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l 无戒

梦想着把生活过成诗,一觉醒来,看见的都是生活里的鸡零狗碎。有时候觉得拥有全世界,有时候觉得,这世间没有什么是属于自己的,身心疲惫。

失眠,焦虑,忙碌,发际线上移,是三十岁女人生活的主题。

孩子,家庭,工作,房子,车子,是三十岁女人生活的全部。

挣扎着活着,没有太多时间是属于自己的。过了做梦的年纪,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其目的,再也没有年轻时候的肆意。翻看二十岁写下的日记,有对未来的期望,有属于自己的情绪和欲望。简单的快乐,纯粹的烦恼。

又一个八月来临,长安下了一场大雨,燥热,白天黑夜,都需要吹着空调。孩子放假了,需要安排他的生活,做好妈妈,也要做好工作。

要赶在九月之前完成书稿,总是被生活的琐事打断,进度缓慢。


公司初具规模,需要考虑的事情变多,努力平衡这家庭和工作,始终做得不够好。

这些天孩子生病,丈夫生病,放下一切回归生活。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却让人身心俱疲。深夜失眠,藏在黑夜里,追剧,最近大火的电视《三十而已》。诉说着三十岁女人的生活,三十岁女人面临的问题,三十岁女人需要承担的责任。

很心疼那个叫顾佳的女人,用尽全力维护着自己的家,想要拥有更好的生活。却没有得到幸福,要遭遇丈夫的背叛,看着别人的故事,流着自己的泪。这是生活吗?或许生活比这更加艰难。

生活在小城,放弃大城市的繁华与梦想,有多少不甘心,又有多少无可奈何。

女人向来艰难,你活成哪种样子,都不能满足世人对你的期望。可是又有多少人想过,她只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我很庆幸,我还可以思考,还可以用笔书写自己的情绪。


没有工作的这些天,儿子写作业,我坐在旁边抄写经书。享受这片刻的安宁,心始终没有静下来,和这燥热的夏天一样,烦躁不安。

有时候,很羡慕那些没有结婚的女孩子,可以独立生活,不用处理生活里这些让人烦躁的琐事。可是她们真的幸福吗?朋友今年28岁,单身,从过年到现在一直在相亲。她说:“我想结婚了,一个人的生活,让人觉得寂寞。我想有个孩子,陪他一起长大。”

人总是喜欢心生妄念,对那些得不到的东西,念念不忘。却不知道,我们所拥有的亦是别人渴望得到的。

我并不是天生乐观的女人,大多数时候,多愁善感,想法又多。而在外人眼里,我拥有一切,努力,幸运,积极向上,精力充沛。可能大多数时候,我是这样活着,可是除了这样,我们还能怎样?

已经三十岁,不能像二十岁的时候,一样无所顾忌,所有生活只由着自己。不用对任何人负责,只要自己开心快乐就好,即使不快乐,也没有关系,大声痛哭。

能够拥有这种单纯的情绪,想来是最幸福的。


这样肆意已经不再属于我,或者属于我的生活。现在的我承担着该承担的责任,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没有大喜大悲,看起来平和,安然,却缺少灵气。

可能人长大了都如此生活着,男人,女人,各有各的不如意。

写下这样的文字是为了什么,并不是寻求理解,没有谁能够真正理解谁的生活,可能只是想要给情绪一个出口。

这艰难的一年,我听过很多人跟我讲他们的故事,有很多人跟我说生活里的不如意。每个人的痛苦都完全不同,有人终日找不到生活的希望。

我只能告诉他,每个人都这样活着,夜晚失眠,白天拼命,对生活丧失希望,又艰难的活着。

有人告诉我说:戒,有时候,我想去死。这世界没有让我留恋的东西。


我曾经也是这样的人,对生活丧失希望,想要结束生命。当孩子来到我的生活里,过得更加辛苦了,却再也无法轻易谈论死亡,无论多么艰难,都想好好活着,陪着他长大。

我不知道,怎样的生活,人才会满足,只能不断咬牙坚持。停下来不工作的时候,会觉得空虚。什么都不做的时候,喜欢乱想,想着想着,好像就明白了,人生就是这样。我们需要在痛苦中寻找希望,然后不断给自己活下去的动力。

允许自己不快乐,允许自己矫情,允许自己有负面情绪。太过克制自己,反而会更痛苦,情绪总要找到一个地方去释放。就像夫妻生活一样,有时候需要吵架,对峙,然后和解,才能解决生活中的矛盾。

就像我写下这样一篇毫无意义的文章,等这篇文章打上句号,又是新的开始。

能够写作的人,很幸福,毕竟,我们还有一个出口,让情绪安家。


八月,开始得很艰难,不过,我依旧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就像孩子和丈夫身体已经恢复,生活回到从前的样子,我又可以开始工作了。大雨已经过去,太阳出来了,整个世界,再次回到了阳光之下,城市在阳光下依然充满希望。

所有的阴霾,不好的情绪,在阳光下,都会渐渐消失,而我们依然要心怀希望的继续前行。

八月写书,用心做好当下的事情。

如果鸡零狗碎才是生活,我们也想要在这鸡零狗碎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诗意。生活这般艰难,如果自己不给自己寻找希望,那么真的就没有希望。

每个人都有情绪低沉的时候,找一个合适我们的出口去发泄,然后回到现实,继续努力。

“人的可贵之处在于看透生活的本质,依然热爱生活。”生命的意义在于什么?我想罗曼罗兰说过这句话,可以很好的诠释。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这样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