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诗山——敬亭山,每次路过总想上去看看,可能是离得不远,所以总有个下次。恰好这个夏天因新冠疫情的影响不能走远,于是来到了这个清凉而又诗意的地方。

  敬亭山因李白七次莅临,且留下“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而享誉大江南北。之所以被称为江南诗山,是因为自古以来就为文人名士所偏爱,留下了大量古诗词,谢眺的“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连”“玆山丹百里,合沓与云齐”等一些佳句名篇,也给这座并不高的小山渲染出文风雅韵。


  千百年来,那个曾经风流倜傥、志成高远、满腹经纶的诗人,也只能孤独的矗立在空旷的原野仰天长叹!

  何等气魄、何等庄严、何等辉煌的广教寺,如今也只剩下两座破败的砖塔,遥遥相对,执手相看泪眼!

  重金恢复的且改名为“宏愿寺”的硕大的寺庙,远没有了曾经的底韵。

只有旁边的这一汪碧水静静的守候在这里!

  眼前的层层茶园,给这个酷热的夏,带来丝丝的凉意。

  茶,也是敬亭山的另一张名片!不知是茶吸引了文人墨客,还是诗人雅士推崇了茶。

  见证了沧桑流年的古昭亭牌坊,依然漠视着淌过身边的岁月,不悲不喜。无论“昭亭”“敬亭”。

  潇潇的竹林小路把我们引向敬亭深处……

  不爱皇家爱太虚的玉真公主终于成了道士,令多少文人雅士抚首长嗟。

“玉真之仙人,时往太华峰。清晨鸣天鼓,飙欻腾双龙。弄电不辍手,行云本无踪。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这首《玉真仙人词》是在开元十七年时,李白和玉真公主见面时写下的。

  作为诗山,免不了会留下许多的名人墨迹。

  不敢附庸风雅,只能如实拍照供雅赏。更莫谈诗品或品诗了!

  蓦然,在一片翠绿的茶园之上,山之颠,有一气度不凡的建筑,古色古香,问之,原来是后来重建的“太白独坐楼”。《独坐敬亭山》缘此!

  登斯楼,极目楚天,宛陵尽收眼底。飘渺中的谢朓楼如太幻虚境;近处的翠绿茶园和葱浓的树木高低深浅如诗如画。看着眼前的美景,我们忘却了酷热。

  落日中的宛陵湖却又是一番美色,水天一色的晚霞中,似乎看到了暮归的渔人,还有流连忘返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