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8日是我们妈妈去世100天。妈妈是2020年5月1日永远离开了我们。追悼会上,妈妈的遗体覆盖着党旗,灵柩周边鲜花簇拥。党的光辉永远照耀着妈妈的形象!尽管妈妈已98岁高龄,我们仍然是那么的眷恋不舍,她的音容笑貌却一直在眼前,脑海,心里清晰的再现。妈妈我们想您了!

妈妈的一生都是善言善行,她的言谈举止,无怨言的默默付出,教育我们立正气,做好人,与人为善。爱憎分明。身教重于言教,处处事事以身作则,榜样的力量,令我们受益匪浅。在我的记忆里,妈妈是最伟大的,最完美的妈妈!

我的妈妈平易近人,思想品德高尚。身在领导的位置,从来就没有一点架子,工作兢兢业业,以身作则。经常和同事们促膝谈心,对年龄相仿兄弟姊妹一样,对年轻人像对待自己孩子样。深得大家的爱戴。

记得一九七七年职工调工资比例是百分之四十,当时妈妈主动提出自己不调,让给年轻人。这就是我的妈妈的伟大之处,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处处事事都是为别人着想,为工作着想。那年四川大地震,我妈已退休,但是她想到四川人民遇上了灾难,当时组织还没有要求个人捐款,我妈就忙着积极主动到单位,捐了两百元钱。还有我妈生病时需要打针吊药水,她都是让实习生给她扎针,并且说:都不让实习生学习,她们什么时候能学会,将心比心。这就是我妈妈的思想境界的高尚!

记得我妈文革时期,被造反派批斗,也受了罪,白天上班,晚上被批还要写检查,还被造反派打着做飞机式。但是我妈妈很坚强。后来给她发配去基层劳动,我妈都是虚心好学,不怕吃苦,任劳任怨,跟师傅们学会了很多新的技能。

妈妈有着勤劳能吃苦,非常坚强的性格。在三年自然灾害的岁月里。让我记忆深刻的事,那是周六妈妈上了一天班,够辛苦的,接着下了班骑上我们家的单飞自行车,自己去到农村的地里去买萝卜櫻子来补充家中口粮。驼了一大麻袋,到家已是半夜,一个女人啊,为了全家人的生活,无怨言的付出。爸爸那时在外地搞工作组。每到休息日,我妈就带着我的姊妹几个巡着飞机场的边缘挖野菜。(那时我们家就住在机场旁边。)六个孩子的妈妈,白天上班,晚上回来还要洗洗涮涮,抽空给我们做鞋,打毛衣,缝补衣服。妈妈的手很巧,自裁自做过年每个孩子都有新衣服穿。给每个孩子都收拾的整齐干净。这就是我伟大的妈妈!

妈妈热爱运动,这是她和门球队友们!

在认真的打好每一棒球。

用球闪击另外一个球。

世界上最爱我们的两个人都走了。我们这辈子欠父母的永远永远还不了,父母为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真是还不清!

这是我们的一个大家庭

这是我们四哥姊妹们和妈妈的留念!

这是爸爸在二十年前世时的留念!

爸爸妈妈您们现在是重孙辈们都已长大!

现在他她的孙辈们都已长大成人,有自己的事业。

姐弟俩情谊永恒!两个人相依为命!互相关心,互相爱护。弟弟是抗美援朝的英雄,在战场上脑袋负伤,子彈留在脑袋直到终老。姐弟俩都是坚强的人,一生都是为别人无私奉献!妈妈舅舅您们在天堂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