的原野上,这些不期而至的血色花朵,是如此突兀如此惊艳。像燃烧的火焰,点亮深秋的狂野。如同绝色的狐妖,摄人心魄,令人瞬间中蛊。

  彼岸花是一种大气、豪迈、勇敢的花,自有一种快意孤行酣畅淋漓的极致之美。我本想怜悯她,这样无端地承受着世间的毁誉和世人的白眼,但她显然是不需要的。

她是天地之间的精灵

她是游走红尘和净土的天使

她是彼岸的亲人派来抚慰心灵的微笑

她是人间最美艳动人的尤物

  感谢大家耐心的阅读,有空去山脚下、公园阴暗的树丛里观赏一下迷人的彼岸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