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友唐良峰,重庆人氏,正值壮年,令人心悦诚服之艺术家。善玩雕塑、书法、油画、素描等等等等,丹青藏于心,文章把于股,内在现于毫,从不争名图利,阿谀奉承,刻意做作,趋炎附势,故弄玄虚,装神弄鬼,欺世盗名,出卖灵魂,乃真性情也!常见其图文言语现之微群,随意抛洒,自由自在,弃之不问,甚觉可惜!偶发拾荒之心,私集于美篇,竟洋洋洒洒,火花四溅,五彩缤纷。自感私藏独赏对不住友人,于今放之圈中,望诸朋共享!

不知不觉,私下收集唐兄的疯言疯语竟已达三十篇,不难发现,字里行间那个卓而不群,高傲有趣的灵魂跃然眼前,细细品读那些嘻笑怒骂,五颜六色,黑白狂草,有棱有角的随意抛洒,人生那必然的酸甜苦辣,被他调出了不同的滋味和色彩,真实、辛辣、幽默、独特、放纵、潇洒、轩昂…,全在看似平常的思想奔放中完成,我想,没得俩刷子不可能做到,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大家,还是那句话,让人心悦诚服!

林建的画 人 最自接了当感知的 有两个领域 一为可视可触的物态世界 二为思维思想的精神世界 林建的画面构成 属后者的载体 这辟如没有歌词阐述的旋律与节奏之音乐 感应在非物态的时间空间 人 除对物质的存在有所认知 再就是对意识的升华崇尚 这种意识的升华 不附着固式的长宽高的形态 犹如文明 善良 忧郁 激昂 自由 亢奋 低沉 奔放 愤慨 苦闷 志向 正义……等等不以言状的精神体系 审美 应该是全面的 有眼睛可视的层面 也要有脑筋意识的层面 人 活一回 方才全面

郑恼火和我二爸是诗友 他们经常邀约起整一些雅聚唱合 他们的富有 根本就不在物质方面 而是在精神的至臻境界 他们一起喝闲茶屈指悉数吟哦聊唱古今事 一起手搭凉棚观暮云飞度过苍莽关山 把情怀慷慨起来 各自捉拿搓捏些字句 用纸笔录了 或忧愤 或愁郁 两相最为仇隙的 是天地 天地多有不公 都觉天下有才共十斗 我二爸与郑恼火各得四斗 除却八斗 余一斗给北大和清华 再剩一斗 便散给天下人来分之 原本 按流年算 六十年一甲子 秀才轮流做 今年该到我二爸和郑恼火的家 只是逢了庚子岁月 世道反辙 洪荒纷乱 人心不古 活生生地把我二爸和郑恼火的命理运势破了 得不着荣耀 于是 他俩在诗句里唱合的 大都恨的是猪往前拱 怨的是鸡朝后刨 偏就自家就没读着个初中 我二爸和郑恼火做的诗 只有我二爸和郑恼火懂 互赞了 就各自刨个土坑 把纸张默默用尘土盖了 在月光下 垒成个墓形 然后寻道回家吃夜食 我二爸与郑恼火每每都在此刻 虽为同路人 对诗的归宿 也有分歧 我二爸认为是种诗 郑恼火认为是埋诗 问我孰是孰非 他两个此刻 都在火头子上 我却不敢应答

我二爸和郑恼火的幺婶 见面了 我二爸提了一袋诗稿 郑恼火的幺婶准备了一挂唱词

我二爸口占一首:月朦胧使眼朦胧 伊在街头可想侬? 风撩墨云如牵心 哥寄情愫润花容 长泪落在甜酒里 只图今宵共欢同 明日它事且莫顾 二人当该随了从 锦绣铺盖胡乱翻 眼睛发绿脸发红。我二爸刚把诗句一呢喃完 郑恼火的二婶就转接了个戏曲唱腔: 呀呀……呸 太阳落山落过河 钥匙落到回水沱 落了钥匙单了锁 死了男人单了我 唉呀……吔 新配钥匙开旧锁 新找老公哦…… 来配我 唉嗨……呀。 他们在豆花馆见的画 谈得极投机 最后 好像是都坚持着由对方买单的事 闹崩了

郑恼火和我二爸是诗友 他们经常邀约起整一些雅聚唱合 他们的富有 根本就不在物质方面 而是在精神的至臻境界 他们一起喝闲茶屈指悉数吟哦聊唱古今事 一起手搭凉棚观暮云飞度过苍莽关山 把情怀慷慨起来 各自捉拿搓捏些字句 用纸笔录了 或忧愤 或愁郁 两相最为仇隙的 是天地 天地多有不公 都觉天下有才共十斗 我二爸与郑恼火各得四斗 除却八斗 余一斗给北大和清华 再剩一斗 便散给天下人来分之 原本 按流年算 六十年一甲子 秀才轮流做 今年该到我二爸和郑恼火的家 只是逢了庚子岁月 世道反辙 洪荒纷乱 人心不古 活生生地把我二爸和郑恼火的命理运势破了 得不着荣耀 于是 他俩在诗句里唱合的 大都恨的是猪往前拱 怨的是鸡朝后刨 偏就自家就没读着个初中 我二爸和郑恼火做的诗 只有我二爸和郑恼火懂 互赞了 就各自刨个土坑 把纸张默默用尘土盖了 在月光下 垒成个墓形 然后寻道回家吃夜食 我二爸与郑恼火每每都在此刻 虽为同路人 对诗的归宿 也有分歧 我二爸认为是种诗 郑恼火认为是埋诗 问我孰是孰非 他两个此刻 都在火头子上 我却不敢应答

在微信上看到 大谈特谈战争的份子 基本上是年过四十岁至七十岁范围的人 这部份人 除情绪和立场 并不知道当代实际战争为何物 就自己主动去当政治家 军事家 当代战争的模式 在昨晚也许是先进的 在今早也许就是落后的了 日新月异的态式 已经无法靠历史经验来估测和推演 完成其格局的胜负 每一次都有突越成因和异变可能 管它哪一派 年过三十岁 切莫口水翻天奢谈战争 因为 我们是科盲 除在微信和电视的信息上获点资料 来显摆自己有虚幻的宏才大略外 再无其它 本身 真有掌握与推行战争能力的人 是绝不到微信上来暴露战略和战术动态的 这是常识 也是逻辑

半岛的毁灭 波及至两江四岸的创作设计空间 因这主体地形地貌上的獠牙形式和牌位供奉形态体量 半岛如坟 其它设计再无法适从和调整

习毛笔字耍

邵常毅考进版画专业 后为版画系主任 整版画的人 要嘛接触版画之前 就具有思维的先天天赋 要嘛是接触版画过后 必练就思维成立后天的天赋 总之 做版画 是选择了最有创作功能的画种 邵常毅是个学者型艺术家 思维敏锐聪慧 见识广博深厚 特别善于融汇贯通 集其他大成于己用 形成自己独立的见解 功底扎实 在川美版画中 成就斐然 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 邵常毅还有一可敬之处是从不虚张声势 这在当今之艺术界 实在难能可贵

鸡屁眼上的突部瘤状 俗名为鸡翘 其味怪异 连鸡肛当作一并弃物 也有嗜好偏爱者 雅称为“七里香” 而今 国策已贯彻至鸡翘分寸部位 那么 鸡指拇上的油脂也可计算出%比的毫厘来 能把服务员的工资 扣她个精光

习毛笔字耍

前天我们还在两江影视城这条街上转悠 坎下是长江支流御临河 今天水就涨起来了

我个人极喜欢看林建的画 除可欣赏 还可阅读 读什么呢 读作者的格局 读气象 在静态的二维空间 读出画外的动态张力 读出蕴涵着弛骋的地火运行 读出风平浪静下奔流的暗涌 寻觅在一个突越到的节点上 厚积薄发 喷涌而出 这种画痕 是从灵魂奔腾出来的 是活画 不是那种给尸体穿戴衣冠 粉饰面目修整美容的炫技僵尸画 画 要有气 与人要有气一样 气象中 要有气势 气度 气质 气韵 形成气场 生发气息 气息呈显出正气 大气 胆气 才气 灵气 俊气 秀气 图视觉漂亮是小气 故弄玄虚是妖气 自欺欺人是戾气 食古不化是老气 吹嘘奉承是媚气 正负皆以气运 所以 只横眼一瞟 便知哪些画面可以入来视野 哪些画面不值注视 画 如其人 人有魂魄 画就有魂魄 人无魂魄 画就无魂魄 气生力 画面有无力度 和心胸有关 和眼界有关 和层级有关

夜 无事 微信选读有感 在这个农耕国度 延袭了几千年的板结土壤里 时至清朝 才被从海洋外来的坚船利炮犁开一道缝隙 把周而复始的传统古代 在两百来年间 推开了近代 现代 当代三道进程的门 但 这种被急速的世界文明引领着的 患有农耕性质的旧疾文化人群 还不适应人类进步的总体趋势 总在所谓的道德为外衣的意识和观念上固守 用狭隘的二元立场残虐人性 既然如此 文明以文明相对应 野蛮以野蛮相对应 这 我认为符合严复翻译的赫氏《天演论》书著法则 而今 是一个多维度的立体世界社会文化形态 不再是地域文化形态 文化 即存在和意识在推进时代过程中的文明教化 它只施与于尊崇文明的人 不施与于没具文明素质的人 因此 我赞同余秀华的詈骂

樵坪山 夜

天苍地茫一脱落

大宇倾墨几树拖

初秋不思来春事

梦短莫唱如何歌

龚曦的速写

刚获悉 中国十九冶集团公司入住禅山酒庄 这酒庄 我当初设计的理念 就定位在生产业态和旅游业态的融汇基础上 互为作用 当初的效益增值的目标 是指向休闲组团和散客 因设计理念所具的特异性质 打破行业界定的常规模式 被评定为三A景区 由国外建筑专业杂志刊载等因素 竞被十九冶集团一次选定 除厂区 花重金租用全部景区做长年办公场地 并将整个集团的招待酒 大都定为禅山酒庄的产酒 这 出乎我和酒庄老总的设计理念意料之外 但 坚信品质 你如果栽的是梧桐树 那么 引来栖息的就是金凤凰 反之 栽的是杂木丛 招来的便是小鸦雀 于此 祝愿禅山酒庄乐业发祥

如果 两江国际影视城的文化艺术品集市体系能按预期筹建完成 这个江西的老表 希望他来这里 我愿意和他做朋友 凡是进不了美协的人 我都愿意成朋友 艺术是全人类的 不是一个体制的 而且是多元的 不是一个模式的 艺术从业者们 先站直了自食其力活下去 只要不食人牙惠 不仰人鼻息 我们都应该是朋友

我一直以为郑恼火的人生都是一帆风顺的 没想到他还经历过这么多波折和坎坷 这视频 看起 让人又心酸 又励志

贺国丰的《求雨》 歌词不多 把天地人自然关联到生死交加状态 嘶裂出诚挚的心声 质朴得让魂魄颤栗

习毛笔字耍

习毛笔字耍

闻松评论 以历史基点出发 延展至技法作用的类型 相对客观地对作品的价值做了恰当的定位

习毛笔字耍

同学孟科的儿童美学素质培训方向 我个人是极赞赏的 他把意识和表现 形式和内容做同时并举 交叉施行 教为辅 导为主 这是很多儿童教育都没重视 或没认识到的主体脉络 往往只局限在兴趣愉乐范畴 孟科认为 许多儿童思维的创作基因 更强于成人很多倍 只是我们自以为是 居高临下地膜视了这种儿童特质 我一直想和孟科一起做个探索 把儿童的绘画和成人的绘画做个共展 文学有个门类叫比较文学 那么 美术也何尝不可做个比较美术学科的究习 美术 真不该在论资排辈的狭窄窒息空间里自嗨自慰

毕加索的格尔尼卡 世界级的历史名画 核心是人性 意识 精神 并非视觉上以真实物态技术的描绘表述 其张力 远超现实物态的罗列

习毛笔字耍

画 与绘有本质之别异 画由心胸中气生发韵势 绘由手艺辛苦勤劳制作 画是灵性的 绘是麻木的 画画和绘图 虽都在二维空间完成 但 似是 却而非 画可为家 绘只为匠

昨日 和林建 陈杰 四海 秦兵 新民等好友会聚 旧事连绵 这帮朋友 都是我当年介入沙坪坝土湾时的朋友 沙坪坝土湾又是重庆美术学思最浓郁的地方 也是我反叛市中区保守逃去开启茅塞的飞地 那里常聚的有当年重庆现代派先锋人物薛明德 邱万东等 有伤痕艺术的代表人物朱毅勇 罗中立等 土湾也是引领全国美术思潮“野草” 画展的发祥地 和北京响彻全国的“星星” 画展遥相呼应 因我接触土湾的时间较久 并受土湾的影响较深 至今 很多同学和朋友都认为我是沙坪坝的人 我喜欢林建的画 他虽是川美老资格的毕业生 但绝无院校派的迂腐痕迹 西画的特性是大张大扬 直接了当 和中国绘画内斂 做拙的审美方向恰好相反 昨日 有朋友曰我和林建是知音 或许 叫臭哄相投 这 大致和我们的土湾情结有着关联

主持贵州茅台百米红军长征雕塑 当年在歌乐山搭架制作到一半 因位置在山峦露天垭口 被过山风吹垮 压住十余来人 呼来两辆消防车救援 伤最重者 是腰椎被压断 我的车上就堆了五六个血肉模糊的伤者去医院抢救 弄得满车是血 后 转至棚内重做 此事故被登了重庆日报 找点卵子钱 赔医药费和损失费都不够 倒贴了好些出去 这是学生严玉来帮我重做 减少负担 她当年正读研究生 现为重庆师范大学的雕塑老师 当年跟我爬高空架子 十分辛苦 并不要一分劳酬 刚才她发来信息”祝老师快乐” 这让我实在感动 在这节日 不忘学生厚恩

今日教师节 发老师吴显林的视频 老师刚才说他这个年际春节要回重庆 甚是高兴 祝师安康愉快

今昨两天 都守在两江国际影视城 和周街霸冒雨寻标志的定位 看艺术街区场地清理状况 展览馆的展板已完工 明天铺地毯 周维在精心臻别进场画家及作品 烦杂事务在交叉进行中

今日 和黑山冒雨到两江国际影视城 用钢盔遮雨 我和黑山是几十年的雕塑老搭档 我是魔鬼 他是妖怪 为找饭钱 其间合作与设计了一些大型的玩意儿 今日在两江国际影视城吃晚饭 回忆起我把红岩烈士纪念馆的雕塑分了一部分给他 那是我们第一次合作 让我发现了他娃和我是一路货色 从此 几十年来 从耗脱青春到老气横秋 相互惺惺相惜 一路走来 我们又骂又吵 又恭又敬 今日到两江国际影视城 我是想邀他入伙 和他比较我和他 看哪个先死 哪个后死

我认为 马哥是用文学的功底在画画 这是许多只有画画技巧的人画画所无法企及的 这如同用铁棒磨针的故事 那个老太只知辛苦地勤劳磨针 并练就了许多左磨右磨的技巧 但 这颗针的终端用途 从姑娘磨成老太 她是没思考的 马哥却是从探选好矿开始 讲究冶炼 耐心锻打 精密制作等的过程累积来完成一针 并用与对心灵世界的缝纫 这 有着只为磨针之外的功夫 因此 磨针老太的辛劳 只算工夫 不算功夫 我个人是倾向喜欢看学者型艺术家作品的 其中 有人性 意识 精神的内涵 那些唯技术耍花招哄眼睛的画作 是靠选之又玄的大词 夸词 虚词包装的 马哥的画面 有心境渊源 这是我个人喜欢看和读的原因

习毛笔字耍

此心已至平常态

何必就身向佛禅

台湾的漫画家蔡志忠 虽然有点娘娘腔 但 所谈的内容 值得做艺术的人思考

美术界

厕池藤葛互纠缠

勾连攀附作雅观

根底尽是混沌水

一舀一勺朋友圈

罗少爷群毅跑云南去了

见鬼才罗旭弥勒的作品:

建筑群运用了超现实加后现代的建筑风格,整个建筑群没有使用一根钢筋、一颗钉子,用的只是当地烧制的红砖。用类似酒瓶形状代表了弥勒的红酒文化,同时还有彝族的火文化和共生向上的三种文化结合,极具欧洲艺术风情,又充满了田园诗意。(百度)

涂国洪就义 要枪毙他的 是到两江国际影视城艺术家街区来入伙的李劲松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 下一集拍涂国洪越狱 为偷钥匙 把他娃暗杀了

速写 影视城 雨景

速写 影视城小雨

鸠占鹊巢 一堆不应该刻意又胡乱地扔在此处的钢筋水泥垃圾

郑恼火一直都厌世 割过腕 吞过大剂量的安眠药 悬过梁 卧过轨 在马路上主动撞过货车 但 每每 总会逢着有人救助 总是不遂 于是 他对人类的仇恨 已达极至 包括对我 因我 在他翻越嘉陵江大桥栏杆时 扯稳了他还没迈过去的那只右腿 郑恼火是看了《红楼梦》最末章节的结尾 他向往也赞同曹雪芹叙述那“留下一片白茫茫的大地 真干净”的景致 郑恼火认为 人间 比地狱肮脏 所以 他寻求解脱 和寻求解脱的诸多法子 天不绝人 但凡坏人纵有千头万绪的自绝愿望 老天都会留着在世 定个好人命不长 祸害活千年的法则 让他一边厌世 又一边痛苦地活着 过生不如死的日子 我同情这个坏人 曾劝慰他不要依靠物理条件自杀 用自断经脉而死的方式了结 但因他内力不够 只把经脉自断了一半 至今 他对世界的认知 都是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之间 他有时认得出我 有时 又认不出我 我 至今都悔恨交加 一年前 我他妈的真不该借十万元钱给他 他竞把万字看不确切了 递个百元钞给我 还反要我找补九十元给他 不然 他就要爬电杆去摸高压线 郑恼火 老子交友不慎 昨天 我从窗外看见他低头专心用缝衣针在扎一个稻草人的心脏 稻草人胸口处贴了一张纸条 纸条上 写着我的名字

龚曦的人物动态速写 我个人对默写是十分推崇的 默写有极强的创作意识 而且 其中有丰富的哲理辩析 多由心理因素构成作品 具有主动功效的结果 不是靠视觉的复制 落入麻木的从属 它的特点 是无中生有 却符合人们的常规审视 比如西游记中的孙悟空 它是现实中并不存在的一个形态 但 在人们意识中被普遍承认 也情肯它在审视中的存在 同样 日记的真实 就远不及诗词的魅力 所以 我个人喜欢升华与超越和创建 它是思维的结晶 对靠技术技巧技能技法的物态真实复制 没有兴趣 看一张镜子反射类的画面 如同看一具化了妆的僵尸 鼻子是鼻子 眼睛是眼睛 只是 最缺的是灵魂

思维 导引着作为 人和人的差异 即由此产生 有些人靠间接经验墨守成规一辈子 有些人靠直接经验改变革新一辈子 有些人用间接经验和直接经验综合运用出符合实际法则的一辈子 人 基本在这三大类中区别开来 以各自的立场和标准 形成对时间与空间的认知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世界观 或者叫宇宙观 这观念 有宏观和微观的成立 相互融洽又相互对斥 于是 在哲学中便衡定出一个度来作用和作用于 思维的度和作为的度不尽相同 结果和结论就一定不同 但 其中有个现象 庸人以从众的标准嘲笑以独立特行思维标准的人事 却是常态 缩小来说 如同士兵嘲笑将军不会打枪 柴鸡嘲笑雄鹰不会啄虫 成语有曰“道不同 不相以为谋” 常规思维与独特思维即有此别异 杀猪有杀喉的 有杀肛的 各有各的教条

刚把施大伯的架上雕塑《忏悔者》发到朋友圈 便获得闻松的点赞 闻松是我极敬重朋友 他是一个绝不胡乱点赞的人 闻松也是中国美术学院的博士 中国著名的美术批评家 其观念领略先导于当今时代 学识渊博 见解深邃 思维敏捷 且刚直不阿 人格独立 施大伯与闻松互不相识 只唯作品 文松的赞 定是真赞

月亮代表我的心

当形色不被视觉收罗的物象原始状态奴役时候 就是思维开始解放的时候 那么 你就会从一个技能制作者的终结 转换到精神创作者的初始 将会踏入不成熟到成熟的途程 去寻觅自己独立的灵魂 并明确来这世界一趟的意义

从闻松处链接 此文十说 当用心读 何为真文化人 各自可作对鉴 当今 许多人把单科碎片知识当文化体系炫耀 装腔作势 实则是混淆概念 贻笑大方

时代 不应只有凄弃的徬徨 还应有大度的胸怀 如果 在时间与空间的交错中 我们已不合时宜 那么 就把道和路让开 并鼓励着可敬可畏后生前行 甘作为奠基 让后生踩在我们的肩上 接力奋进 开拓更广阔的世界 不做跘脚石 我喜欢敢叛逆老人的后起之秀 如同我当年敢叛逆自己的前辈 敢让后辈叛逆的前辈 才是德高望重的前辈 输不起淘汰的前辈 一为胸襟太窄 二为心是玻璃做的 但 无论如何地固执和保守 于时代来说 终都无济于事 世界应该是发展的 这个是真理 此图篇中 有我曾经的学生参赛作品《煌女》 很明显 他超越了我们 而且是超越许多 他们这一代 思维状态和表述状态 是世界的 而我们 却是地域的 事实是 我们在很多方面 特别是科技语构方面 我们在他们面前 是陌生的 甚至 是幼稚的 敢承认么? 老艺术家们

习毛笔字耍

习毛笔字耍

这年头 啥都贴着艺术二字 还缀个家 兀地优越起来 仰了双目望着天空 仿了螃蟹那种步伐 用外八字方式走路

习毛笔字耍

颠覆人类的摄影

郑恼火收我为徒后 就严格训练我的业务水平 他扮个悲戚呆痴的面孔做版本 要我仿 我昨晚练习一个通宵 凭禀赋 我做成的面貌 如在殡仪馆现场的代入感 会胜过他 今晨 他在电话里又教习我练哭腔 特别是“节哀”二字 让人听着的味 是酸楚味 须带大半的鼻音 节奏在喉头扁桃处变换出哽咽 用欲言又止的状态 使劲摇握送份子钱的来宾手 这个活 是把细活 待来宾眼角发红挂泪时 就要赶紧松开 好让来宾腾出手掏份子钱 欲擒故纵 是内循环经济最难掌握的文化要点 郑恼火带我到火葬场去发展情感产业 也是需要强调组织纪律的 因为 与不知名的死人亲属握手 实是悲哀产业 这个产业的破产机率极大 如果一旦被哀家识出破绽 我两师徒就定会被一顿暴打 就会成人们化悲痛为力量的追袭目标 这是高危职业 郑恼火一直特别强调我们经营的事业性质 郑恼火要求我们都用化名工作 今后 不管我们企业发展在主城或至郊县的任何火葬场 为规避风险 郑恼火叫我仿微信上的化名 要我叫他“咦哟咦” 他叫我“哟咦哟” 职工的称谓 也内循环

暮势

小喙啼秋衰

巨影尘朦胧

知苇连根腐

望尽是垂丛

这是一个给儿童定期检查身体健康状态的医院 墙上挂了一些画作 导引儿童从小进入接触美学的感应状态 起潜移默化的作用 还有每个街区都设有图书馆 其中 划出有阅读 游戏 音乐 画展等几个区域 除对儿童的教育完备 就是对儿童的保护完备 比如 就是你自家有游泳池 国家有制度 绝不允许未满七岁的儿童进入 即是儿童满了七岁 也要到指定培训机构训练 获得证件后 才可进得自家游泳池 如有违禁 等于犯法 社会有了秩序 人生的过程 就是文明过程 如不有秩序 人生的过程 就是野蛮的过程

蒙中 青年才俊 移居苍山洱海久矣 善读善书 品格德行承于高古之雅尚 介乎山水间 避世修心性 尽作为 肝胆晶莹 气节坦诚 N年前 我为中国美协重庆创作中心执委主任时 他毕业不久 即协我工作 便知他非等闲之辈 蒙中后为重庆书法家协会的副会长 见其朽腐 毅然绝裂 独善其身 持节云中 今在业界卓有成就

闻松说:

福建画家陈明华,判断力如此,略感意外。他转发多次王克举烂画,以为是投名状混个江湖,还多少为之遗憾,却不料想他的眼力就真的那样。一个前现代型的艺术匠人而已……这些人真的以为挥舞几招大刀就是绝世武功了……

见闻松发截图和语评 便知这国度的画者 多为如陈明华类 思维定位于狭隘的玩技层级 闻松是学者直接说 是对画作的审评者与导引者 不是制作者 这如同对建筑整体的概念 建筑的成立效果 也许是设计者几根线条的草图导应 经调整固化后 才引导砖工和泥木水电的劳动者用制作技术辅助完成 设计者与劳动者 有别异 一是用脑力 一是用体力 一是用想法 一是用做法 陈明华相当于叫闻松去和他比较砌砖的技能 也相当于士兵要将军来比枪法 如果是看地图作战 这士兵就会睁眼一抹黑 中国 陈明华这类画者极多 闻松这种学者极少 所以 艺术界日渐没落

闲得无聊时 速写几只猫来耍 偶也小趣一回

草稿 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