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为,灵魂故里,永远都是心目中的幽静怡然,是所有疲倦得以释放的软塌,是我余生的相思,最终的归途。


原来,这世间的一切,终归逃不过一个改变,西溪也不过是一从山水,会苍老也会衰败。

若不是真的思念,不会万水千山的阻拦都要到达。就像,去年的雨夜,我历经波折,终于来到西溪时,已值深夜。可是,当我踏上西溪的土地,闻到空气中的馨香,柔雨的静谧,林叶的簇拥,让我整颗心都温柔下来,烦恼顿散,唯余安然。


可这一次,我花尽心思的到达,却换来一次又一次的失落。这一趟旅程,都是情绪,没有丝毫的触动与温柔。

我最喜欢的一程山水,也渐渐死去,满目疮痍里散发着让人唏嘘的腥臭,暗黑色的湖水,好像被神遗忘的角落。那一刻我心间的荒凉与悲戚,无法言说。


沿途都是西溪文创的周边,看得出是一番良苦用心,漂亮却冰冷。与其花这么多心思在周边上,不如花心思在灵魂中。


水才是西溪的灵魂,没有水的柔情,西溪便会死去。不能摇一叶扁舟,涤荡在柔波上,看风拂起涟漪,听舟楫划过水面的清音,满目深浅起伏的绿色,曲径通幽的欣喜,那这一路的奔波,就是苍白的到达。


灵魂不能得以安抚,心间只有无法言说的悲凉。


那些还静好的碧潭,都被圈在金钱里,沾染了世俗的铜臭。西溪是无辜的,有罪的是贪念。

正午的阳光是热烈的,哪怕厚重的云层密密相拥。我淌着淋漓的汗,坐在木质栈道上,周边是微风吹皱的波纹,碧草环伺,蝉鸣鸟叫,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到达了西溪,离她,也离自己的灵魂更近了一些。


我没有能力去守护自己的西溪,守护这一草一木,一天一水,只能眼睁睁一次次看着它愈来愈浓烈的尘埃。如果能化身神灵,我希望成为西溪的守护神,怜取这一草一木的深情,在一汪汪碧波的温柔里,沉醉。


西溪,且留下,我以前觉得是西溪想要留下我们,如今才明白,这句话何尝不是西溪的心声?且让欲念走得慢些,把西溪的灵魂留下。


落笔至此,我不禁潸然泪下,连同我心底深处的悲哀。那本该充满野性与诗意,孕育着生命与自由的湿地,终归还是要被人类亲手毁灭在名利中。


我宁可她无人问津,兀自生长,哪怕荒草丛生,却依然拥有鲜活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