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两位傻美人》

(一)

上世纪90年代,前门草厂13条,有两位傻姑娘。一个叫小芳,一个叫肖小雅。

小芳大脑炎后遗症患者,时年22岁。大脑反应迟钝,与人交谈困难。乌黑浓密的头发,小芳天天把两个辩子梳理的整整齐齐,黝黑的皮肤却挡不住端庄秀丽的美丽面容。身上穿的旧衣服,虽然已经褪色却也是很整齐,疾病虽然使她的智力下降,但并未磨灭姑娘爱美的天性。

小芳自小出生在这里,原本聪明漂亮的她,很受父母的喜爱。但在她16岁时得了急性大脑炎,命运发生了急剧变化。 虽然医生保住了她的性命,但后遗症使她的智商急剧下降,什么家务活也干不了,更上不了学。反倒是经常给父母添麻烦。

刚开始父母还是努力包容她,但时间一久耐心就被磨没了,父母对子女的爱,慢慢转移到弟弟和妹妹身上,她成了被爱情遗忘的角落。

小芳经常被训斥和辱骂,有时还被殴打,街坊邻里很是同情小芳,纷纷指责小芳的父母。

小芳的父母非但没有接受意见,反而与街坊邻里唇枪舌剑,搞得矛盾不断升级,最后索性从这里搬走了。

到了新的居所,没有了街坊邻里的劝阻,父母对小芳的打骂更是不断升级变本加厉。

小芳日夜思念,从小疼她爱她,呵护她的街坊邻里,终于有一天,她又独自回到了前门,掀开衣服,让大妈大婶看看被打伤的痕迹,街坊邻里把这一情况汇报了派出所。

(二)

派出所将其父母传唤到派出所对其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和耐心的说服教育。明确指出:这是虐待子女,如若再犯,将追究法律责任。

父母认了错,并表示今后不再重犯。于是父母将小芳带回了家。

可是没过多久,小芳又重新回到前门。派出所也很无奈,送孤儿院其有父母不符合入园条件,送回家,父母对她又不好。

所以小芳这事只能顺其自然,听之任之。

可怜的小芳姑娘,一年四季就睡在副食店卖菜用的铁柜下面,熬过了一个又一个寒冬酷暑。饭菜全是街坊邻里送给她,爱美爱干净的小芳姑娘,一年到头该到哪里去洗澡洗衣呢?小芳受尽了苦难。

(三)

一个寒冬的夜晚,联防队员在巡逻时发现铁柜里有声音,结果发现一男子正与小芳发生关系。

派出所里,小芳前言不搭后语,只有一件事说明白了:她喜欢这个男人,她愿意与男人发生关系。

男人名叫石磊,他很爽快,竹筒子倒豆脯一干二净。为民警们解开了小芳不肯离开此地的迷团。

原来他们两小无猜,情投意合,小学和中学都是同桌,两人心照不宣,彼此照应,形影相随。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小芳得了大脑炎后遗症,智力急剧下降。石磊心如刀绞,坐卧不安,夜不能寐,一心想把小凤接到家住。

父母明白儿子的心情,既心疼儿子,又担心儿子不理智,于是对儿子说:“我们也很同情小芳,其父母那么不讲理,我们做事一定要谨慎。第一,你们俩还不到结婚年龄,第二,小芳的病很严重,我们没有能力照顾她一辈子”

石磊心想:父母说的有道理,小芳父母天天来捣乱,以后的日子真的没法过。

就这样,数年后石磊与别的姑娘结婚生子,石磊和父母天天为小芳送饭送水。

小芳洗澡洗衣都在石磊父母家完成。

小芳对石磊却是痴心不改,上学时想说,却不敢说的话,现在却经常偷偷对石磊说:“小磊,我爱你”。

石磊怕妻子知道后生气,所以就发生了铁柜下面的事情。

民警听完石磊的故事,到居民家进行了认真调查核实,许多居民了解这个情况,为石磊作证。

(四)

国家为了保障精神病等智力障碍的妇女,刑法明确规定:凡与智力障碍妇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一律认定为强奸罪。但有一种情况除外,那就是与妇女结婚。

民警向石磊讲解了刑法,并表示向分局提供减刑的材料。刑法规定判3——10年

,派出所建议判3年,法院采纳了!


(五)

肖小雅天生聪慧丽质,父母对她疼爱有加,为了让她的生活更好些,父母放弃了再生子女的计划。

肖小雅参加工作,邂逅了一位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男人。从此坠入爱河,不能自拔,同居多年之后才发现,男人有妻子和孩子。

小雅要求男子离婚,与自己结婚。男方拒绝,表示赔偿一部分钱后分道扬镳,结果小雅因此得了青春性精神病。

从此以后,小雅精神难以自控。经常到街上去找年轻的男子聊天,有时还赤身裸体的到街上。

为了照顾小雅,妈妈提前退休,时刻跟在小雅身边。

俗话说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小雅真是不让人省心,稍微给她个空子,她就又出去闹事。

作者刚到派出所没有多久,一天作者正在聚精会神的为居民办理户口,忽然有人当当当的敲起了桌子:“喂帅哥新来的吧?”

我抬头一看,敲桌子的是位20多岁漂亮的姑娘,她留着时髦的发型,白白细嫩的皮肤,五官端正,一对柳叶眉镶嵌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上方,高翘的鼻子,红润小巧的嘴。

我问道:“同志,您有什么事情?”她俏皮地呼扇着大眼睛说:“有啊,就是找你来了”我心想:这么漂亮的女孩,为什么说话这么不着调?

这时李大姐走进来:“小雅,又到这里捣乱来了”小雅回答道:“大姐,这回我真没捣乱,帅哥,可以给我证明”

“证明什么呀?你除了捣乱,还会什么?赶紧回家去”说话的是身高体壮的郝小谦。李大姐说:“快出去,你妈在门口等着你呢?你若再不听话,给你送精神病医院去”小雅忙说:“大姐,千万别送。我这就走”边说边推门往外走,刚刚出门又扭回头说道:“帅哥,明天我请你看电影去?”,说完一溜烟的跑出大门外。

郝小谦对着我说:“蓝天,你别理她,那是个神经病,去年冬天特冷的一天,小雅又光着屁股跑出来,我只能把大衣脱下来,让她穿上,她不回家,我拉了半天才把她拉回家,结果我感冒发烧一周”。

李大姐说:“蓝天,你千万别给她好脸,不然她就黏上你了”。

有人对小雅妈妈说:“给小雅找个对象,结了婚她就好了”男青年知道小雅是精神病人后扭头就跑,没有一个愿意与她结婚。

小雅的故事就这样不断的重复着……

(第15章待续)

我个人认为法律应该是,维护道德底线的强制手段。

两者之间不应冲突,不应对立。

道德是人类发展的自然产物,是被人们普遍认可和接受的精神制约机制。

社会主义的价值观提唱得非常好,如诚实守信。

这些非常好的价值观,怎么让老百姓支持和遵守?我觉得这时就要有相应的法律支持,对遵守的人给予保护,对违反的人给予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