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菠萝一名的起源与波罗密(蜜)有关。汉语中波罗密(蜜)一词一为佛教用语,指到达彼岸;二指一种热带水果,现今被规范成菠萝蜜。菠萝蜜(或波罗密、蜜)是原产于印度,很早就传入东南亚和中国(唐代,一说南北朝传入)热带亚热带地区的热带水果。今又叫木菠萝、树菠萝、天波罗等。波罗蜜(密)与佛教有关,而佛教是源于印度,后传入中国并中国化了的大宗教。波罗蜜是梵文Paramim的音意译的结合。最初译为波罗密多,后“多”字省略。指称果树的波罗密后又因其果实又大(如冬瓜大),又甜,便称为波罗蜜。

其次,用波罗蜜指称菠萝还与佛教塑像联系密切。亲手削过菠萝皮、吃过菠萝的人便知道,菠萝果实的外壳有许多六角形(或六边形)刺结瘤或日果刺,即小花的遗迹,颇像佛祖、菩萨塑像头部头发的螺髻(如乐山大佛像,大足石刻佛像,各种石雕佛像)。在佛教史上多数石刻佛像与生活中的佛教僧人和尚尼姑不同,后者一般剃为光头。而佛像多塑成有发并梳成螺髻,当然也有戴帽、头巾的、光头的。可以想像中国古人因受佛教影响,便把这种来自西方由西方人传入的美洲水果称为波罗蜜,后又简称为波罗。

再次,有一位叫马可·波罗的人在中西文化交流史上影响很大。他来自意大利,元初来华在中国呆了十几年,回去后写了一本《马可·波罗游记》,激起西方人对中国的极大兴趣和热烈向往。所以,叫这种水果(pineapple)为菠萝(波罗)还有一点洋味,与它由西方(人)传来吻合。

美洲菠萝初传入时与由印度、东南亚传入的菠萝蜜有些混淆。但这两种热带水果实在差别很大,于是人们对它的称谓也渐渐分开。清乾隆年间的李调元在《南越笔记》卷十三中说:“粤中凡村居路旁多植山波罗,横梗如拳,叶多刺,足卫衡宇”。可知这时又指称美洲水果的波罗蜜已简约为波罗;前面并加限制词“山”,表示它可栽种在山坡上。清道光年的吴其在其所著《植物名实图考》卷三十一中说:“露兜子产广100东,一名波罗”。他接着讲:“又名番娄子,形如兰,叶密长大,抽茎结子。其叶去皮存筋,即波罗麻布也”。这大概是最早单独称其为波罗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