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后梁纪二》记载:初,唐末宦官典兵者多养军中壮士为子以自强,由是诸将亦效之。而蜀主尤多,惟宗懿等九人及宗特、宗平真其子;察裕、宗、宗寿皆其族人;宗翰姓孟,蜀主子姊子;宗范姓张,其母周氏为蜀主妾;自余假子百二十人皆功臣,虽冒姓连名而不禁婚姻。


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唐末宦官和执掌兵权的人收养"义子"来强大自己的势力范围成为了一种社会风尚,蜀王王建有养子一百二十多个。

五代十国是中国历史上比较特殊的一个时期,藩镇割据政权的军阀们都喜欢收"义子",这当然和社会的动乱有极大的关系。五代十国藩镇割据乱战,今天和你是兄弟,明天或许他脑袋就搬了家。在不讲究"礼、义、廉、耻"的乱世,军阀们只能靠收"义子"来维系利益集团,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样的记载在典籍中随处可见。


《资治通鉴》记载"嗣源爱其骁勇,养以为子。""徐温以金陵形胜,战舰所聚,乃自以淮南行军副使领州刺史,留广陵,以其假子元从指挥使知诰为州防遏兼楼船副使,往治之。""以诸孙畜之,累迁两府军粮都监使,卒获其用。""建及,许州人,姓王,李罕之之假子也。""岐王募华原贼帅温韬以为假子,"等比比皆是,晋王李克用就收了十三个"义子","十三太保"就来源于此。

但这些都靠不住,如十三太保李存孝因为战功卓著引起了其他义子们的嫉妒,在李克用面前搬弄是非,最终逼迫李存孝反叛被杀。这些义子们没有一个出来替李存孝说话,看到这一幕,晋王李克用也非常痛苦,十多天不理军政。


常言道"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在面对共同的利益受到侵犯时,会主动联合起来一致对外,这股力量是可怕的。

但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处在一个相对的矛盾中,亲兄弟之间为了利益骨肉相残的事历史上比比皆是,唐朝的李世民为了争夺皇位就杀了自己的大哥李建成和弟弟李元吉,还顺便带走了漂亮的弟媳为妾。儿子为了皇位杀掉父亲的历史上也举不胜举。


手头刚好一本《资治通鉴》,随手一翻就看见梁武帝朱温的儿子朱友杀老子的故事,《资治通鉴•后梁纪三》记载:"帝惊起,问:"反者为谁?"友曰:"非他人也。"帝曰:"我固疑此贼,恨不早杀之。汝悖逆如此,天地岂容汝乎!"友曰:"老贼万段!"友仆夫冯廷谔刺帝腹,刃出于背。"


可见,即便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似乎也不可靠,这实际上是人的劣根性,这些躲藏在阴暗面的人性遇上了合适的土壤一定会茁壮成长。所以,法律的作用源于此,原本靠道德来规范人的行为也是最不靠谱的。

但无论如何,父子、兄弟亲人有血缘关系的总是比外人靠得住,毕竟,"内乱"是自己人关起门来的事,对"外人”还是团结一致的,《诗经·小雅·棠棣》曰:"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中国古代特别讲究人和人之间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就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也要"拜把子"当兄弟,"拜把子"以后,意味着有一种无形的条律来约束自己在这个小团体的行为,如果谁违反了这个纪律,这个人就会被社会上人们约定成俗的习惯所抛弃。过去,社会生产力低下,社会战乱频繁,律法失去了效应,人们普遍缺乏安全感。


俗语说的好"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拜把子"也是想有个"傍靠".

古典名著《金瓶梅》第一回就是"西门庆热结十兄弟,武二郎冷遇亲哥嫂",说的是清河县的小财主西门庆要和平日里关系好的几个人结拜兄弟,对妻子吴月娘说"这帮人使着他,没有一个不依顺的,做事又十分停当,就是那谢子纯这个人,也不失为个伶俐能事的好人。咱如今是这等计较罢,只管恁会来会去,终不着个切实。咱不如到了会期,都结拜了兄弟罢,明日也有个靠傍些。"吴月娘却说"你也便别要说起这干人,那一个是那有良心和行货!无过每日来勾使的游魂撞尸。”


西门庆"拜把子"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关键的时候有个"靠傍",而吴月娘说这些人"靠不住",实际上两人说的都有道理。西门庆的这些兄弟们就揣摩他的心思,混吃混喝,帮西门庆干想干不好干的事。但西门庆死了以后,这些拜把子的兄弟中有一个叫吴典恩的就想讹诈吴月娘,没有一点兄弟的情分。

尤其是走江湖的侠客们最是看重这些歃血为盟"拜把子"的兄弟姐妹,中国古典名著《水浒传》中的好汉们一见面,第一件事就是"拜把子","拜了把子"成为了兄弟,就可以畅所欲言了,因为有了一种无形的"血缘关系"来维持这种关系,所以,《水浒传》中的一百零八人相互之间全部都是兄弟姐妹,《水浒传》也堪称"拜把子"的教课书。

最有名的"拜把子"当属《三国演义》中的"桃园结义",影视剧中的黑社会"拜把子"就要跪拜刘、关、张三人。实际上陈寿的《三国志》中记载刘、关、张三人并没有结拜兄弟,只是"情同兄弟",不过,人们更相信"桃园结义"一说。


《隋唐演义》中的瓦岗寨四十六位志同道合的兄弟在贾家楼"拜把子"也非常有名,但"把子"拜了,称兄道弟的兄弟们最后为了各自的利益各奔东西。民间就有谚语"宁学桃园三结义,不学瓦岗一柱香",看起来,"拜把子"的兄弟虽然有一个"拜"字把大家拉在一起,但弱不禁风的"拜把子"在利益面前同样灰飞烟灭。

如:刘、关、张三人正史中虽然不是兄弟,但"情同手足",关羽丢失了荆州脑袋搬了家,《三国演义》对这段故事大书特书,刘备大哭大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成天想着为关羽报仇。


其实我们仔细看看,关羽发动"襄樊之战"是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七月),败亡于十二月,刘备并没有马上给关羽报仇,而是忙着称帝(公元221年),发动"猇亭之战"是221年七月,离关羽死去已经一年半了。况且,刘备之所以出兵伐吴也不全是为了给关羽报仇.


据历史学家吕思勉先生考证,刘备出兵是因为称帝以后想秀秀肌肉,让曹魏和孙权看看"别以为哥丢了荆州,但哥仍然有实力伐吴",刘备也只能捡孙权这个"软柿子"捏捏。所以,什么"拜把子""情同手足"等等在利益面前统统不是事。

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有时候都靠不住,"拜把子"的兄弟和"义子"们就更靠不住了,而中国历史上之所以"拜把子"盛行,和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有极大的关系,也用"打断骨头连着筋"来说明血缘关系的重要性。


实际上,社会上人与人之间"拜把子"的行为只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每一个参与"拜把子"的人其实都想用这种行为约束和自己"拜把子"的人,当利益分配不均的时候每一个人又想从中获得最大的利益,由此产生的这种不可调和的矛盾使"拜把子"的行为动机充满了功利性和不确定性,也注定是不老靠的。

"无利不起早",当巨大的利益打破这种平衡的时候,这种靠"拜把子"走到一起的"兄弟"和"义子"之间的关系注定会分崩离析,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当我们读这些典籍的时候总是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总觉得那些事是古人干的事,离我们太过于遥远,可最近发生在杭州的杀妻案颠覆了我们的三观。


如此看来,历史在变,人性的恶却没有丝毫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