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代人都有着不同的童年经历。对于每个人来说,童年并没有一个标准或清晰的模样,多多少少打着时代的印记。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孩子们玩的很简单,往往追追打打就是一天。

  我们小时候放学比较早,到家不久就把作业写完了。孩子们不约而同地聚在一起,商量玩儿什么、跟谁玩儿,男的、女的、大的、小的,各玩儿各的,互不干扰。大多数游戏项目都免不了奔跑,即锻炼了身体又学习了集体完成活动的群体精神与能力。因为没有大人的吆三喝四,玩儿得那叫一个尽兴。玩儿的肚子叫了,满头大汗地跑回家吃晚饭。吃饱了再研究晚上的项目,每天乐此不疲......

  我的家乡是个典型的东北山城。由于地处北国,冬季漫长,我对家乡的雪总有一种痴痴的爱恋。我的童年就是在雪地里玩大的,小时候冬季滑雪成了我们的最爱。那时的雪一下就是一个冬季,不开春雪是不会化的。


  每年大雪纷飞时,我和那些男孩子一样,总是带着自制的小爬犁或脚滑子,到有山坡的道路去玩。

  滑爬犁,是我们东北小朋友,在冬天喜欢的游戏,找几块木板,做成小爬犁,在爬犁下面,加上铁丝,也有在下边安装上粗钢筋,这样的雪爬犁滑行更快,有的还在爬犁前边连接一个可以控制方向的脚蹬。那时本溪的冬天经常下大雪,我们忘了寒冷,忘了那是在零下30度的严寒下在玩滑雪。我们在爬犁上坐好后,爬犁沿坡路顺势滑下去,如果坐好了,爬犁不歪就甩不下去,坐得不好就有可能在半道上掉下去。我们疯狂的享受着这种玩法的乐趣,心里别提有多爽了,甭说寒冷了,我们身上还流着汗呢。山城本溪坡路多,路上的汽车寥寥无几,找一个有大下坡的地方,我们还一起比赛,看谁滑得快、滑得远,滑到坡下,再将爬犁拉上来,反复操作,一玩就可以玩一天。因为北方冬天只吃两顿饭,所以每次都是妈妈叫回家吃饭,才不情愿回家的,这真是东北冬天不可少的玩具。


童年的记忆令人终生难忘。小时候的我们就如初生牛犊,胆子大得出奇,意识不到滑雪时危险四伏。因为陡坡路下面是何种情况,根本无法识辨。在有70度的山坡上往下滑雪,偶尔也会有大汽车路过,如果不注意,后果可想而知。可童年的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一点不知道害怕。我们玩的爬犁有时在半道上磕磕碰碰,翻了跌了,急急忙忙重新坐好,也不管身上这痛那痒继续上路,跌跌撞撞一路下去;喊着笑着,声音在雪坡路上回响,坡路上变成了有声有色的童话世界。

我最爱的脚滑子。

不小心摔了个仰面朝天。

  脚滑子就是找两块和脚一样大的木板,在木板下面钉两条粗铁丝,再在木板两边钉几个钉子,拴上绳子,绳子把脚绷住,我们就可以用这块木板当做滑板,满街滑雪滑冰了。小时候,冬天到处都是冰雪,上学放学的路上也是冰雪铺路,所以男孩子脚上成天缠着脚滑子,是代步工具,又是玩具。


大街上仍留有厚厚的积雪。由于人踩车轧,松软雪白的积雪变成又滑又硬的雪橇板。孩子们各尽所能找来一些长短宽与脚板相同的木板,在木板上安上两根8号铁线,脚滑子前侧木板上再釘上两颗铁钉,滑雪起步奔跑时,两颗铁钉帽可以起到蹬雪地助滑的作用。遇到弯道坡陡处,脚滑子就会偏离方向,飞出去老远,摔个屁股墩儿是常有的事。不过不必担心,决对不会受伤。摔倒后绝不沮丧,反尔跟着大家一起哈哈大笑,似乎摔倒比滑雪更有乐趣,这叫自娱自乐充满幽默。那时候大街上没有几辆汽车,即使偶尔有汽车开来,稍等一会儿就行了。可现在不同了,不仅无雪可滑,而且汽车比行人还多,别说滑雪了,就连在街上行走都不怎么安全,要想滑雪还得到滑雪场去。


过去由于物质匮乏,孩子们都特别心灵手巧,用各种简单易行的游戏来娱乐精神和充实生活。不像现在的电子游戏动动手指就能玩,当时所有的游戏都必须身体力行才行,而且那时的游戏种类实在是不少,再加上全国各个城市及乡村各据特色的游戏,估计是数也数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