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出游,虽万般阻挠,却任性而为。我只是不想让自己一直活在舒适区,渐渐失去了所有的棱角和走遍天涯的勇气。

在路上,我从未后悔,沿途的风景绝美成一场又一场值得。


是湛蓝天幕下的辽阔高远,丢掉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的华服,重归最原始的自然。


寥寥几笔云霞下,一望无垠的绿野,高压线的琴弦随着列车的起伏弹奏只有风听得懂的清音。


走得更远些,田野露出风情,偶有几处红色瓦顶点缀,绿意更显柔媚。若再早些,或许能看到晨露氤氲成一片雾霭仙境,让人心生出痴痴的向往。

玻璃窗隐藏了风的呼啸,漫天铺开的薄云泄露了它的行踪。


一眼望去,明明全是绿意,却有着数不清的色泽:苍翠、鹅黄、青绿、墨绿、棕绿、淡绿……大自然的调色板藏着变幻莫测的笔韵,律动在梦一般的浮生里。


高低远近,连绵起伏,是苍山泱水,是一碧千里,安然又静默。


直到白鹭低飞,鸟雀欢愉,灵动一切山水,温柔岁月仓促。

你看人间,远离喧嚣,又落入了诗意,满腹经纶都成了笔墨纸砚,重新勾勒一卷缠绵。


把酒话桑,经年过往都成笑谈。原来一切悲欢都可放下,执着的相思,不甘的声名,不舍的财富,到头来不过粗茶淡饭,酒过三巡,黄粱一梦。


梦醒时,我还在路上,一切的美好,都在跟随。


浮生如此,夫复何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