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清风,踏浪掀牖

轻吻着这一肃穆狭小的洁色世界

一束秋阳,折镜穿罅

温煦地抚慰着素衾里安详昏睡的母亲


“我们到老就和奶奶一样,想想好怕”

妻啜泣道

伫立病榻,望着沧桑刀纹的

母亲。无语哽噎,默默

牵起妻的手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每个母亲都有过曾经

每个曾经都蕴藏着诗意般的青春与美好

千年如此,万年亦然……


白衣天使,穿来梭去

好想,褪其素衣缟帽

竀视其肉体里的灵魂

可否如儿时般神的崇敬

沒有答案

眸子里依稀只有大片模模糊糊的

白色的影


“妈妈醒了!",亲人们互传喜迅

叮铃铃……女儿的电话

“外公,太奶奶醒了吗……"

那头传来的是三岁外孙童蒙稚嫩的天音

泪,瞬间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