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夏天,更爱蝉鸣声声的童年。

夏至过,天变热,夏天来临。而对于农村孩子来说,听到蝉鸣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夏天来到了。

“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着有趣的童年。” 每当听到这首歌时,蝉鸣声声的童年便会浮现在眼前。

农村之夏多半是沉浸在静谧和祥和之中的,远离都市的车水马龙和繁华喧嚣,遍地生长的各种树木便替代了城市的高楼大厦。于是蝉便有了天然的栖息地,不绝于耳的蝉鸣便成了夏的主旋律。


到了蝉鸣时节,不知是哪一只蝉儿,不甘寂寞地最先鸣叫起来,紧接着无数只蝉便跟着加入了大合唱,这时的整个村子便变得热闹沸腾起来。童年的我就是听着这一年年夏日的蝉鸣长大的。

  夏日的清晨,树丛间的枝叶还闪烁着晶莹剔透的露珠,忽然蝉一声清脆的悠鸣,便拉开了盛夏的帷幕。一蝉唱,百蝉和,众蝉成群结队、呼朋唤友,奏响了一场 “百鸟朝凤” 。蝉声似潺潺溪水流淌,让人心里感到清澈明净。因为有了它们,整个村子才散发出更加浓郁热烈的乡土气息。

  午后,烈日当空,天气变得闷热起来。群蝉便朝着最亮、最热的方向,撒欢似的叫得更响了。美妙动听的蝉鸣,不断地在人们的耳边萦绕回旋,宛如正在演奏着一曲恢宏的交响乐。我常常在这样的午后,躺在树下的绿茵里,观蝉听鸣。蝉鸣或轻柔委婉、或低沉悲切、或高亢激越、或雄伟嘹亮。听着这绵延不绝的天籁之音,不禁浮想联翩。


声声蝉鸣,时而让人欢快愉悦;时而让人感伤惆怅;时而让人忧怨沉思;时而让人亢奋激昂。它用不同的节奏和旋律,撩拨起你的心灵之弦,勾忆起你的喜怒哀乐。在随风飘荡、强弱交替的蝉鸣声中,草木茂密、瓜果飘香,乡村的一切都显得那样的祥和而恬静。

  黄昏时分,炊烟四起,暮色渐浓。这时仍然有蝉在枝头低吟浅唱,只是或远或近、或大或小、似有似无。此时的蝉声虽不再高亢激昂,但比白天更增添了几分朦胧与神秘的色彩。

 


  我对蝉鸣的喜爱,也缘于对蝉的认识。

在农村,蝉也叫“知了”、“窝蝇”。蝉羽化后的壳叫蝉蜕,我们农村人叫“窝蝇个娄”,它是一种中药材,有疏散风热、开音明目之功效。

夏日清晨,我常常和小伙伴们带上竹篮和长长的竹竿,到村里的大树上寻找“窝蝇个娄”,等积攒起来后便到乡里的供销社卖掉,换点钱买一些文具和吃喝之类的东西。


记得有一次,我们发现村西小河边一棵大柳树上有四五个“窝蝇个娄”,可树枝却伸到河面上,手里的竹竿太短,够不着。我便脱鞋爬到树上,用手去折那一根树枝。刚把树枝折断,脚下便一下子踩空了,于是连人带枝一起掉进河里。等被大伙儿捞起,落汤鸡一般,浑身湿漉漉的,可手里还奇迹般地紧紧攥着那根挂着“窝蝇个娄”的树枝。看到我那滑稽的样子,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

蝉的幼虫都要在暗泥里生活好几年,有的甚至要在地下待上十几年之久。经过漫长艰难的苦苦煎熬,终于有一天爬出地面,在阳光之下羽化成虫、引吭高歌。这样快乐美好的时日,仅有短短一个月的光景。

蝉这动听的鸣叫,是为了追求爱情,追求美好的生活。它寻找另一半,然后延续生命,最终进入生生不息的岁月轮回。我为蝉这种锲而不舍的生活态度所感动,也对它艰韧灿烂的一生产生了由衷的敬意。


蝉是一种颇有恒心和毅力的昆虫。蝉鸣是对生命本真的热情歌唱,也是对美好爱情的执着追求。它们从早到晚,不知疲倦地奏着乐,向另一半抒发着自己的心声。除了白天有的还一直坚持到深夜,它们似乎是想要吵醒乡村农人的美梦。向人们炫耀自己历经多年才终究修炼成的青春和生命。

  千百年来,蝉就这样一直在人们耳边鸣叫,仿佛在诉说它们早已知道了生命的来之不易。因此要在时日不多的光阴里,尽情地欢唱,酣畅淋漓地,宣示爱情的执着、显示生命的价值,将生命幻化成一曲曲壮美的千古绝唱,将生命谱写成一首首华丽的传世篇章。并献给大自然里最激情、最炽烈的夏日时光。


没有蝉声的夏天是寂寞的,没有蝉声的童年是残缺的。

古代很多文人墨客都会不吝笔墨地把蝉写进诗词中。“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月鸣蝉” 写出了蝉给夏夜带来的幽美和深远。“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 更是赋予了蝉不同的内涵和象征。

夏日漫长,把盏沉吟,蝉声又起。童年与蝉的那些往事影像般地历历在目。我们仿佛又回到了那早已逝去的童年,仿佛又回到了那热情似火、蝉鸣声声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