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李姐以前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她是我们单位的老同事。我们这些新来的员工,对她是毕恭毕敬的(据说她是领导的亲戚)。我们俩住的比较近,平时下班回家我都会开车捎她。时间久了,我们俩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后来我离开了单位,我也时常能想起这位让我心疼的大姐。


李姐40多岁,她体型瘦小,脸很圆润,说话总是细声细语的。脸色有一些苍白,可能是长期不吃早饭的原因。笑起来的时候,腮边有一对漂亮的酒窝,给人很亲切的感觉。总是喜欢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套装上班,也是单位最早来的人。


李姐特别能吃苦,从小生活在农村,家里有两个正在念书的弟弟。 李姐从上班起,一直贴补家用。李姐怀孕六七个月的时候还在上班,后来单位领导心疼她怀孕太辛苦,让她回家休产假,她才不去上班。生完孩子五六个月就回单位上班了,一天都不耽误,就这样李姐平时连块肉都舍不得吃。


李姐特别抠,家里离单位很远,要一个小时的路程。李姐都是坐公交车上班,早饭不吃,也不化妆。到单位简单的梳梳头,就开始工作了。我们单位的伙食不太好,偶尔会改善一下。李姐在食堂吃饭永远排在第一位,吃的是津津有味,脸上还洋溢出幸福的笑容。同事们都在想,是什么让她吃一顿饭这么满足。


李姐虽然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但是对于他的弟弟,她是十分大方的。比如说自己舍不得吃肉,还给她弟弟买最好的排骨。弟弟三十几岁了,还在家里考研。她怕父母生活负担重,又拿出1000元来给父母。我们单位稍微年长的同事都劝她,你这什么时候是头阿。平时用不着总给钱,你留着弟弟结婚时一起拿出来多好,还好看。你现在总给拿钱,弟弟结婚的时候你这当姐姐的不还得出钱么?李姐每当听到这样的劝慰,只是轻笑一下。那个笑是那样的无奈,她心里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李姐的丈夫以前是一位厨师,家里是城里的。她为了远离那个偏远的农村,把自己的户口落在了表姐家,表姐家在城里。那个年代农村人都向往城里,都想嫁给城里人。好像嫁个城里人就能改变什么似的,就能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其实城市与农村没有区别,正真的区别是在心理。


李姐的孩子从小婆婆带,她和婆婆一个住在楼上一个住在楼下。有一次休息,她实在馋肉了,就买了一块肉。家里什么调料都没有(家里从来不开火,都是在婆婆家吃),她就用清水煮肉,煮熟了直接沾酱油吃。一边吃着一边还担心怕婆婆知道,怕婆婆骂她。究竟她为什么这么怕婆婆,只是吃块肉而已,无人知晓。


李姐的丈夫总是说她懒,说家里都下不了脚了,她听了不回答,只是轻笑一下。李姐私下和我说,她说她上班挺累的,回家就什么都不想干了。有一次,她生病了,去医院检查完身体。连家都没回,她直接去妈妈家帮妈妈干活去了。平时李姐休息,也经常去妈妈家。你说她懒么?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时常会想起李姐,会担心她到没到家。在饭桌上,也会想起她吃饭幸福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