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昔日水乡


文图/大土歌

水乡,全国众多的水乡,你是否首先想到,小不点儿‘五通桥’呢?不瞒你说,这就是我最最原始本能的反应。我对家乡的水,始终潜藏着非常、非常特别的情怀。

记忆深处,祖辈都是靠水吃饭的——水上一族,那高大威猛,艰难爬行于江河湖海的古铜色躯体,深深嵌入我的脑海,这就是消失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的:纤夫。
除却祖辈,穷且欢乐的童少时代,总是与家乡的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上小学二三年级开始,小西湖与岷江就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那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若是没有家乡丰富的水资源,很难想象那时的我,还能有多少快乐可言。

赛龙舟是国人抹不去的记忆,并且,必将时代相传。赛龙舟对咱水乡五通桥人来说,更是家喻户晓、津津乐道。
多年来,描绘小西湖龙舟作品,层出不穷,其中不乏上佳之作,因此,无需再费笔墨。

不写龙舟就没什么可写的了吗?不,有关家乡水的故事还多着呢。

当年端午,在生养我的五通桥,还有一项非常特别的活动——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当“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巨幅横匾,被热情高涨的人民群众,小心翼翼移入水中,此项活动拉开帷幕。
人民群众以单位为单位,依次跟随“万岁”牌匾后面,从‘四望关’码头下水,顺流游向小西湖对岸的竹根滩——五通桥糖果厂码头,水中拱卫牌匾的勇士,不仅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游泳高手,而且,必须政治思想过硬。

纪念活动开始后,用不多时,小西湖上星星点点,男女人头布满湖面。各单位领队手执彩旗,缓缓游移湖面,长龙阵似的纪念队伍,从下水到下游对岸码头,连绵不断,好像龙王爷派遣的鱼兵虾将,在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场面蔚为壮观,只可惜今天已经看不到了。我在想,当年国务院授予五通桥‘游泳之乡’美名,是不是与这项活动有关呢?

说起咱五通桥的水,‘话说长江’冲动,止都止不住。


当年家贫,每每背起背篓,登临紧靠城区的菩提山砍柴。渴了,掬一捧防空洞内清凉甘甜的泉水,精神焕发。在挥刀砍柴当尔,‘泉水叮咚’毫不着调,飞向丛林,飞向天空。当背篓拾满柴禾,端坐泉边、洗洗脸脚,那丝丝凉凉的感觉,从肌肤传导于心,身体疲惫,顿感消散。

到瓦窑沱四一煤矿拾煤,年少的我怎么可能抢得过那些成年人呢,于是,老老实实,一担一担将粗细不等的煤砂混合物,担到不远处的小溪沟内,学箸大人们用煤砂混合物将溪水死死拦住,待溪水涨到将要冒顶之时,用掏耙儿(比锄头宽的一种工具)扒开,利用溪水冲击力,来回快速翻动煤砂,亮晶晶的细煤粒儿,就随流水冲到了下游特意挖出的小水坑中,如此反复多次,一担纯净细煤大功告成。

眼见无数颗汗珠儿换来的粒粒细煤,喜悦心情、一点不亚于当下的手机游戏,而这种细煤粒与砂石分离的绝好办法,包含科学原理,充分体现劳动人民智慧结晶。


盛产‘井盐’的水乡,甚至一度成为民国抗战时期的‘盐都’,理所当然成为咱五通桥人的骄傲,但‘盐’与本主题有关吗?那是必然。辛勤劳作一天后的人们,三五邀约,到盐厂八车间公共澡堂,花上二分钱,洗个热气腾腾、咸咸的盐水澡,舒服的很哟!


好了,泉溪湖、盐水都扯遍了,再来聊聊我与咱五通桥境内最大河流:岷江的故事吧。

记得那时从现在的三丁坝音乐广场,到上游约四公里处的黄天坝筛鹅包儿(小石子),每到收工的时候(洪水期间除外),几乎都要与同伴一道,从江边弄来二至三根漂浮水面的圆木(当时,我国交通非常落后,上游伐木工人锯下的木材,几乎都是利用河流运送,所以,岷江河道一年四季都有漂木。)然后用抓钉将圆木连成整体,瞬间就变成了一条小木筏,乘木筏向下游漂流,俗称‘放爬儿’。

‘放爬儿’是勇敢者的游戏,会游泳是最基本的,从‘杨花渡’渡口下水,大约七八百米后,抵达浪花飞溅、水流湍急的‘老木孔’险滩。此时,小木筏上的人儿,神经高度紧绷,纷纷下蹲,牢牢抓住连接圆木的抓钉,生怕落水,惊险刺激。还好,从未失足。


漂过约六百米长的险滩,河道变宽,水流变缓,一切显得轻松愉快。“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弊脚的歌声与江面水鸟共同起舞,仿佛水与万物皆因我而生,且为我服务。兴起之时,光胯丁当(赤身裸体)从小木筏跃入水中,与江水亲密接触,欢乐无限,就算不小心咽下几口江水又有啥关系呢,那时的江水碧蓝碧蓝,就跟现在喝特制纯净水差不多。


乐归乐,但我得告诉你一个小秘密,这种‘游戏’可千万别让父母知道,要不然,父母手中的‘黄金条儿’,抽得你娃鸡叫鹅叫,个中缘由,相信你已猜到。

“几度山花开,几度湖水平,以往欢笑依然在梦中。”苦中作乐,趣味无穷,以上几个片段,共同组成儿时水乡美好回忆。


水乡,名符其实的水乡。东北向有流入城区的茫溪河,西南向有经石磷和西坝两镇汇入岷江的沫溪河。岷江在亲吻乐山大佛后,由北向南进入大佛后花园——五通桥,稍作停留、箭指长江。岷江支流涌斯江与茫溪河相拥五通城区‘四望关’,下游约一公里处的‘堰埂’,将河水拦腰斩断,从而形成美丽的小西湖。

“垂杨夹岸水平铺,点缀春光好画图。烟火万家人上下,风光应不让西湖。”大清诗人李嗣沆对家乡山水的赞美可谓精妙绝伦。而小西湖独特的、由数十条小木舟组合而成的——人行浮桥,又为水乡增添了一抹亮色。


  

孔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今天之水乡今非昔比、高楼林立,整洁干净的小城山环水绕、绿树成荫。‘彩虹’飞架江面,路网四通八达,‘成贵’高铁,擦着小城边缘,奔向远方。


水乡五通桥,必将与古老中华一起腾飞。

本文创作于一个月前,发表于家乡网文平台‘江南白鹤林文苑`,今稍作修改,移师‘美篇`,敬请朋友们品鉴。如您方便,请予转发鼓励,衷心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