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幅不可思议的有声画卷,但画作中回荡的却是静寂,就像拉图尔所有的画作一样。没有任何话语、任何运动、任何声响,无论是在房间还是在周围,我们身处沉睡的黑夜之中。唯一的对话存在于阴影和光明、火焰及其反光之间。蜡烛暗指人的整个生命的脆弱。蜡烛和反光都为黑暗笼罩。如果用手指掐住火焰,一片漆黑……

黑色的背景,墙壁空荡荡,镜子里什么也没有。画面除了静寂,就是虚无,所有的一切又正是因为这虚无而存在着。



  抹大拉是《圣经》中仅次于圣母玛利亚的重要女性,因此也被称作“抹大拉的玛利亚”。虽然现代考古学在忙于为抹大拉平反,但两千年的历史里,她在艺术界的形象是根深蒂固的。传说她原来是个妓女,过着放荡淫逸的生活,但在耶稣的感召下,改恶从善,成为基督忠诚的门徒。

对于拉图尔而言,“忏悔的抹大拉的玛利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在他传世不多的作品中,至少有四幅是描述这一主题的。处理手法也颇为相似,都是黑暗背景下,抹大拉和头骨笼罩在烛光之下。拉图尔善于在画中表现“火光”,因此也有“烛光画家”之称。据说这和他成长于一个面包师家庭,童年在面包炉火的闪烁中度过有关。

拉图尔的画,抹大拉置于烛光之中,复杂变得条理清晰。在微光中纹丝不动的物品,就像是孤儿。镜子里没有人的身影,只有反射出蜡烛的光。地上被丢弃的项链是妓女抹大拉昔日的回忆。头骨让我们想起虚荣及其最终的启示:记住,尘世的生命是短暂、脆弱和徒劳的,重要和根本的东西不在尘世。抹大拉的形象如磐石一般,几乎占据了整个画面,长发,翻褶的红袍,不带任何花边修饰的白衬衫。浮世绘般的形象使你不禁疑问:受谴责之人就是这样吗?她如何摆脱过去和往日的罪孽?要到哪去?要做些什么?而画面分明在说:以后…以后再说……眼前,她舍弃,放松,缓和,专注于虚无。抹大拉的玛利亚把手放在头骨上。她的脸转向观众,转向世界。她在看什么?镜子?蜡烛?都不是。她什么都不看,她的双眼投向镜子上方那空荡荡的墙面。一切都虚无,而一切又因这虚无而存在。

  静寂,有些奇怪,一方面感到虚空,没有任何的行动;另一方面似乎又感到充实,因为突然间思想和意识在涌动。盯着画面,一开始会感觉到一种明显的缺失,但片刻之后,内心却出奇的宁静。这就是我看到这幅画时最强烈的感受。领悟这个世界似乎有两条不同的道路:一条是智力上的,主动的,体现为介入和行动。另一条是体验的,被动的,通过静止和感受,任由一切将我们占据和浸透。在智力和体验两种方式中,我们均与世界保持联系,为的是更好地理解这世界,感受世界。两种方式都完美无缺。第一条路被称为哲学的反思;而第二条路即敞开心扉接受世界,无言地跨域语言,因虚无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