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疫情,今年去成都工业学院拍鱼吃荷花也受到了限制,每天只能有五名摄影爱好者可进去拍摄鱼吃荷花的奇景。我最后一次排队应该是八月七日去拍摄的,但因八月七日至十一日几个同事约我去稻城亚丁,结果七号没去拍成,改为了八月十四日。等到那天,我早上六点半就去了成都工业学院的九洲湖等鱼儿欢跳,鱼儿到了七点过才开始跳跃,拍到八点过点,微信来了条消息,郫都区作家协会主席、国学会会长丶文化馆老馆长陈治安约我喝茶,所以拍到九点左右我就收拾好前去会友喝茶去了。这应该是我今年最后一次拍鱼吃荷花了!这里我也把最后一次拍的鱼吃荷花分享给大家。

鱼会吃荷花?相信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也没见过,古今中外的文字典籍中也很少记载。

最早发现这一奇观的严老师,他是一个酷爱摄影的爱好者,他把拍到的鱼吃荷花的照片传到网上后,一时在摄影爱好者中沸腾了。我们知道鱼吃虾,鱼吃水草,却想象不出鱼跃出水面去吃那娇艳欲滴的荷花,那是怎样一幅动人的画面?

摄影爱好者纷纷驱车前往成都,更有甚者坐飞机去拍摄,这种热情恐怕只有摄影人才懂了。不久又有人在北京郊外一荷塘发现了这种情景,一时摄影人又云集帝都,几十架摄像机对准了传说中鱼吃荷花之处,这种场面蔚为壮观,振奋人心。

九洲湖荷塘面积挺大,荷花占有了半边水塘,又有许多刺莲硕大如圆盖的莲叶漂浮在水面。荷塘四周翠柳依依,菖蒲飘香,粉的白的荷花朵朵开放,荷叶相依相偎,面对这样一片美丽的荷塘,摄影人是无比的喜悦。他们个个瞄准镜头,耐心地等待,等待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周围的市民奇怪,荷花还是原来的荷花,怎么就一下吸引了这么多人,来了这么多拍照的?

人类对美的追求和探索从未停止过脚步,正是这种精神和力量让一代代人享受了艺术之美。现在,这一刻终于来了。鱼儿出现了,摄影师们纷纷按下了快门,开启了慢镜头。

一条灰黑色的草鱼忽地跃出了水面,往上跳跃,撩起了晶莹的水珠,四散开来。它张开嘴巴,想去咬动一朵粉白色的荷花,显然它第一次起跳的高度不够,力道不足,嘴巴只是轻轻触碰了花瓣,轻轻吻了花瓣,就掉落了下来。它迅速地第二次跳跃,又迅速地滑落了下来。

看上去这条鱼有几斤重了。它跃出水面的身姿如一道弧线般优美。它不甘心,它已经多次照见了这朵荷花投在水中的倩影,它渴望拥有它。它再次使足了劲腾空而起,用湿漉漉的嘴巴叼住了一片花瓣。可怜这白衣仙子纤细的腰肢顿时晃动了起来,花朵左倒右歪,前仰后合,如被狂风吹打。鱼儿越是咬得紧,花儿越是不肯就范。鱼儿急了,它把头用力一甩,半片花瓣就被它撕了下来。它衔着花瓣,带着最后的一点力气,心满意足地滑落了水中。

音乐不知何时飘荡在湖面上,那是一首《大鱼》的古筝曲,鱼儿也是听得懂音乐的,它们在水中更欢畅了。这时摄影师镜头中的奇景出现了,两条鲤鱼同时跃出了水面,一起张着嘴巴扑向了荷花,轻盈地,优雅地,毫不费力地,就各自咬下了一片花瓣。它们像训练过的双人跳水员,动作娴熟一致,经过起跳高空翻转后完美地潜入水中。娇嫩的荷花经过鱼儿们一次次的偷袭,已残缺不全,最后只剩半边有花瓣,露出了藏在里面的嫩黄小莲蓬。

在一盘盘刺莲围绕的中间,有一朵开得特别娇艳动人,黄色的花蕊,粉色重叠的花瓣,它是红粉佳人,出水不高,正独自顾影自怜。它一下就吸引了摄影师的目光,也吸引了鱼儿们的到来。一条鱼儿早已从水中偷窥了佳人的倩影。看得出这条鱼性情勇猛,一跃出水面就水花四溅。它一口衔住了一片花瓣,并且想把整朵花拥为己有,用尽全力把荷花往水里拖去。这位佳人一时花容失色,衣裳零乱,裙裾飞扬,犹如贵妃醉酒起舞,伴着羽衣霓裳曲,醉倒在池中。最终一番纠缠,鱼儿离开佳人,仰面朝天,含着一片花瓣,慢慢地沉下去,沉下去。

太美了,太美了!鱼吃荷花,鱼吻荷花,鱼想荷花,鱼爱荷花!人有情,花有情,鱼也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