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触一旦搁浅,难免疏离,便从絮叨些杂事开始。


又一年夏,湛蓝的天空便成了宫崎骏的世界,明朗又热情。云在风的催促下,变着法儿的哄孩童嬉笑,又被夕阳的余晖醉染成漫天瑰丽,无心拖住归途的步履。

前几日读一文章,文字绝妙却晦涩,思想深刻却隐秘,读起来只觉高深失了亲切。曾几何时,我也喜欢写这样的文章,仿佛只有严谨又深奥的语言才能够显示自身的才华与学识,也不知道是哪一个突如其来,顿悟文学的本质,其实是一种心灵的共鸣。没必要故作深沉,越是深刻的东西越是要用朴实的语言说给别人听。毕竟,我们都在这世间寻觅知音,无谓将书写的文字埋在地底一千年,等后事英伟才能略亲方泽。

提起“亲”字,不由想到奶奶。这段日子,奶奶一直住在我家,因为不能自行排尿只有插尿管,二十四小时离不得人。爸爸一个人,没日没夜的照看着,本就瘦弱的身躯更显佝偻。奶奶近九十的高龄,身体器官早已衰竭,人也是糊涂的,偶尔清晰的时候总是唤着爸爸的小名。见她如此,难免感慨。只觉得,这人生啊,到了最后都是弥留。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界,在命定的时辰,咽下最后一口人间。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能够寿终正寝,一刹那寂灭,不要拖累儿女才是我的福报。

心事太过繁重,夜里总是一场又一场的梦,恐惧成为一种真实的发生,又在醒来时幻灭。如果梦真的是平行时空的自己,我希望她虽历经艰辛,依然能感受生命的慈悲。就像那天,文文跟我说,她做梦梦到我们在绝美的风景里前行,我问她,“都会好吗”,她回答我,“会的,而且是美好的未来在等你”,不然,怎么对得起你这一路艰辛。我想,寥寥几笔,已是莫大的慰藉,当未来可期,此刻的负重前行,才有了意义。


到了我这个年纪,还单着,孤独终老的概率已经很大,我亦不再对感情抱有期许,学会一个人生活,在孤独里安然无恙,是我从十四岁那年就在学习的课题,因为这世间没人能陪你生死相依,都是一段又一段的缘分罢了。可是,昨儿不知怎的,在书店逛着逛着,心间突然生出一缕柔软,这世间,会不会也有一个人,在等待着一份真挚的爱情,于生活的柴米油盐里,白头偕老。或许,也会有那么一个和我一样的人,等待命运的偶一回首,一点眷顾,一生相伴。

太多的不顺意,才让我偏爱了文文送的四叶草手链,期许着一缕幸运,带着我披荆斩棘。


不再抱持那些伤筋动骨的往事,不再背负沉重的罪孽,挣脱尘世的枷锁,用尽力气绽放,极致又热烈,寂静又荒芜,无论身处何种境遇,都不辜负,生命本身,这场馈赠。


岁月徐行,回忆如风,一点点,靠近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