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摆过地摊,在当时,觉得很难为情,现在回想起来,却是幸福的记忆,人生的财富。

说起摆地摊,那也是偶然。我的二姐是做生意的,在扬州,她开了家小百货超市。二姐是个精明人,肯吃苦,善于做生意,虽说只是个小本生意,倒也能糊个温饱。我那时还未结婚,大妹也在创业期,小妹卫校刚毕业准备考编。暑假天,闲暇无事,几个人一合计,何不在我家楼下摆个地摊,一来挣点钱,二来积累一些社会经验,也算是上上创业的课吧。

摆地摊,最难的就是拿下那一点脸面。总觉得自己读了点书,好歹算是个知识分子,而且也有份比较体面的工作,如今在楼下摆个地摊,面子挂不住,怕碰到熟人。然而,又自我劝慰,我只是打个下手,最主要的是帮助两个妹妹积累社会经验,淘到人生第一桶金,为今后的人生奠定好的基础,这样想来,心里也就坦然了,人到弯腰处,为了生计,脸面往往是非常廉价的。更何况,这个钱,是辛辛苦苦挣来的,又不偷又不抢,又有什么难为情的呢?

任何一个国家的城市都有摊贩。没有摊贩的城市是没有活力和生气的。试想,如果北京、天津、上海、南京、成都等没有“冰糖葫芦儿”、“青菜辣青椒”、“油炸臭豆腐”、“大小金鱼儿、蛤蟆秧子……“的吆喝,所有的旅游景点没有商贩摊点儿和五味杂陈的小吃,所有的城市只剩下高楼林立、车水马龙、霓虹闪烁,那还有什么值得我们记忆的呢?地摊学问大,小地摊,大世界,养育人,磨练人!一个地摊,是一个地方人的乡愁,是一个地方的人间烟火。

从二姐那进来了货,我们开始了摆地摊的日子。我的楼下,是片广场,一溜地摊两旁,南来北往的人聚在一起,有卖菜的、卖水果的、卖豆腐的、卖鱼的、卖肉的、卖衣服的、卖早点的、玩魔术的,人声鼎沸,“跳楼价”“放血卖”吆喝声此起彼伏,十分热闹。有些爱挑便宜的老头老太们提着篮子,拿着布袋,或者干脆甩个膀子,像个大干部似的,背着手东看看西瞅瞅。挑挑拣拣,和摊主讨价还价。为了几毛钱,争个脸红耳赤,后来,在“都是家门口的,不赚钱了,下次再来哦!”双方哈哈一笑,成了一笔买卖,皆大欢喜,买不买都混成了熟脸。因为有了这些地摊,外来人和本地人都多了一份选择,一家老小的饭碗也多了一份保障,楼道也因此显得生机盎然,充满人间烟火。

  摆满地摊的街道,除了生意买卖,还有一些故事。

     在那个不长的楼道里,齐齐地摆着好几家摊位,关于摊位,其实也是有“潜规则”的,那就是遵循“先入为主”的原则,最先“占领”的“地盘”就是你的,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那个“场子”是某某人的,就算来的早也不去“侵占”别人的“领地”的。也有一些新来的不明情况的,贸贸然地闯入了别人的“属地”,旁边人也会善意地提醒他挪个窝子,不要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不愉快。一般情况下,大家都是自觉地遵守着这种“潜规则”的,一切都是和谐而愉快的。有个卖水果的外地女人,也许是看中了我们这个摊位的有利的地理位置吧,也许是听了别人的蛊惑。有一天,这个女人“悍然”占领了我们的摊位,小妹是个急性子,冲过去和她理会,谁知她带理不理,甚是傲慢。带着年轻人的拗劲儿,三妹和小妹就在原址摆下了摊位儿,这样,就和那女人的摊位形成了重叠!一时“剑拔弩张”,旁边的一些好事者跟着起哄,女人冷冷一笑,拿出手机叽咕了几句,不大一会,来了辆面包车,下来一车“光头”,一个个袒露着上身,一条条“青龙白虎”的文身清晰可见,“光头”们来到女人身边,低头耳语了几句,然后一长溜地排在我们摊位面前,一个个斜叼着烟,歪着膀子叉着腰。小妹气不过,上前理会,谁知其中的一个“带头的”脚一扬,把我们的小百货踢得散落四处。我见状赶紧报警,见警车来了,“光头们”作鸟兽散,警察到场后,两方劝和,女人成了赢家,高傲地在摊位上翘上了二郎腿,小妹看不过去,硬要过去冲她的摊位,大妹脾气温和,按住了小妹,移开了,那女人更加骄傲了,那一长溜“黄金地段”就成了她的“领地”,旁边的人听说了她的“事迹”后,纷纷避而远之。小妹很气不过,可是毕竟还年轻,只有在闲暇时,趴在窗台上恶狠狠地瞪着女人。过了一些日子,我们的摊位不摆了,听说,那些“光头”因为犯了事,全部被抓了进去,而那女人,也不见踪影,当然,这是后话了。

 摆摊时,小妹刚刚卫校毕业,正准备考护士编制。大妹在创业,暂时也没有什么压力。我正值暑假,也有空暇,于是大家作了分工,我负责烧一日三餐,外加各种搬运货物的活,大妹具体负责摆摊和守摊,而小妹呢,负责“收银”,完了,没生意的时候就看书复习备考。分工到位后,下面就是各自做好各自的事了。我负责后勤,早上,我拿着昨天挣来的“利润”跑到临近的菜场买了鱼、肉、鸡……然后,做出一桌子色香味俱佳的饭菜来。大妹负责招呼买卖,忙的时候大家也一起帮忙,可忙的时候毕竟是短暂的,大多数情况是“无人问津”,“摆摊容易守摊难”,有时候,就在那痴痴地等上几个小时都没有一个人来光顾,摆摊不易,生活也不易啊!小妹因为要备考,所以任务相对比较轻一些,闲暇下来,她也会捧着专业书在读,入神的时候,有客人来问价,喊了半天,小妹也不搭理,客人会悻悻而去,小妹全然不知。最期待的就是,晚上收摊后,大家吃饱了,在客厅里,大妹作为“主考官”,我作为“评委”,小妹是“考生”,大家在网上搜一些面试题,“主考官”的提问很刁钻,“评委”也很犀利,“考生”往往也手足无措,有时“考生”急眼了,也会耍一下性子,“不要模拟考试了,睡觉了,累了!”,“好吧,好吧,我们睡觉了,明天再模拟!”我们摆了一天的摊,也都累了,很快都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晚上,大家吃过了洗完澡后,“主考官”、“评委”、“考生”又上场了……就这样,白天摆摊,晚上“模考”,暑假过去了,我们摆的摊也没有挣到钱,倒是大妹晒黑了不少,而小妹,也顺利地考取了护士的事业编制……

许多年过去了,摆地摊的日子成为了记忆。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工作,不再为生计而守着一个小摊度日。而对摆地摊,仍然有着一份别样的情结在里面,有时候,我也会去逛逛夜市上的小地摊,这里有人情冷暖,每一个守摊的人,他们都有着怎样的各自的人生故事呢?小小夜市,折射人生百态,鲜活生动,充满生活气息。“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每次在小摊面前驻足时,我都不禁地想起那些年,我们摆地摊的日子,至今想来,依然清晰。