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我的小外孙添添不喜欢在小区里玩,而是要我和他婆婆带着到小区附近的小河边玩。他在花草树木里逮蝴蝶,还把黄花戴在头上。

  他还要我们带他到小区附近的草坪上追逐、打滚,逮蜻蜓。

  今年4月8日我们两口子从杭州浦沿女儿家搬到长河这边,小添添不让我们走,我们还是乘他睡觉时走了。3月1日他已经3周岁,比以前懂事多了。我们走后他的爸爸妈妈有时间就带他,上班就送到长河这边我们继续带他。

他晚上跟我们睡觉,有时说想爸爸,有时说想妈妈,要回家。我们让他看动画片哄他,又怕伤害他的眼睛,只让他看一会儿。然后反复地跟他讲“狼来了”、“狼和小羊”、“龟兔赛跑”、“农夫与蛇”的故事,他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星期五晚上,他的爸爸妈妈接他回家,他要我们跟他回“16宝宝家”(他家住16层),并且说“公公婆婆,你们的床还在,枕头还在。”我们不去,他就哭。我们哄他,说让他先走,我们拿点东西一会就来,他才跟着爸爸妈妈走了。

  他吃饭还是要喂才吃,下半年就要上幼儿园了,我们小区门口有托班,6月15日把他送到托班,老师让他中午自己吃饭。我们送他去托班,他不让我们走,我们在那里陪他玩一会儿,然后溜走。

  他从托班回来,经过包子铺,要吃烧麦,喝酸乳,估计是饿了。经过超市,拖着我给他买玩具,今天买一个,明天哭着又要买另一个。有一次我装着没听见,他就说:“公公,我说,我说买一个玩具听到没?”后来我到托班接他,不愿意走超市,他说:“公公,走超市凉快。” 有一次,我带他到小区水池那边玩,他看到一个女孩,对我说:“公公,她是我同学,是我的好朋友。她叫笑笑。”

  水池边有小孩玩“水枪”,他也要买一个。他用水枪抽水,往别的小孩那里射,往头顶上射,每天玩得像水鸭子。有一次,他把水枪给一个小朋友,换一个小汽车玩。我发现后问他水枪在哪里,他说不知道,我找了好一会才找到,可是水枪坏了。他拖着我到小区门口的超市又买了一个。

  有一次,在小区水池附近,有个小女孩蹲在地上,小添添说:“公公,他是我同学,叫娇娇。”他和娇娇蹲在地上看蚂蚁,有一个大一点的男孩踩蚂蚁,他不让踩,说“老师说了,保护小动物。”

  有一次,一位奶奶带着孙子,那小孩在玩堆沙子,小添添没有玩具,但是他与那小孩套近乎,不一会儿那小孩就给他一个堆沙子的玩具。

  小添添的语言越来越丰富。他不仅在小区水池、滑滑梯那里玩,有时要我骑电动车在小区里转转,后来又要我到小区南门口的马路上去,遇到红绿灯就像背书一样:“红灯停,绿灯行,上公交戴口罩。”他看到红灯老远就说:“公公快停下,停下,红灯。”遇到绿灯就说:“公公快点,加速。”现在他还能说“因为......,所以......”的句子。他到我房间开电风扇1档,说“风这么大,怎么没有微风啊?”我说:“这是以前造的电风扇,没有微风。”他的问题我也不知道回答对不对。

7月23日放学后,他又要我骑电动车带他出去,他不知道左拐右拐,我就说“你吃饭时拿筷子的是右手,端碗的是左手。”这时刚好有一架客机经过,他说“公公,右边天上有一架飞机。”这次的方位他说对了。7月24日傍晚,他看到红绿灯坏了,就说“叫人修一下”。看到路拦起来了,说“前面在修路”。他还说“闻到烟味了。”7月28日放学后,我们出去后起风了,天空有乌云,我说“我们回去吧,要下雨了。”他说“我感觉不会下雨的。”7月29日,我骑电动车带他到小区北门附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杭州研究生院在建工地,他看到挖掘机就说:“不要往前去了,回去,那里危险。”7月31日是星期五,他爸爸妈妈接他回去,我说:“我和婆婆也到你家去。”他说:“不行。”他对我们的依恋开始淡化了。每天早上他的舅舅去上班,他都要说:“舅舅,开车慢一点,注意安全。”

晚上我要看电视剧,小添添要看动画片,我不让他看,他就抢遥控器、关电视。抢不到遥控器,就在电视机上面关机。他有时把遥控器抢走,钻到床底下藏起来,我哄他,他才钻到床底下把遥控器拿出来。

  小添添还同妈妈到湘湖荷花池那边玩。

  现在天气比较炎热,放学后小添添就在家里玩。他在托班两个月很快就要结束了,老师带他和小朋友到小区里照相。9月1日,他就要上幼儿园了,新的起点又开始了。

  摄影:在水一方、托班老师

摄像:在水一方

2020年8月3日作于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