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遇到周围不起眼的景致,只要自己觉得有趣,总有一种把它切为己有的冲动。原样复制,哪怕光线、色彩、画质等再好,仍然有一种抄袭的感觉。我要是每按动一次快门都能获得一次陌生,而且这陌生归我所有,那是一种多么有意思的体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